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江小璐摇了摇头。
  
  徐艺说:“不是?那我也就不多问了。我的意思是说,其实,什么都是假的,和爱你的男人过日子,那才是真的。”
  
  江小璐点点头说:“是呀,你说的还真是这个道理。年轻的时候,因为年轻,因为不懂事,也许不怕那种血雨腥风的爱情,到了我这个年纪,只能承受那种润物细无声的爱情了,对,就是你说的,过日子。”
  
  徐艺说:“我不想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但是,凭我对周副市长的了解,他并不比……另外那个人……不,应该是不比随便哪个男人差。时间长了,你一定会同意我的看法,我可以跟你打赌。”
  
  徐艺走后,江小璐突然产生了要跟张仲平打个电话的念头。她并不十分清楚为什么要打那个电话,只是朦朦胧胧地觉得,她跟他之间的那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应 该有个割舍与了断。她要像做大扫除似的,把他从自己心底里彻底扫地出门。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她不知道。也许该劈头盖脸地把他骂个狗血喷头?
  
  江小璐很快拨通了张仲平的手机,她怕再多等一会儿就失掉了勇气。
  
  江小璐说:“喂?你说话方便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张仲平那时正在跟曾真揉脚,他看了她一眼,说:“方便呀,什么事你说吧。”
  
  曾真坏笑着靠近听筒。
  
  江小璐说:“你不肯要我,是不是因为我没嫁人,怕跟你惹什么麻烦?”
  
  张仲平说:“你说什么呀?”
  
  江小璐说:“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你不是,你是一个伪君子。我讨厌你,张仲平,我非常非常讨厌你。”
  
  曾真捏着张仲平的鼻子无声地笑了起来。
  
  张仲平说:“你怎么了小璐?干嘛说这种没头没尾的话?我怎么得罪你了?”
  
  江小璐说:“你没怎么得罪我,我就是想骂你,就是想把你骂得狗血淋头。这样我痛快,我很痛快。同时我谢谢你,因为你的帮助,我在拍卖会上找到了一个愿意娶我的人,我很快就会把自己嫁出去,我不会骚扰你了,你就放心吧。”
  
  江小璐挂断电话,曾真不笑了,她看着张仲平,说:“你为什么不得罪人家呀?这样,她就不会这样骂你了。现在傻了吧?弄得人家多伤心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张仲平说:“我还真有点傻了,她这是为什么呀?”
  
  曾真说:“偏不告诉你为什么,免得你得瑟。”
  
  张仲平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好人难做吧?难道你们女人真的喜欢坏男人?”
  
  曾真哼了一声说:“你就装吧。你老实说,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对你爱之深恨之切的?张仲平,你真得告诉我,免得我像她那样,那样,我可就惨了。”
  
  张仲平无辜地说:“我真没有啊,我就把她当一普通朋友,也不是,是朋友之妻,朋友妻不可欺。我跟你说过的。”
  
  曾真说:“那她就是单相思,那她更可怜。”
  
  张仲平说:“不管怎么样,她这次算是解脱了。她说有人要娶她,会是谁呢?”
  
  曾真说:“你在想什么?”
  
  张仲平说:“我在想徐艺。”
  
  曾真奇怪地说:“你在想徐艺?你这思维跳得可真快,怎么又想到徐艺了?徐艺跟江小璐嫁人有关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仲平说:“不是。不,这我可不知道。我在想生意上的事,我来你这儿之前,颜若水的岳父得了脑溢血,而徐艺正好去看望他,我在想,这会儿徐艺也许正在医院里鞍前马后地张罗着,颜若水又是对胜利大厦拍卖起到关键作用的人,我担心徐艺开始为胜利大厦做铺垫了。”
  
  曾真问:“徐艺有能力和你抢胜利大厦的业务吗?”
  
  张仲平说:“原来没有,现在不同了,太多的巧合证明徐艺就是对着胜利大厦来的。你看,龚大鹏和胜利大厦有关,徐艺公司就出现了一个龚大鹏喜欢的女人, 颜若水和胜利大厦有关,今天他就见到了颜若水的岳父,他还认识颜若水的小姨子。徐艺的公司是新成立的,照道理来讲,他是不可能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入围的,因 为鲁冰设定的门槛很高,可结果呢?徐艺的公司竟然入围了,这说明了什么?这一切都充分说明,徐艺,就是对着胜利大厦来的。”
  
  曾真说:“那你怎么办?找他谈谈?”
  
  张仲平摇头说:“没有用。我怎么跟他谈,我说,徐艺,这财只有我能发,你不能。他会听?在利益面前很多人是不会接受劝告的,徐艺更不会。我担心的不是 这个。我担心的是,徐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我怕他在入围的事情上和在承揽拍卖业务的过程中搞歪门邪道。你知道吗?早几天,他找唐雯借了50万块钱。” 半壁江中文网
  
  曾真说:“呀,他找我也借了10万块钱。”
  
  张仲平说:“真的?没道理呀,他借这么多钱干什么?”
  
  曾真说:“有个事情,他希望我替他保密,他那场拍卖会,实际上拍得很糟糕,那两个电话买家根本就没来埋单。”
  
  张仲平点了点头说:“这证实了我的某种预感。可是,徐艺却把这件事对外瞒着,把该捐的钱都捐了。这个徐艺,我还真没看出来呀。做慈善要量力而行,他投下这么大的本钱,一定有慈善之外的目的,徐艺呀徐艺……”
  
  曾真说:“你担心什么?”
  
  张仲平想了想,却摇了摇头说:“这会儿我还说不清楚。”
  
  实际上,他也不是完全说不清楚,而是不方便跟曾真一下子说得太清楚太透彻。比如说,他能把跟颜若水之间的复杂关系告诉曾真吗?当然不能。
  
  按照颜若水的性格,应该不会轻易和徐艺交朋友,但祁雨是个变数。他钱包里的那张支票既然还没有交到她手上,就还不能说他已经搞掂了颜若水。岳父出了 事,颜若水这会儿最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呢?他需要请全省最顶级的专家给他岳父会诊,让老爷子享受最顶级的医疗服务,还要替他把费用降下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而他张仲平恰恰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省人民医院院长的儿子,正是他老婆唐雯的学生,他现在必须迅速行动起来,搞掂这件事。
  
  当然,除此之外,就是赶紧把那张支票交到祁雨手上。这样做有风险,因为如果不是为了换回那张颜若水公司的拍卖推荐函,他才不会去买那尊不知道真假的青瓷莲花尊呢。
  
  可祁雨心里有数。
  
  她不仅心里有数,而且在程序设计上与他从颜若水公司拿拍卖推荐函的事完完全全撇清了关系。
  
  他呢?不仅要乖乖地捧上支票,这会儿还怕她不收哩。
  
  这些,都跟徐艺或多或少有关系。
  
  他又怎么能跟曾真说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