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龚大鹏说:“是呀,建房子,要先打好地基。你的公司才开张没几天,这个时候,你拿什么跟张仲平去争去抢?做事要顺势而为,不能勉强,兄弟我在建胜利大厦的时候,就吃过这方面的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还年轻,今后有的是机会,听兄弟我的,没错。”
  
  徐艺见龚大鹏不像一开始那样咄咄逼人了,也就叹了一口气,道:“龚老板,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单业务本来是我一直在跟,包括在左达那儿拿拍卖推荐 函,也是我爬到楼顶上去拿的,我跟你说,我是冒了生命危险的。当时的电视你看了吧?多危险。左达像疯了似的,我要是从楼顶上晚下来几分钟,黄泉路上可能就 多了一个人陪他。生死风险是我在冒,这会儿,我姨父他凭什么轻轻松松地下山摘桃子?”
  
  龚大鹏摇了摇头说:“徐艺,你不能这样想,那时候,你的公司不是还没有成立吗?你不是还在帮张仲平打工吗?凭什么把功劳算在你头上?为人不能太贪心。 根据我对形势的分析判断,你想踢掉你姨父,基本上不可能。相反,你得赶快去跟他好好儿谈谈,看他愿不愿分一半业务给你。如果你能跟他一起做,你就烧高香 吧。如果能这样,我呢,既放心,也好做人。听兄弟我的,没错。”


  
  龚大鹏的话让徐艺脑袋里灵光一闪。这么多天以来,他无时不刻不在想胜利大厦的事,可究竟怎样拿下这单业务以及怎么处理和张仲平的关系,他一直就没想清 楚。如果能单独拿下这单业务,他也许可以做到不顾一切。但最可怕的是,他不顾一切了,却可能连业务的边都没沾到,那可就叫腥没吃上倒惹一身臊了。
  
  龚大鹏见徐艺不说话,又道:“你姨父能在社会上混到这个程度,必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你呢,就是真的有本事把他打败了,也会在为人处事上丢分。这个世界上谁怕谁呀?你想搞得别人没肉吃,别人一定会搞得你没汤喝,你还别不信。”
  
  徐艺说:“龚老板你别乱讲,我可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龚大鹏说:“其实有这想法也没什么不正常,关键要看你做不做得到。哦,对了,我替张小洁向你请个假。”
  
  徐艺说:“今天不行,明天吧。我刚把她送到医院里去,我不能出尔反尔。”
  
  龚大鹏不客气地说:“徐总,有些事情,不是拍马屁拍得来的,你那样想讨好颜若水,为什么不让周总去?”
  
  徐艺在龚大鹏那儿受了委屈,忍不住朝辛然抱怨,说他一土包子,倒好像成了他们公司的二老板了。辛然说她倒不那么看,说这个龚大鹏粗中有细,是个人才, 你看,他跟张小洁外在条件差别那么大,却三下五除二就把人家给搞掂了。徐艺不以为然,这有什么?能够用钱搞掂的事,是最简单的。何况他这钱还是找我借的。


  
  不过,徐艺不得不承认龚大鹏启发了他,给他出了个好主意。是呀,如果他真的能够与张仲平联手拍卖胜利大厦,他等于搭上了3D拍卖公司的顺风车,也等于让张仲平不仅把他扶上了马而且还送了他一程。
  
  辛然也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她说:“原来我心里一直有个坎,就是担心你把跟姨父的关系搞僵,而且,凭你现在的实力,你不是姨父的对手,肯定搞他不赢。”
  
  徐艺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知道。可是我,就是不甘心。”
  
  辛然说:“你有什么不甘心的呀?你跟姨父有仇呀?徐艺,我一直想跟你说,办公司当然要赚钱,但人不能把赚钱当成唯一的目的,否则,为了赚钱就会什么都去做。我觉得,钱要赚,亲情也要有,我尤其不希望你一开始就跟姨父搞得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
  
  徐艺说:“你以为我神经病非要跟姨父过不去呀?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真像你和龚大鹏想的那样,姨父已经对拿下胜利大厦业务十拿九稳了,我要挤进去,他同样也会不高兴。”
  
  辛然说:“问题是,如果你取胜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一,却不惜搞得你死我活,恐怕也太不理性了吧?我觉得,你应该主动与姨父携起手来,实现双赢,这才是王道。”

  
  徐艺说:“这几天,我发现了姨父一个秘密。我们的拍卖会上有个情节你还记得吗?你爸爸买的那两幅小孩的字,江小璐一直参与举牌。那两幅字是我姨父送来 参拍的。你知道我姨父为什么要送那两幅字上拍卖会,又为什么让江小璐把那两幅字抬到那么高的价?因为那两幅字是侯小平写的,而侯小平是侯昌平法官的儿 子。”
  
  辛然听到这里不禁“呀”了一声。
  
  徐艺说:“怎么样才能让我姨父同意让我跟他一起做这单业务,心甘情愿地分我一杯羹?我不能去求他,也不能把这事搞得太别扭,否则,他要么觉得我没出 息,还得赖着他,从他嘴里讨食吃,要么觉得我忘恩负义,刚出来没几天就跟他抢生意。现在好了,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找他了,我要让他觉得甩不开我。”
  
  辛然说:“怎么说?”
  
  徐艺不禁一笑,在屋子里兴奋地转来越去,说:“什么叫见者有份?既然我在胜利大厦这件事上出过力,我就有权力要求回报。既然我不能吃独食,那就谁也不要想,包括我姨父。”
  
  辛然问:“你不会是要去找姨父摊牌吧?”


  
  徐艺说:“我是要去找他,但我不会带上什么牌不牌的,而是带上一把剑。”
  
  辛然说:“剑?什么剑?徐艺,你要干什么?”
  
  徐艺哈哈一笑,说:“辛然,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以为我会去和姨父打架呀?霍布斯说过,不带剑的契约不过是一纸空文,它毫无力量保障一个人的安全。你知道霍布斯是谁吗?他可是英国最有名的哲学家。”
  
  辛然说:“不不不,徐艺,艺哥,我完全被你弄糊涂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徐艺说:“你呀,到底是傻呀还是天真呀还是单纯呢?打个比方,对于快到别人手里的苹果,你要是想用武力抢过来,别人可能会跟你拼命。可是,你要是一边拿着一把剑当打狗棒,一边要求别人把那个苹果分一半给你,别人没准还真会同意,或者说,还真不敢不同意。明白了吧?”
  
  辛然说:“这不等于巧取豪夺吗?艺哥,至少,这有点像强盗加流氓的作风呀。”
  
  徐艺说:“我不觉得。辛然,这个社会没有理所当然的事,一切都必须靠自己去争取。这些年,我太知道姨父是怎么做生意的了。正因为他跟侯昌平的关系见不得人,我才能够理直气壮地要求搭这趟顺风车。他一个人干嘛要霸占那么宽的座儿?挪挪屁股让我也挤一挤嘛。”
  
  辛然摇摇头,不禁叹了一口气。
  
  徐艺说:“辛然,对别人进行道德审判是很容易的。但在利益面前,又有几个是谦谦君子?这个道理龚大鹏都懂。你知道他曾经跟我说过一句什么话吗?他说, 你想搞得别人没肉吃,别人会搞得你没汤喝。他这话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说,在利益面前,每个人都想把自己变成狼而不是羊。在我看来,人类的历史或者说文明 史,不过是吃肉喝汤的历史,区别在于,你是那个吃喝的货,还是那个被吃被喝的货。”辛然刚准备张口说话,被徐艺伸手拦住了,他说:“讨论道德的高下毫无意 义。辛然,你也别光在一边看着了,我们刚替你爸办了那么大一件事,你能不能趁他高兴,让他跟鲁叔叔说说咱们的事?”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