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当张仲平拎着一些水果走进侯昌平家的时候,他正在睡觉。侯妻先为张仲平作了通报,等到她为他泡好茶,侯昌平这才穿着一件厚外套从里屋出来。
  
  坐在沙发上的张仲平忙着要起身,被侯昌平止住了,他也没有与张仲平坐在一张沙发上,而是顺手拖过一张椅子坐得远远的,特意保持着与张仲平的距离,好像是防止把感冒传给他似的。
  
  张仲平欠欠身道:“我听说侯哥病了,特地来看看。”
  
  侯昌平隐忍着咳嗽了几声,道:“我这算什么病?就是一点小感冒,头痛脑热的。没事,多喝点开水,睡一觉就好了。”张仲平笑笑:“那也得好好调养一下,小病不养成大患呀。”
  
  侯昌平说:“哈哈,我当兵出身,身体没那么金贵。”张仲平道:“那真不好意思,想来看看侯哥,结果反而打扰了。”侯昌平摆手道:“张总太客气。”
  
  张仲平朝侯昌平把自己的身体倾了倾,道:“其实,我找侯哥还有一件事,小事,我把钱给小平送来了。”
  
  侯昌平差点没在椅子上坐稳:“什么什么?什么钱?”

内容来自半壁江


  
  张仲平说:“嫂子知道这件事,早些天我不是拿了几幅小平的作品吗?我装裱了两幅,送到拍卖会上玩一玩,没想到都拍掉了。”
  
  侯昌平笑道:“都拍掉了?拍了多少钱?”
  
  张仲平说:“一幅2000元,一幅4000元,总共6000元。”
  
  侯昌平坐不住了,起身把屁股下的椅子带翻了,正声道:“张总,你开什么玩笑?”
  
  张仲平跟着起身,说:“不是开玩笑,这是小平作品目前的市场价格。”
  
  侯昌平突然起了高腔,道:“扯蛋!一个刚学写字没两年的中学生,鬼画桃符的两幅字,能卖这么高的价?鬼才相信。张总,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是不是你运作的?”
  
  “没有没有。”张仲平连忙说,“拍卖会不是我们3D公司做的,是一个叫时代阳光的拍卖公司做的,我怎么运作?呶,我怕你不相信,把拍卖成交确认书、财务结算单,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拍卖目录,都给你带来了,您看您看。”
  
  “这些东西我不要看。”侯昌平大手一挥,“怎么可能?两张小孩子的习作,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卖这么多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个……我也没想到,你看图录上的标价,也就400元,可是,侯哥,拍卖会是一个产生奇迹的地方,同一件东西,只要有两个以上的买家喜欢,一较劲儿,互不相让,价格噌地一下就上去了,这很正常。”
  
  “是吗?”
  
  “侯哥您放心,我真没搞鬼,我连百分之十的拍卖佣金都替小平扣了。这完全是侯小平同学的合法所得,经得起查。”
  
  张仲平把那个信封放到电视柜里面,顺便把侯昌平扶着在沙发上坐下,又替他把倒下的椅子扶了起来,靠墙壁摆好,自己并不坐,站着对侯昌平说:“侯哥,打扰你休息了,要不,我先走?”
  
  侯昌平抬头盯视着他,道:“这事还没完呢,走什么走?信封你拿下来,揣兜里。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别人说我怪,没错,我就是怪,因为我从这里往外轰过不少人,都是像你这样的,都是你们这些人在外面没见过的。”
  
  张仲平说:“侯哥,我……我跟那些人还是不一样吧?侯哥,你听我说,这事说到哪里去都过得了硬,也就帮小平卖了两幅字而已。”
   内容来自半壁江
  侯昌平说:“小平的字,我这里有两百幅两千幅,你能帮我按照这个价格都卖了?”
  
  张仲平说:“两百幅……我……可以考虑。”
  
  侯昌平说:“张总,张仲平,你如果需要,我可以让小平再写两万幅、二十万幅,你也都按这个价格买了?”侯昌平说着又咳嗽起来。他老婆正在厨房里忙着,听到他的咳嗽声,忙出来问他怎么了。
  
  侯昌平对她吼道:“没你什么事,你给我进去。”
  
  侯妻看一眼张仲平,悻悻返回厨房。
  
  张仲平当然知道这脾气是冲他来的,便小声道:“侯哥,我真没有别的意思。”
  
  侯昌平说:“你有没有别的意思自己心里最清楚。反正这钱我是不会要的。5400元,够立案了。”
  
  张仲平说:“侯哥开玩笑。您也太认真了吧?”
  
  侯昌平说:“张总,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用各种名目到我这里送钱的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我琢磨着,除非我退休,否则,一时半会儿还清静不了。是我跟钱有仇吗?不是,是这钱扎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张仲平说:“侯哥,我不知道别人给你送钱都是一些什么情况,咱们今天的情况跟他们压根儿不是一回事。”
  
  侯昌平说:“张总,你非得让我把话揭开了说吗?自从我从部队转业到法院工作以来,不存非分之想,不捞意外之财,这是我给自己立的规矩,我坚持下来了,几十年了,我得说,还真不容易。我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希望我晚节不保。”
  
  张仲平说:“侯哥,这话可有点重了。”
  
  侯昌平说:“一点不重。五千多块,比我一个月的工资还高,算不算一笔意外之财?算。你七拐八拐的,好像让这笔收入合法化了,可是,你想过没有,我如果一旦把家庭的用度开支寄托在意外之财上,做了初一做十五,成了习惯,今后只要有机会,就会想办法到外面去捞,这是会坏大事的。你想帮我,到头来是害了我。”
  
  张仲平说:“侯哥说的这些,我还真没想到。拿小平的字去拍卖,就是图个好玩,我也没想到会拍到这么高的价。这钱,确确实实就是小平卖字的钱,总不能归我拿吧?”
  
  侯昌平说:“小平的字既然送给你了,你是拿来擦屁股还是送去拍卖公司,随你的便。张总,我真要想着捞钱,用不着等到现在。好好好,我的话你既然不听,我就不跟你讲了。老婆老婆,你出来送下客。”说罢,竟独自回里屋去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