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第十章

  徐艺到市政府来找周运年的时候心情十分忐忑,门岗把电话打到周运年办公室,周运年让门岗转告徐艺就在那儿等着,他正好要到外面去办事。
  
  徐艺眼晴眨都不眨地盯着电梯口,见周运年出来,将早已调到的鲁冰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很快通了,但在鲁冰接电话之前徐艺把手机挂掉了。
  
  徐艺迎着周运年走过来,两个人一起朝停车坪走去。
  
  周运年问徐艺怎么来了,辛然呢?徐艺说我在附近办点事,顺便来看看您。周运年说是吗?看我不会回家看呀?你应该是特意来的吧,真没什么事?徐艺嘿嘿一笑,刚要回答,手机响起,正是鲁冰,他忙接了电话:“鲁冰叔叔,您好您好,我在周叔叔这儿,想请您和周叔叔吃个便饭,我这还没跟他说呢,你的电话就来了。要不,您跟周叔叔说?”徐艺说着把手机递给了周运年。
  
  周运年接过手机说:“老鲁啊?对,我刚跟他碰上。吃饭我可没时间。哦,是这样,我和小江的事还多亏了徐艺牵线搭桥,是呀,他是挺有心的。他来找我,估计是想找你。有什么事,你们谈,我不夹在中间,好吧?”周运年说完把手机还给了徐艺,说,“你吃饭是假,有事麻烦鲁冰叔叔是真,对吧?他刚到一个新单位,可不准给他添麻烦。”
  
  徐艺忙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周运年说:“你走吧,他在办公室等你。记住我的话,啊?”
  
  周运年匆匆离开办公室是为了和江小璐去公证处办理财产公证手续,两个人在公证处见了面,周运年把江小璐拉到一边,说:“我开了个单子,上面这些财产是我工作几十年的全部所得,除了留给辛然的那套房子,可以说所剩无几,我不说自己是个清官,起码是个贫官,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江小璐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你的求婚吗?我看中的是你在晚辈心目中的口碑,是你对婚姻关系严肃认真的态度。说句难听的话,如果你有很多很多钱,我心里反而会不踏实,因为我不清楚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我很害怕今天跟你在一起,到了明天,却不得不分开。我经不起折腾,也不想折腾。”
  
  周运年说:“小璐,你这话说得很朴实,我很喜欢。我觉得没有看错你。如果你愿意,我想尽快把婚礼给办了。”
  
  江小璐说:“我听你的安排。”
  
  周运年说:“还有一件事我得事先跟你说明一下,我知道,女人很看重婚礼仪式,可我恰恰不想把婚礼搞得太隆重。因为……我大小是个官,太张扬了,总归不太好。”
  
  江小璐说:“我明白。我不想要那种一时的风光,我要的是一辈子的互敬互爱,平平淡淡地过日子。”
  
  周运年说:“这没问题。可我总怕会不会……有些委屈你?”
  
  江小璐说:“不会。我已经过了讲虚荣和排场的年龄。”
  
  周运年说:“那太好了,这证明你真是一个很识大体的女人。小璐,相信我,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江小璐说:“谢谢你。”
  
  周运年笑了:“哈哈,我们之间好像太客气了。”
  
  江小璐说:“我觉得蛮好呀。要不,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把财产公证手续给办了?”
  
  婚前财产公证很快就办完了。因为今天是办私事,周运年也就没叫司机。从公证处出来,两个人很快便走到了周运年的车子旁边。周运年赶在江小璐前面拉开车门,让她先上车,自己绕过车头进了驾驶室,里面的江小璐看着他,说:“请系好安全带。”
  
  周运年说:“哈哈,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是这样提醒我的,这话,你一天要说多少遍?几十遍?几百遍?但我还是被你这句话打动了。”


  
  江小璐歪着头看着周运年,一笑,说:“这话我一天要说几十遍、几百遍,为什么偏偏你被打动了?”
  
  周运年说:“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想,这应该就是缘分吧?提起收费站,我还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觉得你在收费站上班太辛苦了,整天像关在鸟笼子里似的,我战友老莫提出来,要你去他那工作。他事多,平时经常国内国外两边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帮着打点,你看呢?”
  
  江小璐说:“我行吗?”
  
  周运年说:“你没意见就行,老莫也算是我最好的朋友,他那儿也需要你这么一个人,当然,去他那儿工资也会比现在高,工作也算轻闲,这样我也会很放心。他是外资老板,我这也不算以权谋私。”
  
  江小璐点头说:“你觉得好就行。”
  
  周运年说:“我们俩第一次见面是在拍卖会上,我很奇怪,你怎么会对那两幅小孩子的书法作品感兴趣,可以说吗?”
  
  这让江小璐一下子想到了张仲平。她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周运年。
  
  周运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呵呵一笑,说:“是不是我问了不该问的话?如果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
  
  江小璐说:“没什么不该问的。只是,要我买那两幅字的朋友希望我保密,我已经答应过他了,你别介意。这事……怎么说呢?是不是让你误以为我也是个书法爱好者了?”
  
  周运年仍然乐呵呵地一笑,说:“那倒没有。我很严肃地问你一句,磨墨洗笔你总该会吧?”
  
  江小璐说:“那倒没问题。你要是不嫌我笨,愿意教我写字,我会更乐意。”
  
  周运年说:“那更没问题,我连你和毛毛一起教。等我们结了婚,就把你妈和毛毛都接过来,我喜欢热闹。”
  
  江小璐说嗯,边说边朝周运年身边靠了过去,周运年伸出右手,搭在了江小璐左手上,江小璐抓着他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朝他嫣然一笑。
  
  周运年叹口气道:“我现在担心的反而是徐艺开的那间拍卖公司,不是说开拍卖公司赚不了钱,恰恰是因为拍卖公司能够在短时间内赚大钱。我怕他和然然在大钱面前轻易地失掉了自我,迷失了方向。”
  
  江小璐说:“我觉得也不用太担心。他们两个人还很年轻,就是摔点跟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社会经验是摔打和锤炼出来的,只要他们能够始终保持纯良的本性就可以了,你觉得呢?”

  
  周运年说:“是呀,年轻人要在社会上立足不容易,做父母的,既希望他们早点在人格与经济上独立,又怕他们利欲熏心,为了生存不择手段。”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