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曾真以前的生活就像打仗一样,总是风风火火的,以为从栏目组到电视台,    乃至整个地球,离了她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没想到请假的这几天,上上网看看电视连续剧,那日子过得倒也挺惬意,太阳照常升起,地球也照样还在转。
  
  张仲平从她那儿离开之后,她一直窝在沙发上看韩剧,被弄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四五集过去了,五脏六腑像是做了按摩似的舒服,她按了暂停键,起身做了几下伸展运动,发现肚子叽里咕噜直响,竟感到有些饿了。
  
  也该饿了,因为桌子上的卡通小闹钟已经指向了下午五点二十。
  
  张仲平不是说好了来做饭的吗?怎么这会儿还没来?
  
  曾真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不通,关机了。    
  
  曾真有点纳闷了,怎么关机了?是手机没电了还是在干什么坏事?
  
  她进厨房淘了米,用电饭煲煮上饭,再打他的电话,仍然关着机。
  
  曾真想到他以前躲闪的斑斑劣迹,不禁又好笑又好气。他该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吧?张仲平你听好了,这次你要是真敢再给我做言而无信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除此之外,她当然也有一些担心,就是怕他出了什么事,因为她实在想不通他的手机为什么会关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会儿的张仲平仍然与鲁冰并排坐在水库边上钓鱼。他真是又紧张又兴奋。因为再过几分钟,如果他和鲁冰均无斩获,赢的仍然是他。
  
  日薄西山,微风吹拂下的水面波光粼粼,两个人的浮漂随着水波摇摆着,没有一丝一毫被鱼咬钩的动静,张仲平瞟视了一下地上的手表,又忍不住看了鲁冰一眼。
  
  鲁冰咧嘴一笑:“仲平老弟,你先别得意,不是还有最后……5分钟吗?”
  
  张仲平说:“我没什么得意的。倒是你,是不是有点紧张呀?”
  
  鲁冰又是一笑,摇了摇头,突然眉毛一跳,整个人一下子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请你看看我的浮漂。”
  
  果然,鲁冰的浮漂开始上下浮动,鲁冰早已轻轻地拿起鱼竿,躬着腰,待浮漂完全沉入水底,很熟练地一抖手一挥竿,水面顿时泛起一股波峰,他放线收线,再放线收线,很快把那条上了钩的鱼带到了水库边上,右手将渔兜伸到水里,把那条鱼捞上岸来。
  
  鲁冰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张仲平都有点呆了。
  
  鲁冰用地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拿起手表,把它伸到张仲平跟前:“你看,我节约了20秒钟。张总,你还有什么话说?”

banbijiang.com


  
  张仲平对着天空吐出一口浊气,道:“我还有什么话说?”
  
  鲁冰向他靠拢几步,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仲平,别那么沮丧,不就两百万吗?对你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说不定,有了这一次,我们完全可以建立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可以一起打伙求财,玩大的,你说呢?”
  
  张仲平一笑,别过脸去,说再说吧。
  
  鲁冰说:“别把我当成抢劫犯。你如果把它当成必须支付的成本,心里会好受很多。你想一想,你一场拍卖会下来,运作成本,什么招商费、广告费、场租费,能花几个钱?只要有拍卖的机会,你不是赚大了吗?”
  
  张仲平回过头来望着鲁冰:“你以为我是心疼这笔钱?算了,跟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我认了,不管这是天理还是……天意。”
  
  鲁冰说:“张仲平呀张仲平,你可真是迂商呀。迂腐的迂。呶,这条鱼归你,野鱼跟家鱼的味道会有很大的不同,你可以煲一锅好汤。”
  
  张仲平一笑:“鲁局可真是慷慨。”
  
  鲁冰戴上手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笑什么?”张仲平惊异道。
  
  “我笑什么?”鲁冰上去擂了张仲平一拳,“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玩笑。”
  
  “玩笑?”
  
  “怎么,你真的一点也没有看出来?刚才,我不过是在试探你。”
  
  “什么?你只是在试探我?”
  
  “我当然只是在试探你。这个社会最大的危机是什么?是没有精神信仰。没有精神信仰,必将物欲横流,人无敬畏之心,必定胆大妄为。而我,到今天为止,还是想做一个有敬畏之心、有那么一点精神信仰的人的。”
  
  “鲁局,我还是有点不明白您的意思。”
  
  “还不明白?今天下午,从头到尾,我都在和你开玩笑,我是不会找你要一分钱的。”
  
  “鲁局……”
  
  鲁冰摆摆手,说:“我不是没事干才跟你开这种玩笑的。这事事出有因。怎么说呢?仲平呀,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还是以前的那个鲁冰。不见得多么好,但起码不会贪赃枉法、见财起心。可我,也是一个俗人呀,有件事,我还得跟你商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张仲平说:“有什么事,鲁局尽管吩咐。”
  
  “还不是关于徐艺的事。”鲁冰说,好像这事他也有点难以启齿似的。
  
  “徐艺的事?”张仲平脱口问道。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感到奇怪。照道理讲,你应该比我更关照他,毕竟,他是你老婆的亲外甥嘛。他是我什么人?什么人都不是。但他找的女朋友辛然,却跟我很有关系。辛然她爸是我的战友,救过我的命,他现在就在咱们市里工作。嗯,我上次跟你说过没有?”
  
  “你说过,但没说他是谁。”
  
  “徐艺也从来没有跟你说过辛然他爸是谁?”
  
  “没有。辛然他爸到底是谁?”
  
  “周运年,新调到咱们市里的副市长。不过,开手机之前我们还得把话说清楚,这事,也可以说跟周副市长没有什么关系。怎么说呢?徐艺要插进来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他不是也取得了龚大鹏的拍卖推荐函吗?徐艺的公司新建立,我看,你就帮他这一次,怎么样?毕竟,这钱是赚不完的嘛。”
  
  张仲平本来要请鲁冰一起吃饭的,但鲁冰摇头拒绝了,说现在外面地沟油太多了,还是回家吃放心。张仲平猜想他也许急着要和徐艺见面,自己也惦记着跟曾真做饭的事,也就没怎么坚持。他把鲁冰送到市中院,等他下车之后才开手机。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曾真来的,唐雯反而没给他打电话。后面的情况倒是不奇怪,因为他与唐雯重新有了约定,以前是回家吃饭得在五点以前给家里打电话,现在是不回家吃饭不用打电话,因为张仲平跟唐雯说最近会比较忙,在家吃饭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少。 半壁江中文网
  
  张仲平给曾真打电话道了歉,说他马上就到。
  
  一进屋张仲平便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开了,曾真一瘸一瘸地进来,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他。张仲平心里激动着,举着脏脏的双手回过身来与她亲热。
  
  曾真说:“姓张的,怎么办?我发现我真的有一点点爱上你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