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最先知道徐艺想做主拍单位的是张小洁。
  
  张小洁每天总是第一个来公司上班。偏偏今天徐艺来得也挺早的,张小洁替他泡好茶,端到他办公室的时候,正好听到他在给鲁冰打电话。
  
  徐艺因为借了20万给龚大鹏,见他和张小洁两个人快要修成正果,便以他们的功臣与媒人自居,说话做事对张小洁并不避讳,听凭她在他办公室搞卫生,自己继续打电话。他对鲁冰说:“鲁叔叔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竭尽全力把胜利大厦拍好。另外,我还有一小小的请求,就是……你们中院在下拍卖委托书的时候,能不能明确我们公司为主拍单位?我知道我知道,后面有我姨父把关,我想冲到前面锻炼锻炼,行,我去征求当事人和我姨父的意见,好的好的,谢谢你了鲁叔叔。”
  
  中午和龚大鹏、何宝吃饭的时候,张小洁把这事告诉了龚大鹏,龚大鹏一听就急了,大声嚷道:“什么?徐艺真的想做主拍单位?他自己唱主角,让张仲平给他当配角?”张小洁左右两边看看,说:“你说话轻点。反正他电话里是这么说的。他跟鲁冰应该很熟,左一个鲁叔叔,右一个鲁叔叔的。”龚大鹏把碗筷一放,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徐艺哪有张仲平老练?这法院到底是怎么搞的?不行不行,我得跟张仲平说说,让他阻止这件事。”说着掏出手机马上就要给张仲平打电话,张小洁急忙挡住了他,说:“等一等,你这电话一打,不是把我给暴露了吗?徐艺要是知道我什么话都告诉你,说不定马上就会炒我的鱿鱼。”
  
  龚大鹏说:“他炒你的鱿鱼?是你炒他的鱿鱼吧?我的事情要是做得起来,我还会让你去跟别人打工?”
  
  张小洁说:“你的事情不是还没做起来吗?你得考虑我怎么在徐艺面前做人吧?”
  
  龚大鹏说:“你说得也对。不过,小洁呀,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徐艺很明显是通过关系挤进来的,拍卖的事如果由他为主来做,我怕会出差错呀,这里面可是有我……有咱们的钱啊!”
  
  张小洁说:“那你也得先沉住气,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徐艺不是要找你吗?等他找你的时候,他肯定会提这事,到时候你再说。总之,你不能把我给坑了。”
  
  龚大鹏忍不住捅了捅张小洁胳膊说:“小洁,你不仅长得漂亮,还聪明能干,我要是娶了你,肯定如虎如虎……”
  
  何宝说:“添翼。如虎添翼。”
  
  龚大鹏摸一把何宝的头:“嘿,小子,出息了,还知道如虎添翼了。小洁,徐艺那儿我可以等他来找我,张仲平那儿,我还是得先跟他见个面,我让他别说是我说的就行。他把我当朋友,我也得让他心里先有个底,你看怎么样?”
  
  张小洁说:“那……好吧,你看张总能不能早点想办法。”
  
  远在擎天柱的张仲平,这时正在出席胡海洋公司擎天柱生态别墅开工典礼的午宴。曾真坐他左边,覃山洼坐他右边,桌上的其他人大家都不认识。胡海洋带着公司一干人过来敬酒。胡海洋说:“感谢感谢,感谢各位。嗯,张总,你怎么没喝酒?曾真,替张总把酒倒上。”
  
  张仲平忙说:“不了不了,胡总,恭贺你项目开工,希望你的楼盘大卖、财源滚滚。但是,这酒,还是不能喝。”
  
  胡海洋说:“为什么?”
  
  曾真说:“他戒酒已经好多年了。”见胡海洋和覃山洼不约而同地盯着自己看,曾真忙补充道:“哦,张总,上次你是这么说吧?”
  
  张仲平说:“确实确实。”
  
  胡海洋说:“今天情况特殊,张总,你得替我开开戒。开了戒,我们有的是生意做。不喝酒怎么做生意呀?”
  
  覃山洼说:“胡总说得对,不喝酒,怎么做生意?曾真,你给他满上,让他喝。你不知道,他以前是喝酒的,酒量大得很,没少干偷鸡摸狗,还有偷菜的事。”
  
  曾真说:“好玩儿,你那时就会偷菜了?你今天不急着回去吧?要不,你就开戒喝点儿?”
  
  张仲平说:“好,人生有酒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酒戒我开了,不过,仅限于今天,怎么样?”
  
  胡海洋说:“好。”
  
  曾真试着给张仲平倒了半杯酒,张仲平让她满上,端起,与胡海洋碰杯,一饮而尽。大家免不了喝彩。覃山洼乘兴也要跟他喝。张仲平来者不拒,爽快地答应了。就在曾真给他倒酒的工夫,他接了龚大鹏打来的电话:“哦,老龚呀,你想约我见面?今天不行,我在擎天柱哩。明天怎么样?好,明天我给你电话。”
  
  胡海洋正在给同桌的其他人敬酒。曾真问张仲平是不是胜利大厦的事,张仲平说应该是。曾真说你跟我舅说了吗?张仲平说说了。胡海洋回过身来,说我看了张总带来的资料,胜利大厦,我们公司买定了,张总,正式刊登拍卖公告以后,你打电话通知我。张仲平说好的,没问题。覃山洼插话道,这单生意做下来,建学校的钱,是不是就有着落了?张仲平说放心吧,误不了你的事。覃山洼说好,来,我敬你。
  
  龚大鹏问张小洁下午徐艺干嘛。张小洁说辛然的爸爸要结婚了,徐总正帮着到处看房子哩。龚大鹏不免露出向往的表情,说结婚好结婚好,再过几个月,我们是不是也要结婚了?张小洁说你想得美吧。龚大鹏说,生活为什么美好?就是先想一桩美好的事,再为了这件事做死地搞,这就是人生的意义。何宝说,老大,这单业务做完,我们能拿多少钱?龚大鹏说,起码能把债还清吧。何宝说,光是还债不行吧?马无夜草不肥,咱们得想点办法。
  
  听了这话,龚大鹏把头低了,好一阵没说话,半晌,这才抬起头来,对张小洁说,徐艺那儿你可得帮我盯紧了,不管他是唱主角还是唱配角,对于那些报了名的竞买人,你一定得把电话给我留下来,我先跟他们谈一谈。张小洁问他干嘛?龚大鹏说,除了到法院分配拍卖成交款,我还想接着把胜利大厦的工程做完,我得先跟买家把关系搞好了。你不会为难吧?张小雨说,当然为难。你这分明是让我当间谍嘛。不过,谁让我一不小心就上了贼船呢?龚大鹏说上床好上床好。张小洁说什么上床?是上贼船。龚大鹏说一样一样的,来,何宝,给小洁,你未来的婶满上,我们一家子干了。
  
  离市政府不远的一家酒楼里,周运年、江小璐、徐艺、辛然,加上莫老板,也正准备一起吃饭。
  
  周运年最先站起来说话,他一说话便让饭局有了某种仪式感。
  
  周运年说:“来来来,我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江小璐,是我的未婚妻。这是周辛然,是我的女儿。这是徐艺,是辛然的男朋友,也是我未来的女婿。这位是莫大华,我的战友,野生动物园的莫老板。其实大家互相之间都见过面,也都认识。为什么还要郑重其事地介绍一遍呢?因为除了大华,我们四个,在不久的将来将要组成一个新的家庭。”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