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莫老板说:“喜事喜事。”
  
  周运年说:“是喜事,也是不容易的事。因为……我们四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我们都曾失去过亲人。辛然的妈妈,徐艺的爸爸妈妈,我的妻 子,江小璐的丈夫,都不幸早早地离开了我们。我为什么要提这件事?因为失去亲人曾经使我们非常痛苦,曾经使我们的生命与生活不完整,现在,是缘分让我们走 到了一起,以前的不完整将重新变得完整,所以,我们要倍加珍惜。你们说,是不是?”
  
  徐艺早已跟着站起来,一直看着周运年说话,待他话音一落,马上说:“周叔叔真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说得太好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辛然。”
  
  辛然说:“还要好好对待我爸爸,还有……还有江……江阿姨。”
  
  徐艺说:“嗯。那当然。”
  
  江小璐说:“我也表个态。我比辛然、徐艺大不了几岁,但我既然准备嫁给你们的父亲,就会把心思全部用到这个家里,让运年……觉得他做的这个决定是对的。我不会说话,我先用这杯酒,敬我们家的第一个客人,莫先生。我刚才的话,也请你做个见证。” copyright Banbijiang
  
  大家齐声说好,一齐鼓掌。
  
  莫老板说来来来,我给你们这个崭新的家庭拍张全家福,祝你们家和万事兴,互敬互信互爱。说着拿着相机对准了大家。
  
  正式开始吃饭以后,周运年顺口问了一下徐艺最近的生意情况。徐艺说还不错,马上要做一个比较大的单,如果顺利,应该可以赚两百多万。江小璐平时是拿工 资的,而且工资并不高,忍不住看了徐艺一眼。莫老板随口问徐艺准备拍卖的是什么东西。徐艺简单地把胜利大厦的情况说了。没想到莫老板来了兴趣,说我有个朋 友正好托我在这边买楼,问徐艺有资料没有。徐艺说有呀,然后看了辛然一眼,辛然反应很快,接过徐艺的话头,说我这就打电话给公司的人,让她送套资料过来。
  
  不一会儿,张小洁便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入了包厢。周运年是一家之主,问她吃饭没有?要不一起吃?张小洁说她已经吃过了。周运年说吃过了没关系,再喝点汤,便安排她坐在了莫老板旁边。
  
  这工夫,莫老板已经很快速地把资料浏览了一遍,问徐艺什么时候拍卖?徐艺说这两天可能就要刊登拍卖公告了,莫叔叔如果感兴趣,我可以……替你运作一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周运年本来正小声地和江小璐说着什么,听到徐艺这话很敏感地抬起了头,说:“你说什么?运作?拍卖要求公开、公平、公正,你怎么运作?”
  
  徐艺一时未明了周运年的意思,说:“这个……我们有办法。”
  
  周运年正声道:“徐艺,你们做拍卖生意我本来是反对的,但你们执意要做,我也只好同意。做生意,想赚钱,本身没错,关键是一定要守法经营,不要搞歪门 邪道。你莫叔叔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们在国外已经习惯了诚信经营、按规矩办事,他如果看上你拍的那栋楼,一定要走正常程序,听到了吗?”
  
  莫老板说:“对对对,你爸爸说得对,为了省点小钱,没必要去冒道德和法律的风险。”
  
  徐艺连忙改口,说:“是是是。我说的运作,就是这个意思。”
  
  张小洁也乘机说:“莫老板哪天有时间,我们可以带你到那栋楼里去实地考察一下。”
  
  莫老板说:“好呀。”
  
  张小洁很快地看了徐艺一眼,对莫老板说:“那……我可不可以跟莫老板交换一下名片?有什么事,也好直接和您联系。”

内容来自半壁江


  
  莫老板说:“好呀,好呀。”
  
  吃过饭之后,徐艺带着辛然和张小洁回到了公司,他让辛然跟他一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掩上门后,徐艺对她说,我们一定要成为主拍单位,这对我们来说实在 是太重要了。辛然说,艺哥,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得寸进尺呀。徐艺奇怪地看着辛然,问她怎么这么说。辛然说,我觉得我们能参与到这个项目 里面来就已经很不错了,由姨父他们公司为主,我们跟着学,不是很好吗?
  
  徐艺伸出一根手指头在辛然面前晃了晃,说:“你不懂。辛然,你得知道,做生意,争取的就是对事情的掌控能力和话语权,懂吗?”
  
  辛然说:“我是不懂,可是,艺哥你想过没有?这是我们在法院拿的第一单生意,如果……我是说,万一做不好,可怎么办呀?”
  
  徐艺说:“你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拍卖其实很简单,如果莫叔叔真对胜利大厦感兴趣,就更简单了。辛然你知道吗?如果以我们为主把这单业务做好了,我们就有了专业上的品牌,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争取一番。”
  
  辛然说:“还有,你知道我爸最担心什么吗?他是怕我们做业务的时候不按规矩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徐艺说:“辛然,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一个邪乎的、忘乎所以的人吗?我告诉你,不是。你爸爸的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们尽快安排莫叔叔去看楼。我感 觉,他根本不是在替朋友物色,而是他自己想买。你这个莫叔叔,很有实力,他如果真想要,拍卖会也就走个过场,操作程序并不复杂,再说了,我又不是什么新 手,分分钟就能把事情搞掂。”
  
  辛然问:“是吗?真那么简单?艺哥,你是不是太自信了?”
  
  徐艺说:“我很冷静,也很理智。这次,鲁冰叔叔帮了我们的大忙,也让我见识了权力的无穷力量。鲁冰叔叔发话了,他说这事儿可以征求案件当事人的意见, 也就是说,谁做主拍单位谁做协拍单位,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可以运作的。我觉得,我们可以从龚大鹏那儿下手,争取他的支持。”
  
  辛然说:“你觉得龚大鹏会支持咱们?”
  
  徐艺说:“如果莫叔叔买下了胜利大厦,我们不就可以向他推荐龚大鹏继续做他的建筑商了吗?我估计,这对龚大鹏会很有吸引力,我完全可以跟他谈条件。”
  
  辛然说:“那……颜若水那儿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徐艺说:“我这就去找祁雨。我救了她爸,她应该还我一个人情。”
  
  经徐艺这么一说,辛然觉得这事还真有点靠谱了。她觉得自己真的很爱他,因为她总是觉得他做什么事都有道理,而她也很乐意被他说服。当然,这件事还有最后一个环节,就是说服徐艺的姨父张仲平。不知道为什么,辛然总觉得对张仲平心有愧疚。
  
  徐艺再次竖起一根手指头在辛然面前晃了晃,说:“辛然,你不会觉得我这人太自私了吧?你完全没必要这么想。我告诉你,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不叫自私,叫一 种本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伤害别人的利益,那才叫自私,那才叫不厚道。我觉得,姨父不见得会看中这个主拍单位的虚衔,再说了,他不需要花心思动脑筋,就 能得到他该得的利益,不会少他一分钱,他为什么不同意?”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