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章

  张仲平虽然戒酒多年,但酒量却不见减少。加上跟同桌的其他人毕竟不熟,拼酒的场面始终没有出现,他最多也就三分微醺的样子。
  
  他和曾真离开饭桌之后便开车进山了。
  
  山路断了,他们把车停在那儿,没走多远便来到了一处瀑布前。张仲平指指点点,曾真拿出随身携带的相机一会儿拍瀑布,一会儿拍张仲平,一会儿又让张仲平拍她自己。
  
  张仲平告诉她,这处瀑布共有九级,当地叫它九仙女,传说是玉皇大帝最宠爱的女儿,有一次她来凡间游玩,在这里碰上了南海龙王,疯狂地爱上了他……
  
  曾真忙打断他,说讲到这儿就可以了,我可不想听什么凄美的、俗套的爱情故事。哇,这潭里的水好清呀,深不深?
  
  张仲平问你想干嘛?曾真说游泳呀。张仲平说你带泳衣了?曾真说,没有呀,我们来一次天体浴不行呀?张仲平说当然不行,这里虽然还没有被开发,但说不定就会有人闯进来,你不怕被人看见呀?曾真说我才不怕。看得见,摸不着。如果真有人闯进来,你和我会成为风景的一部分。张仲平说,啊?你要我和你一起下水呀?曾真说这不是很为难的事吧?
  
  已是初夏,午后的太阳当头照着,倒是一点都不冷。曾真边说边褪了衣裤,想想还是留了内裤与文胸,在潭边随便活动几下便跳到了水里。张仲平想拦却哪里拦得住。

copyright Banbijiang

  
  曾真从小在青少年宫学过游泳。她跳到水潭里,很快在水潭里侧泳了几个来回,她踩着水,对岸上的张仲平说,哇,好舒服,我有一种变成了鱼似的感觉。仲平,快下来,你快下来呀。张仲平说等等,好像有人来了,你快上来。曾真说不,不是我上来,而是你下来。张仲平,你别磨磨蹭蹭了。你说,你到底下不下来?你要敢说一个不字,我这一辈子都不再理你。
  
  张仲平还在东张西望,曾真用手掌朝他浇水,山谷里响起她快乐的笑声。
  
  城里的徐艺这会儿已经赶到了青瓷茶会所,要了一个两人的小包厢。他把一些包装精美的茶叶搁在茶几上。祁雨看着他动作,眉毛一挑,露出不解的神情。
  
  徐艺说:“我知道,你这儿最不缺的就是茶叶,可我,给你送的偏偏就是茶叶,名媛瑰宝,花水女人茶。《史记》上说,‘媚娘饮之,七日气盈,十日色复红润,复若仙子’”。
  
  祁雨说:“怎么,你想跟我做生意?”
  
  徐艺笑眯眯地望着他,说:“不是不是,我是专门买了送给你的。”
  
  祁雨浅笑嫣然:“哦,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老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徐艺说:“不不不,我哪里敢?这种茶,听说保健功能相当不错。而且,包装也不错,这茶叶罐,是青瓷做的吧?”
  
  祁雨点点头,说:“想不到你倒是挺用心的。”说着,祁雨把偷偷蹬掉了鞋子的脚从茶几底下朝徐艺伸了过去。徐艺的脚一退。祁雨再伸,徐艺不再退,祁雨把自己的脚压在徐艺脚上。徐艺抬头,看到了祁雨那双火辣辣的眼睛。祁雨说:“我在想,也许……你是一个很好的伙伴,生意上的,还有……”
  
  徐艺心里不禁有些慌乱,他说:“祁老板,祁雨姐……”
  
  祁雨偏着头望着徐艺,暧昧地摇摇头,说:“既然这茶的功效这么好,我喝了它,你是不是就不用叫我姐了?”她没想到徐艺的脸居然慢慢地涨红了,心下更是喜欢。她把压在徐艺脚上的那只脚的脚趾头勾了勾,眯缝起眼睛望着徐艺,柔声地说:“你过来,我有几句悄悄话要跟你说。”
  
  傍晚时分,祁雨去了医院,正在和陪护一起帮祁家轩翻身时,颜若水也正好赶来了,忙放下公文包伸手帮忙。祁雨说,医生说的,得经常给得脑溢血的病人翻翻身,免得长褥疮。颜若水看了看病床上的祁家轩,说好像好点了。祁雨说是呀,精神好多了,我刚才喊他,有反应,眼珠子转向我,一动不动的。爸爸心里明白,只是还不会说话。颜若水叹了口气,说希望他能早日康复才好。祁雨说我爸意志力非常坚强,应该没问题。颜若水说那就好。他在祁雨背上轻轻拍了拍,说小雨呀,你店里医院两头跑,真为难你了。祁雨说姐夫你是不是心疼了?他是我爸呀。颜若水嘴里哦哦哦着。祁雨看陪护一眼,陪护知趣地离开,祁雨随手关上门,先低头一笑,然后望着颜若水说:“姐夫,我有个事,想跟你说一下……徐艺你见过,他可是救过我爸的人,他们公司拿到了胜利大厦的拍卖业务,是跟张仲平的公司一起做,他想做主拍单位。他找到我,想让我跟你说说。”
内容来自半壁江

  
  颜若水想都没想便摇了摇头,说:“据我所知,徐艺他们公司能挤进来做这笔业务已经很勉强了,他有那个能力吗?再说,有些事情……会很不好操作。”
  
  祁雨说:“他说他已经找到了买家。跟张仲平一样,我们跟他也是单线联系。”
  
  颜若水不容商量地说:“不,不行。做这种事,就像谈恋爱,两个人尚且难得琴瑟和鸣、白头偕老,何况还出现了一个第三者?不,不行,绝对不行。”
  
  祁雨说:“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了。”
  
  颜若水惊讶地看着祁雨,说:“你……小雨,你怎么能这样?你从前不是这样的。”
  
  祁雨说:“姐夫,我不是想插手你们公司的事,也不是成心给你添乱,可徐艺是爸爸的救命恩人,我,我实在不好意思回绝他。”
  
  颜若水说:“做人不能太贪婪。不,小雨,我说的不是你,是徐艺,他怎么就不知足呢?他一个新手,争着做主拍单位干什么?小雨,这事真不行,我怕他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得到了祁雨的承诺,徐艺已经忙开了。他让张小洁打电话叫来了龚大鹏。龚大鹏刚推门进来,徐艺便当胸给了他一拳,告诉他说好运气来了。
banbijiang.com

  
  龚大鹏说:“是吗?兄弟我每天烧香拜佛,是不是菩萨今天显灵了?快说,什么好运气?”
  
  徐艺说:“我替你找了一个买家。”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