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第九章

  龚大鹏说:“什么?你替我找了一个买家?什么意思?”
  
  徐艺说:“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已经有人对胜利大厦感兴趣了。”
  
  龚大鹏说:“是吗?是不是辛然他爸爸的朋友,莫老板?”
  
  徐艺说:“嘿,这张小洁的嘴可够快的哟。”
  
  龚大鹏说:“不怪她,怪兄弟我,是兄弟我的嘴快。”
  
  徐艺说:“好了好了,今天我高兴,你俩我谁都不怪。我已经带莫老板看过楼了,他很满意。这个莫老板,很有实力,如果他买下了胜利大厦,你知道意味着什么?那将意味着我有把握让他继续找你做他的建筑商,包括整栋楼的内外装修。你说,这消息让不让人振奋?”
  
  龚大鹏说:“真的?”
  
  徐艺说:“我干嘛骗你?骗你有财发吗?”
  
  龚大鹏说:“那兄弟我要怎么感谢你?”
  
  徐艺说:“我不要你感谢,你借我的20万块钱,我都不要你还。”
  
  龚大鹏说:“徐总,你这句话一说,兄弟我明白了,你是在跟兄弟我开玩笑。”
  
  徐艺再一次说:“跟你开玩笑有财发吗?我特意把你叫过来,可不是为了跟你开玩笑。”
  
  龚大鹏说:“你真的不是跟我开玩笑?徐总,兄弟我愚昧,不明白你的意思。”
  
  徐艺说:“我的意思是说……”他起身把门关上,回到办公椅上坐好,示意龚大鹏向他靠拢,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龚大鹏的脸开始茫然,继而领悟,到后来竟闪闪发光了。他的头小鸡啄米似的不停地点着。
  
  徐艺问龚大鹏怎么样?龚大鹏朝他竖起大拇指,说高家庄,高,实在是高。兄弟我佩服的人没几个,徐总你算一个。徐艺说是吗?我怎么看不出呀?跟你开玩笑。这件事情,可千万千万不能让一个人知道。谁?当然是我姨父张仲平。为什么?这都要问为什么?你好好儿琢磨琢磨吧。
  
  龚大鹏嘿嘿傻笑,说:“兄弟我没读过什么书,是个粗人,这些弯弯拐拐的事,兄弟我还真不擅长。”
  
  徐艺说:“龚老板就别谦虚了,谁都知道,你是老江湖。说到拍卖,那是一种公开的市场行为,拍卖公告一见报,全城的人可就都知道了。公告上会留我们两家 公司的电话,买家会打谁的电话,谁也不知道。我呢?只能影响莫老板。我姨父做拍卖可是好多年了,有实力的客户,他手里可是一大把,如果他另外找一个买家来 跟莫老板一起竞价,我刚才跟你策划的这件事情,就可能落在别的人手里,那个人会听我们的话吗?当然不会听。对你来说,你要尽可能想办法摸清我姨父那边的招 商情况,我这边的情况,特别是关于莫老板的情况,也要尽量向他封锁,具体怎么做,你跟张小洁好好商量一下。”
  
  龚大鹏摸了一下鼻子,又咳嗽了一下:“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太地道?”
  
  徐艺说:“你没听明白?我跟你说,要想使你的利益最大化,非这样做才行。你放心,这事对我姨父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坏处,至少是影响不大。只是,为了免得节外生枝,我们没必要跟他说,得瞒着他。明白了吧?”
  
  龚大鹏点头说:“你这么说兄弟我就明白了。”
  
  徐艺说:“明白了就好,还有,跟莫老板谈价的事,也只能由你出面。”
  
  龚大鹏说:“为什么?”
  
  徐艺说:“因为我跟他太熟了。虽然这是对你、对我、对他都有利的事,但辛然他爸爸对这件事很在意,再三提醒我不能搞暗箱操作,所以,这事我出面会很不 合适。你就不同了,你和他谈,是替他省钱呀,一定会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他对你印象好了,你们后面的事不就好办多了吗?”
  
  龚大鹏想了想,掰着手指头说:“张仲平那边的工作要我做,莫老板的工作也要我来做……如果是这样,兄弟我得到的好处似乎比你少多了。”
  
  徐艺说:“龚老板,我没有想到你会跟我计较。你别忘了,这是谁的主意?莫老板又是谁的关系?再说了,你得到的好处也不少了,做人不能太贪婪了吧?”
  
  龚大鹏嘿嘿一笑道:“兄弟我还不是你教的。”
  
  徐艺笑道:“胡说八道,我怎么没看出你是盏省油的灯呀?”
  
  和徐艺分手后,龚大鹏问何宝觉得怎么样?何宝摇了摇头,说我可不知道,老大你自己拿主意。龚大鹏自言自语地说,赚钱事小,把工程继续做完的机会难得,我得抓住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