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第十章

  张仲平接到颜若水的电话之后就没有心思再待在擎天柱了。颜若水说情况紧急,他有事必须跟他面谈。
  
  经过收费站时曾真忍不住跟张仲平开玩笑,让他别东张西望了,说你的前女友不是马上就要成为周副市长的美娇妻了吗?怎么还会在这里上班?张仲平说她胡说八道,让她帮他给颜若水打个电话。没想到颜若水的手机关了。
  
  颜若水以前是从来不关机的,即使晚上睡觉也只是把手机调到静音。这是颜若水亲口对张仲平说的。但自从左达跳楼那次颜若水关过机之后,张仲平有点不敢太相信他了。问题是,明明是他主动来的电话,临了却联系不上,这不是让人干着急吗?
  
  曾真说,你是不是急着要跟他见面?张仲平说应该是他急着要跟我见面。他要不催我,我们今天不就待在擎天柱了吗?但颜若水一向很沉得住气,他主动打电话 找我,一定有什么急事。曾真说,跟你说个笑话,你知道现在的妻子是怎么叫老公起床的吗?她们会对着老公说要去看他的手机信息,老公不管睡得多沉,都会从床 上一跃而起,据说有效率超过百分之八十。张仲平笑了,说你说这个笑话是什么意思呀?曾真说,据不完全统计,如果一个领导干部或政府公职人员大白天关手机,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被双规了。
  
  张仲平知道曾真说得很有道理,却也不想这样说颜若水,便摇了摇头说,颜若水处事缜密如履薄冰,是不会出问题的。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他电话里没说什么 事,让我有点焦心。可也没有办法。这样吧,我们先去找地方吃饭,一边吃饭,一边跟他联系。但愿他只是手机没电了。他问曾真想吃什么?曾真张口说就想吃你。 张仲平拿起她的手握了握,说你是火气大呢还是想那个了呢?曾真说真想打你咬你。张仲平说,今天从擎天柱提前回来,算是意外事故,下次我一定陪你再去一趟, 让你玩个够。曾真说,这可是你说的?好吧,趁现在没进城,我们到西郊公园那边去吃土菜怎么样?张仲平说这个主意好,来,让我亲你一下。曾真说这个主意为什 么好,因为去郊外就难得碰到熟人,对吧?张仲平不敢说对,只能笑一笑。
  
  曾真一声叹息,说这就是爱上已婚男人的代价,做什么都像做贼。
  
  西郊公园边上到处都是吃土菜的店子,他们找了一家名叫“人间烟火”的店,曾真和张仲平两个人同时看上了靠墙的一张小桌子,两个人点了菜,手伸到桌子底下,紧紧地握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地打趣着,不时还撩拨对方一下。
  
  不久,一行人从包厢里出来,其中竟有丛林。他无意中回头,看到了埋着头说悄悄话的张仲平和曾真。他们两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没有发现丛林向他们投过来的目光。
  
  丛林随着人群离开。他们分别上了几辆停在院子里的车。丛林一个人上了一辆车,他等那些车一辆一辆地开走了,掏出手机拨号,打通了张仲平的电话:“你回过头来,往院子里看,我在车上,打应急灯的那辆,你过来吧,一个人。”
  
  张仲平很快出来上了丛林的车,望着他一笑,丛林瞅都不瞅他一眼,把自己那张脸板得像一块铁板似的,他说:“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没想到还真是你。出息了哟?”
  
  张仲平说:“丛林,你听我解释。”
  
  丛林说:“解释什么?我有什么资格让你解释?你俩什么关系,傻瓜都看得出来。张仲平,你……你让我怎么说你?”
  
  张仲平心虚得不行,却不能不强撑着:“不行,你还真得听我解释。”
  
  丛林这才回过头来望他,冲他点点头说:“好呀,你要解释是吗?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说,说呀。”
  
  张仲平结结巴巴地说:“我跟她……我……我们,一开始,这只是个意外,我挣扎了很久……”


  
  丛林说:“然后呢?还是掉进去了?”
  
  张仲平突然烦躁起来:“丛林,我们不谈这个行不行?    ”
  
  丛林说:“行。是呀,这个社会上,有多少男人,像你这样的所谓成功人士在找女朋友、找情人?是呀,有什么可谈的?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可是,张仲平,你不一样。”
  
  张仲平说:“要说不一样,是我跟她……刚才那位,情况特殊,关系不一样。”
  
  丛林说:“什么情况特殊?什么关系不一样?不就是一个已婚男人遇到了一个所谓的红颜知己吗?不就是非正常的男女关系吗?”
  
  张仲平说:“瞧你瞧你,一副审判犯罪嫌疑人的法官面孔。这话还谈得下去?”
  
  丛林说:“好好好,现在你从头招来,她是谁呀?干嘛的?”
  
  张仲平说:“她是记者,电视台的。”
  
  丛林说:“嗬,还是位公众人物。”
  
  张仲平说:“我跟她还真的是情况特殊,不是简单的那种那种……男女关系。我们……很谈得来,我们……互相感觉都很好。”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