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第十一章

  
  丛林说:“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她知道你有老婆孩子吗?”
  
  张仲平说:“知道。”
  
  丛林说:“知道你有老婆孩子还跟你在一起,那她就是第三者。你不会告诉我,你准备为了她跟唐雯离婚吧?还有,你跟她在一块儿多久了?”
  
  张仲平说:“等等,你刚才说只问一个问题的。”
  
  丛林说:“你少来,你回答我,你是不是准备为了她跟唐雯离婚?回答是或者不是。”
  
  张仲平说:“不是。我没想过要离婚。中国有句成语,叫十全十美,我没那么贪婪,只要两全其美,行不行?”
  
  丛林说:“跟我玩文字游戏是吧?仲平我告诉你,在这种事情上,你做不到两全其美。你知道现在的俗话是怎么说的吗?没有拆不散的家庭,只有不努力的小三。在她和唐雯之间,你只能二选一。”
  
  张仲平哈哈一笑,摇头说:“丛林你OUT了。你以为现在80后的女孩,会拼死拼活地嫁给我们这种年近半百的小老头子吗?不会的。她亲口跟我说过,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


  
  丛林说:“也许我真是落伍了,没能与时俱进。我想不通的是,她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她的动机何在?”
  
  张仲平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说实话,我不知道她的动机何在。也许……喂,丛林,你不觉得你的同班同学张仲平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吗?更何况,爱是不需要理由的。”
  
  丛林脖子一扭,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得了吧,你。”
  
  张仲平开始觉得离开曾真太久了,这有点不像话,他想早点结束跟丛林的谈话,说:“好了好了,其实,不需要你来对我进行道德审判,我自己也会觉得不该这 样做,也会觉得对唐雯不起。可是,丛林,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不是什么圣人,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她的关系,超脱了世俗的算计,还能做到心灵 相通、水乳交融呢?那会是一种什么境界?”
  
  丛林不耐烦地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如果你俩是单身男女,你俩爱怎么着怎么着,作为老同学我会给你祝福,可是,你不一样,你是有家室的人。”
  
  张仲平说:“我当然知道我是有家室的人,我还知道这个家对我来说多么重要。可是,丛林,你也要知道,我,我们这些在外面做生意的人,扩而大之,男人, 所有在外面打拼的男人,都很累,身体累,心累。不错,家庭是心灵的港湾;不错,唐雯是个贤妻良母;不错,我的家庭看起来简直完美无缺、令人羡慕。这都不 错,问题是,如果这一切都能维持不变,上帝又另外给了我一个人,让我青春勃发、鸳梦重温,我怎么办?我能硬着心肠拒绝吗?我为什么不能把她当成生活给我的 奖赏?”


  
  丛林冷笑说:“你痴人说梦。你这种心理,跟那些贪官没什么两样。几乎所有的贪官在开始贪的时候,都心存侥幸,以为抓不到自己。可是,一旦开始贪,理论上就存在随时随地被抓的可能。”
  
  张仲平说:“你说的没错,可是,理论上有被抓的可能性和现实中是否真的被抓,还是有差距的。你的话可以有另外一种解读,因为古今中外从来没有把贪官抓尽过,所以总是有人铤而走险、前腐后继。”
  
  丛林说:“你别绕那么远。我只问你,唐雯对你多好?小雨多乖?你得多想想拿她们怎么办。”
  
  张仲平说:“喂,是你自己先绕的。唐雯好不好,我比你更清楚。谁还没有个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丛林,我和那位……跟家里的事,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已经很晚了,你那些同事都已经走了好远了,咱们今天别说这事了行不行?”
  
  丛林说:“别人的事请我管我也不会管,你不行。我把你当朋友,这事我就得管。我问你,你难道不知道婚外情是什么?那是玩火呀!你自己就说过,这不是我们玩得起的游戏,你忘了?”
  
  张仲平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丛林说:“我看你是忘乎所以了。要说出轨,我比你更有理由出轨。因为我跟华媚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张仲平说:“哎呀,出轨这种事情,不是想出就能出,不想出就不能出的。就像SARS、禽流感,你知道它什么时候来?你严防死守防守得住吗?”
  
  丛林说:“你别跟我扯这么多,你这是在替自己找借口。我只是提醒你,这次看到你俩在一起的幸亏是我,如果是唐雯,你怎么办?我问你怎么办?!”
  
  张仲平说:“她这会儿只会待在家里,怎么会看得到?我知道唐雯的活动半径,小心避开就是了。”
  
  丛林说:“有这么简单?我倒是听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要是在外面有了情况,唐雯怎么会没察觉?她会不想方设法查出真相?你如果还在乎唐雯,你如果不想伤害小雨,赶紧想办法跟那位断了,啊?”
  
  挨了丛林一顿训斥,张仲平情绪免不了有点低落,但他知道,去见曾真的时候还得情绪高涨。
  
  他回到那张小桌子上,菜早就已经上齐了。他冲曾真笑笑,问她怎么没吃?曾真说,告诉我,那是谁呀?张仲平说,一个朋友,我的大学同学,丛林,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当法官。曾真点头道,就是我们准备帮他升副院长的那个?丛珊的爸爸?张仲平说对对对。
  
  曾真替张仲平打了饭递给他,问:“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菜都凉了。你们俩都说什么了?”
  
  张仲平替曾真夹了些莱,说:“也没说什么,就瞎聊了一会儿。”
  
  “没说什么还去这么久?”曾真娇嗔地望着他说,“你就不怕别人把我拐走了呀?”
  
  “不怕,因为你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拐走的人。”见她仍盯着自己不放,张仲平伸手在她膝盖上碰了碰,说,“哦,还说了一些生意上的事儿。快吃快吃,菜一会儿真的凉了。”
  
  “不对吧?我怎么觉得你像刚跟人吵过架似的。告诉我,我们亲亲热热的,被别人看到了,是不是让你很紧张?他是不是说你什么了?”
  
  “没有没有,我为什么要紧张呀?有什么紧张的?他会管别人这种闲事呀?”
  
  “我看你好像有点紧张,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张仲平同学,你没做什么坏事吧?”
  
  “没有吧?你看我像做了坏事的样子吗?好了,现在开始吃饭,食不言,寝不语,乖。”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