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我们这是在哪儿?”
  
  “怎么问这个问题?这不是在你家里吗?哦,我应该回答,这是我们的安乐窝。”
  
  “那……你能不能想象一下,我们还在擎天柱?”
  
  张仲平一听这话便明白了,曾真这是希望他今天晚上就待在她这儿。他心里说这恐怕不行。上午去擎天柱的时候,他并没有跟唐雯说要在那儿过夜,这时候跟她说,她免不了要问这问那。胡海洋和覃山洼她都认识,她只要随便给他们打个电话,事情便有可能穿帮。再说了,刚才他不是跟丛林见过面了吗?他也有可能说漏嘴。还有,高速公路的收费票上,也有时间记录。他当然想留下来,但与其提心吊胆地留下来弄得情绪不稳定,不如还是回到常规的生活轨迹上去吧。曾真或者说无论哪个爱恋中的女人,都是希望能与恋人整天腻歪在一起的,不会喜欢那种来去匆匆,情人就像一个临时工的感觉。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他已经有了对唐雯的负罪感,更不能让她有所怀疑,否则,他和曾真的关系将难以为继。他虽然对丛林说他可以在唐雯与曾真身上做到两全其美,但他内心里其实很清楚,这不过是他的一种美好愿望,鱼与熊掌,真的难以兼得,他能做的,只有在与曾真的事情上小心再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张仲平抱了抱她说:“对不起宝贝,这个……这个我也想,可是……”
  
  实际上,曾真把那话一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她心里很清楚,她不能跟他提任何要求,不能给他施加任何压力。这既有悖于自己的自尊,也会把跟他的关系弄得有点紧张。外表坚强的人,往往都有一颗柔软的心,就像贝类,它只有觉得周围的环境令它感到安全、舒适的时候,才会向你打开心扉,可这也恰恰是它最容易受伤的时候,有一点风吹草动,便会让它城门紧闭。她可不想这样。她爱这个男人,对他怀着一腔柔情。因为正是这个坏蛋这个讨厌鬼,第一次为她开辟了一个全新而美好的世界。而它的唯一不足是它的私密性,可既然私密性与美好共生,她也就只能小心呵护了。
  
  她在他脸颊上轻轻地啄了一下,笑着说,我的意思是说,今天在擎天柱我太开心了,我想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
  
  张仲平知道她在替自己拐弯下台阶,心里不禁泛起一股感激之情,便更紧地抱住了她,与她深情地亲吻起来,直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松开曾真,看一下号码,说是她,便走开两步接电话:“怎么,有事呀?徐艺在咱们家?他怎么不直接跟我打电话?我在外面有事。他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吗?那……你让他等着,我办完事以后就回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张仲平挂机,一脸的烦躁。
  
  曾真问:“徐艺找你什么事呀?”
  
  张仲平说:“她没说,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只要有求于我,一准跑我家里去,动不动就把唐雯搬出来。现在好了,他还多了个外婆。我呀,算是上辈子欠他的。这个徐艺,我开始有点烦他了。”
  
  曾真说:“别烦,不准烦,我要你开开心心的。你们本来就是亲戚,能帮他的,你就帮帮他。你帮他,证明你有能耐,他离不开你。”
  
  张仲平勉强笑笑,说:“我算是被他赖上了,想摆脱还不那么容易。嗯,对了,颜若水找我,估计也是胜利大厦的事,我先看看他开机没有。”
  
  拨号过去,颜若水的手机仍然关着,张仲平心下奇怪,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没开机。又一想,他没开机证明事情并没有那么重要,不如先回家去看看,看徐艺怎么说。
  
  徐艺说他特意过来就是为了对他表示感谢,张仲平说你不是已经表示感谢过了吗?要有什么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徐艺坚持说他内心里真是对姨父充满感谢。他玩拍卖委托虽然由中院下,姨父要是不同意,会很不顺利。张仲平拿手在空中挥了两下,笑着说这事你心里明白就行了,不用老挂在嘴上。

]3 `. u7 p* T. |' |/ f. y, S8 D


  
  徐艺却一脸严肃,说我曾经说过,姨父教我的东西让我终身受益。不不不,这不是拍您的马屁,是真心话。这么些年,我跟着您,真的学了不少东西,其中就包括一招非常实用的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
  
  张仲平见他一本正经的,示意一起去书房。两个人进去以后,张仲平把书房门掩上了,这才问他那是什么?徐艺说,像商人一样思考问题解决问题。
  
  张仲平奇怪地问:“我说过这种话或者类似的话吗?怎么听起来好像我是一个很势利的小人似的。”
  
  徐艺说:“我这样说绝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如果我们抛开我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如果我们抛开我们之间的公司关系,只用商人的眼光去看待人和事,往往会很透彻,处理问题也就会有很大的灵活性。”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