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张仲平接完电话之后把唐雯叫了进来,让她看了一下手机上的通话记录,说他还得出去一趟。唐雯瞟了他手机一眼说,你不跟徐艺多聊会儿?张仲平说该聊的已经聊了,这颜若水我可不敢得罪。
  
  颜若水找他正是为了提醒他让他注意徐艺,张仲平替徐艺辩解,说这孩子心眼多一点,急功近利一点,除此之外本质还是好的。这一次,不如就让他做主拍单位算了。
  
  这倒让颜若水没想到,他笑道:“你怎么会反过来帮徐艺做我的工作?他们公司有那个能力吗?”
  
  张仲平说:“徐艺个人能力并不差,只要他认真做事,应该差不多,没问题。”见颜若水无声地摇摇头,张仲平问:“颜总是不是担心……”
  
  颜若水挥手制止他,再次无声地摇摇头,说:“我是给共产党打工的,深感责任重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把事情做好,不能出任何差错。至于其他的事情……嗯……”
  
  张仲平知道颜若水担心什么,趁他没说出口,赶紧说:“至于其他的事情,请颜总放心。我跟徐艺虽然是亲戚,一定会做到河水就是河水,井水就是井水,两不相犯,互不混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颜若水无声地一笑,说:“仲平,我们是老朋友了,要说我一点也不担心这个,那是假的。我在想,因为你要把一半利润分出去,这就意味着……在某一方面,你的担子变重了,你真的没想过把一部分负担……也分出去?”
  
  张仲平说:“颜总,我也跟你说实话吧,我是有苦说不出呀。我当然想让徐艺承担一部分负担,可是,如果真这样做,那就违背了我做事的原则,我怕会出乱子。所以,我绝对不会那样去做。这一点,请颜总放一百二十个心。”
  
  颜若水如释重负地一笑:“那就好。仲平,这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古人说,吃亏是福。你是吃得起亏的人,大手笔,大福气。这句话,你记住了。”
  
  张仲平说:“记住了,那我就……提前谢谢颜总。”
  
  颜若水伸手与张仲平手掌相击:“一切尽在不言中。”稍过片刻,颜若水在他那梳理得一丝不乱的大背头上捋了捋,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次的拍卖会,哪个环节会出状况。我就怕这徐艺心眼儿太多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张仲平说:“颜总放心,我会仔细盯着。”
  
  几天之后,连侯昌平也开始担心起来了。
  
  他翻阅着《白鹿都市报》,在第十二版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徐艺打的拍卖公告,也就巴掌大一块。但市中院对拍卖公告并没有具体的尺寸要求,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但还是用座机给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打了个电话。
  
  时代阳光拍卖有限公司今天只有张小洁在值班,徐艺和辛然上北京去了。
  
  公司的门没开,是龚大鹏关的。侯昌平的电话进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徐艺的大班椅上和张小洁打情骂俏。
  
  侯昌平问胜利大厦是由你们那儿拍卖吧?张小洁一边挡着龚大鹏在她身上乱摸的手,一边说是。侯昌平问,如果我想看一下那栋大楼,怎么看呀?张小洁一巴掌 把龚大鹏偷袭到她身上的那只手打掉,让他别闹,回答侯昌平说,你想看楼呀?可以呀,你留下电话,到时候通知你,统一去看。侯昌平从电话里听到对方情况不 对,忙把电话挂断了。
  
  龚大鹏说,买得起那栋楼的可都是大老板,你呀,别太热情了。张小洁委屈地说,我这还叫热情呀?徐总要知道我让你来了公司,不骂我才怪。龚大鹏说,徐艺 才不会骂你哩,他恨不得一个电话都没有。张小洁说,莫老板是不是真的看中那栋楼了?到时候可别扁担无钩,两头失误。龚大鹏说,应该不会吧,徐艺说得很肯 定。他还让我临拍卖的那几天去找他谈价哩。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没必要等到那时候,我看你还是陪我去一趟。张小洁说不行不行,我去了谁接电话?这边没人 接电话,不就打到3D拍卖公司去了吗?龚大鹏说也是,徐艺再三交代,你们公司的人先不要出面。 半壁江图书频道
  
  侯昌平打来的第一个电话张仲平并没有接着,因为他以前都是上午十点来钟才去公司,在这之前,会把手机调成静音在家里睡觉。和曾真好上以后,他每天八点 多就出门了,跟唐雯说胜利大厦业务得亲自盯,事多,其实是直接去了曾真那儿。曾真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也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对张仲平黏得不行。她的脚伤 早就好了,却总是借故三天两头地请假,为的就是能和他整天腻歪在一块儿。
  
  两个人熟悉了各自的身体,似乎脸皮也变厚了。尤其是曾真,在张仲平面前什么话都敢说,今天他一来便告诉他,说昨天夜里梦见跟他在一起,居然达到了高 潮。张仲平说真的吗?这种事我还真没听说过,你在网上查一下,看是不是肌肉也有记忆?曾真说,我查过了,真是这样。不过,人体肌肉获得记忆的速度十分缓 慢,但一旦获得,其遗忘的速度也十分缓慢。所以,你要想让我永远爱你,就得不停地帮我加深记忆。
  
  这让张仲平性趣盎然,早餐也顾不上吃,便开始哼哧哼哧地帮她加深记忆。
  
  等到张仲平给侯昌平回电话过去的时候,后者已经有点烦躁了,劈头就说,张总,你们拍卖公司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呀?张仲平忙问怎么回事,说侯哥您别着急,有话您慢慢说。侯昌平问他看到拍卖公告了吗?你知道徐艺他们公司是怎样接待客户咨询的吗?你们也太不当一回事了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仲平不停地赔罪,总算让侯昌平先冷静了下来,他说:“这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案子,我不想出任何差错,现在,我发现起码有两个问题:第一,拍卖公告 打得太小了,几千万的标的,打那么小一个公告,好像生怕别人看到似的,这能招来有实力的买家吗?第二,我以买家的名义打了三个电话给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接 电话的是个女孩子,爱答理不答理的,既不热情也不主动,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
  
  张仲平替自己辩解道:“按照法院给我们的委托,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是主拍单位,我们是协拍单位,您刚才说的情况我还不知道。但我会马上去了解,完了以后立即向你汇报。”
  
  张仲平惊出一身冷汗,他可是向颜若水作过保证的,要是颜若水也发现了这些情况,从而对他不满起来,可就更麻烦了。
  
  侯昌平说:“你最好先把情况搞清楚。那个什么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是新成立的,怎么拿到的这单业务,你我都知道,咱们就不用说了。可是,他们这个工作态度,由他们主拍,我真有点不放心,张总,你可不能当甩手掌柜,要严肃认真地把这件事情做好。”
  
  张仲平说:“好的好的,我一定全力投入,等有了情况,马上向你汇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张仲平挂机之后吐出一口长气。曾真问怎么啦?张仲平说,法院认为我们的招商工作做得太不认真了。这次拍卖以徐艺为主,他是怎么搞的?我得赶紧去看看。边说边起床穿衣服。
  
  曾真问:“通知我舅没有?”
  
  张仲平说:“通知了,他会在拍卖会的那一天亲自带现金过来交保证金。”
  
  曾真问:“不会有问题吧?”
  
  张仲平说:“你是指你舅成交有没有问题?这取决于两点,第一,也是最关键的,便是底价,买家会根据底价衡量性价比,但底价是保密的,只有在拍卖会开始 之后才会知道,如果你舅认为价格合适,成交就不会有问题;第二,就要看有没有人跟他竞争,以及竞争到什么程度,不过,这个项目你舅已经跟踪很久了,他应该 有个心理价位。”
  
  曾真说:“我舅的事要不要跟徐艺先说一下?”
  
  张仲平说:“无所谓,说一下也行。”
  
  曾真说:“那……是你来说还是我来说?”
  
  张仲平说:“你说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曾真拿出手机给徐艺打电话,没想到他没开手机。张仲平觉得奇怪,这小子,登拍卖公告后是最忙的时候,他怎么能不开机呢?他忙什么去了?难怪侯昌平发脾气。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