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龚大鹏去野猪林野生动物园找莫老板,接待他的是江小璐。江小璐问,刚才打电话的是你吧?龚大鹏说是。江小璐说莫老板临时有点急事,昨天下午回新西兰了。龚大鹏不知道新西兰,问新西兰在哪儿。江小璐学过地理,知道新西兰在太平洋的西南部,便告诉了他。龚大鹏急了,说:“什么?他回新西兰得漂洋过海?那他……没有十天半月能回来?”
  
  江小璐说:“他具体回来的日期我不知道,不过,莫老板临走之前跟我有个交代,他不在的时候,有些事情我是可以做主的,所以,你有什么话,尽管跟我说。”
  
  龚大鹏说:“哪些事情你是可以做主的?”
  
  江小璐说:“你可以说说看。”
  
  龚大鹏说:“胜利大厦拍卖的事,他跟你说了吗?”
  
  江小璐鼓励道:“你可以跟我说说看。”
  
  龚大鹏说:“钱的事,你能替他做主吗?”
  
  江小璐问:“钱?什么钱?”
  
  龚大鹏说:“看来这事还不好跟你怎么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江小璐说:“你是不相信我吧?”
  
  龚大鹏说:“不是不相信你,我是怕跟你说不清楚。不过,他如果真要十天半月回来,我也只能先跟你说了。是这样,我是胜利大厦的建筑商,也是这个案子的申请执行人,现在胜利大厦要拍卖了,我听说莫老板对那栋楼感兴趣,你知道这件事吗?”
  
  江小璐说:“知道。”
  
  龚大鹏说:“我今天来本来是想跟莫老板说,如果他真想要那栋楼,也许我能帮上忙。”
  
  江小璐说:“好呀,请问你能帮上什么忙?你能不能说具体点。”
  
  龚大鹏说:“我能帮他省钱,我能想办法让他以最低的价格把胜利大厦买下来。”
  
  江小璐说:“不会吧?你刚才说,你是胜利大厦的建筑商,也是这个案子的申请执行人,你这样做,岂不是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吗?”
  
  龚大鹏说:“这就是我要跟莫老板面谈的事,我当然不会白帮他的忙。我也有事情要求他,也要请他帮忙。”
  
  江小璐说:“是这样呀,你讲的这个情况,莫老板可能还不知道,我还真不好替他做主,要不然,如果莫老板来电话,我跟他说说。你方便留个名片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莫老板其实没有去新西兰。龚大鹏打到办公室的电话就是江小璐接的,他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才决定让江小璐先接待他,摸摸他的来意。龚大鹏跟江小璐的谈话,他躲在里屋全听见了,等龚大鹏走了,便从里屋出来,问江小璐觉得这事怎么样?江小璐说我说不好,他是为胜利大厦拍卖的事来的,他说徐艺可以想办法按底价卖给你。莫老板说不对呀,徐艺他自己不来跟我谈具体怎么做,却派一个包工头来和我讨价还价,什么意思呀?江小璐摇摇头说,我也没想明白,不好说。莫老板嘀咕说,这个徐艺,在搞什么鬼?
  
  龚大鹏庆幸自己来了一趟野猪林野生动物园,他从莫老板办公室出来,心里不禁忐忑起来,急急地给徐艺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儿。
  
  徐艺说:“我不是跟你说我要来北京吗?刚下飞机。”
  
  龚大鹏说:“我找不到莫老板呀。”
  
  徐艺说:“怎么啦?你说清楚一点。”
  
  龚大鹏说:“莫老板回新西兰了,人不在。徐艺,你跟我说的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怎么觉得有点不靠谱呀?”
  
  徐艺说:“应该不会有问题。龚老板你不要着急,我让辛然问问他爸爸,让他爸爸找莫老板落实一下。再说了,离拍卖不是还有好几天吗?你沉住气,先等等再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张仲平离开曾真房间之前便给小叶打了电话,让她通知所有的部门经理在会议室等,他会马上过来给大家开个会。
  
  张仲平在会上说:“大家已经知道了,胜利大厦的拍卖由我们和徐艺他们的时代阳光拍卖公司联合主办,他们主拍,我们协助。但是,协助并不是不作为,不是等着徐艺他们拍完了,我们去分钱,相反,这一次的责任可能更加重大,更应该引起高度重视。一句话,我们不能等客上门,除了在报纸上、电台、电视台打广告以外,还得通过各种渠道把拍卖信息发布出去。”
  
  许达山的拍卖师资格证虽然挂到了徐艺那边,人还是在这边上班,他说我们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大客户,可以一家一家地给他们发传真、打电话。张仲平说好,这事由招商部落实。企宣部廖部长说,我们部已经在公司的网站上发布了拍卖消息。另一个部门经理说,我有一些做房地产、开酒店的朋友,也可以向他们推荐一下。办公室季主任说,我们可以准备一点资料,到几家高档的写字楼去发一发,广泛撒网,重点收获。张仲平说都可以,总之,为胜利大厦找买家,是这段时间的主要工作,请大家予以重视、继续努力。
  
  张仲平在自己公司这边布置完了任务,便直奔时代阳光拍卖公司而去,他特意没给徐艺打电话,想把他堵在办公室,看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状况。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没想到徐艺公司的门是掩着的,并未完全打开。推门进去,偌大的办公室显得空荡、安静。张小洁正在看时尚杂志,听见门响,忙起身出来迎接。张仲平问,你们徐总呢?张小洁说徐总跟辛然姐去北京了。张仲平说,什么,去北京了?他们怎么会挑这个时候去北京?张小洁说我不知道。张仲平问他们什么时候去的?张小洁说,今天早上。张仲平又问,什么时候回来?张小洁还是说不知道,徐总他没说。
  
  张小洁毕竟不是自己公司的员工,即使一问三不知,张仲平也不好说什么,但什么都不说,心里实在憋得难受,便道:“这么大一个拍卖标的,你们徐总就留你一个人在办公室守株待兔,他是怎么想的呀?拍卖公告见报以后有人来电话吗?”
  
  张小洁说:“有两三个电话,但好像都不是很有诚意,可能是标的物太大了吧?”
  
  张仲平说:“这是你们徐总说的?”
  
  张小洁说:“没有没有,是我在瞎琢磨,让张总笑话了。”
  
  张仲平说:“你带我去徐总办公室,我得跟他打个电话。”
  
  徐艺这时正在北京金融街购物中心陪辛然买鞋,手里已经拎了好几个购物袋,他压抑着不耐烦道:“我的姑奶奶,我们别看鞋了,买点别的行不行?” 半壁江图书频道
  
  辛然说:“好了好了,这是最后一双。”
  
  徐艺说:“你是不是忘记了,这话你都说过三遍了。”
  
  “怎么啦,徐艺?”辛然停止试鞋,望着徐艺说,“你是不是不耐烦了?这个时候你就开始不耐烦了,我要是真嫁给你了,怎么办?”
  
  “我不是不耐烦,是不理解。”徐艺说,“辛然,你听我说,你的鞋子已经够多的了。你又不是千足虫,你买那么多鞋子干什么?”
  
  “艺哥,我得严肃地跟你谈谈这个问题。你得知道,如果一个女人买一双鞋子,那是为了穿,如果买上N双鞋子,那是为了收藏。”
  
  “收藏?有收藏鞋子的吗?你是为了保值呢,还是为了增值呢?”
  
  “我就喜欢,行不行?”
  
  “真搞你不懂。”
  
  “其实,我也搞自己不懂,不过,鞋子买得越多,我这心里就越踏实、越爽气。艺哥,你麻烦了,你的未婚妻可能有强迫症哩。”
  
  徐艺刚要回答,手机响起,一看是公司的电话,马上接了。没想到却是张仲平,徐艺说:“喂,姨父,怎么是您呀?我……是是是,我在北京。为什么来北京?算是公私兼顾吧。是这样,我准备再做一次艺术品大拍,想在这里找一家拍卖公司合作,另外,我和辛然准备结婚了,陪她来这里购物……胜利大厦的拍卖……我重视呀,我不是一直派张小洁在公司里盯着吗?行行行,我尽快回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辛然问:“姨父去公司了?他好像在怪你。”
  
  徐艺说:“是呀。我说那个侯昌平讨厌吧,他到处告状,说我们不重视胜利大厦的拍卖。当时真应该坚持让鲁冰叔叔把他换下来。”
  
  “艺哥,侯法官这是对工作尽职尽责,可不能怪他。”辛然说,“你能陪我来北京,我挺高兴的,但我觉得,咱们来得好像还真不是时候。这可是咱们在法院做的第一笔业务,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