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能出什么差错?”徐艺说,“不是让你给你爸打电话找你莫叔叔落实了吗?他不会骗你爸吧?他既然要买,拍掉就没有问题,至于能不能多赚钱,也只能看运气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能不能多赚钱?”
  
  “这个……啊,我刚才说什么了?”
  
  “徐艺,你说话吞吞吐吐的,没什么事瞒着我吧?”
  
  “我有事瞒着你?哪有呀?没有没有。”
  
  “可我总感觉这几天你有点怪,与那个龚老板神神秘秘的。艺哥,我觉得,咱们做生意还是要规规矩矩的好,莫叔叔的钱,我们可不能赚。”
  
  “我没想着去赚他的钱,相反,我们是在想办法为他节约成本。我为什么让龚大鹏跟他去谈?谈成了,好处咱们有份,谈不成,跟咱们一点关系没有。”
  
  “我就觉得这样子不好,做生意,还是踏踏实实比较好,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生意。”
  
  “做人可以老实,做生意不行,因为没有哪个老实人做生意能赚得了钱。辛然,这不是一个人人遵守游戏规则的社会。50年后,也许老实人也能赚钱,现在?不行。”
  
  “那龚老板给你来电话没有?他跟莫叔叔谈得怎么样?”
  
  “他去找过莫叔叔,听说莫叔叔回新西兰了,只派了江小璐接待他。”
  
  “如果莫叔叔真的看中了胜利大厦,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回新西兰?”
  
  “也许是调资金去了吧?谁知道。”
  
  “徐艺,我看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得了。”
  
  “就凭姨父一个电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我现在已经不是他的什么将了。怎么说也得把跟北京拍卖公司的合作意向先签订吧。”
  
  “那行,我们快去。”
  
  “那这鞋子?”
  
  “要呀。快去埋单。”
  
  张仲平给徐艺打完电话之后马上联系上了龚大鹏,没想到龚大鹏执意要把见面的地点定在胜利大厦顶层。他不容张仲平犹豫,让他就当做爬山了。
  
  到了胜利大厦顶层平台上,龚大鹏沿着四周走了走,说:“兄弟我对这栋楼还是很有感情的,做梦都想着怎么样接着把它干完。”


  
  张仲平四下眺望,觉得眼界开阔了很多,接口道:“你可以帮着一起找买家呀,如果是你找的买家,你又是申请执行人,跟人家说说,把这些扫尾工程、装修工程继续做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龚大鹏摇摇头道:“现在的包工头难做,一般都要求垫资进场,兄弟我最近混得不好,没钱呀,没钱就没有竞争力。”
  
  张仲平说:“拍卖完了你不就有钱了吗?一起帮忙多找几个买家,对大家都有好处,尤其是你,拍卖成交的价格上来了,你分的钱不也就多了吗?”
  
  龚大鹏说:“那是那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如果能多找几个买家,兄弟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张仲平和龚大鹏谈话的时候,何宝闲得无聊地在楼顶边缘东张西望,龚大鹏失声叫道:“何宝,别那么靠边,你想摔死呀?”
  
  何宝嘻嘻一笑,说:“想死的时候不一定死得了,不想死的时候不一定活得成。”
  
  龚大鹏说:“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快点给我退回来。”招呼好了何宝,他继续对张仲平说:“嗯,张总,如果兄弟我帮你们拍卖公司找了买家,你们会不会给我什么奖励?”
  
  张仲平说:“我请你吃饭。”
  
  龚大鹏说:“就吃吃饭?”
  
  张仲平说:“适当的奖励也可以,但只能是象征性的。就像如果我把你介绍给买家,让你继续把这栋楼的工程做完,你不也就请我吃吃饭,最多给我一个红包?”
  
  龚大鹏说:“哦,是这样呀。”
  
  张仲平讶然说:“龚老板,你怎么看起来有点失望?这单生意我们是捆在一块儿的,但我们只能各取所得。你拿回砸到里面的钱,我跟徐艺赚拍卖佣金。咱们的财路不同。”
  
  龚大鹏说:“那……就不能想办法赚点额外的钱?”
  
  张仲平说:“赚点额外的钱?你指的是什么?”
  
  龚大鹏说:“我在这个项目里面一共砸了500万,拍卖得的钱由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和我两家分,他们占大头,我只占小头。法院那边还要交执行费,扣除你们的佣金,加上这些年的资金成本,再还掉我的欠账,最后能到我手里的,估计就没几个子了。”
  
  张仲平说:“那也没有办法,你只能认亏。你还得庆幸自己毕竟还有钱往回拿。不过,手上有了钱就有了机会,堤内损失堤外补,想办法在别的项目上赚回来就 是了。如果你指望从我和徐艺的拍卖佣金里获得高额提成,那是不现实的。如果真这样,我们之间就会有利益上的冲突,我们可能就会各有各的想法,我出钱给你, 我和徐艺的利润就会减少,这对招商是不利的,你说呢?”
  
  龚大鹏说:“我跟你的看法还是有点不一样。我们做包工头的,习惯了拿钱开路,有时候不送钱给别人,心里还真不踏实,这世界毕竟没有免费的午餐。”
  
  张仲平说:“可是,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得靠钱开路,钱来钱往,那有什么意思?”
  
  龚大鹏说:“张总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呀。”
  
  张仲平说:“龚老板,你好像话里有话?实际上,各行有各行的难处,你别看我们的佣金那么高,其实,最后能落到我们口袋里的,也少得可怜。不过,如果龚老板盯着我们的拍卖佣金不放,你可以先跟徐艺谈。徐艺是主拍单位,他要给你提成,你叫他来和我商量。”
  
  龚大鹏摇头道:“张总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你们赚钱也不容易,从你们的佣金里挖一块给我,我不忍心,也没什么意思。不过,除此之外,能不能从买家那里弄点钱?”
  
  张仲平不解地说:“从买家那里弄点钱?买家的钱不就是拍卖成交款吗?龚老板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龚大鹏说:“没什么没什么,对拍卖我不懂,也就瞎问一些问题。”


  
  张仲平说:“那你告诉我,你手里头是不是已经有买家了?”
  
  龚大鹏说:“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张仲平说:“是吧。我找龚老板,是因为你对建筑行业熟,认识的朋友多,希望你看在这场拍卖会关系到你的切身利益的份上,多介绍几个朋友来参加拍卖会。为了表示感谢,只要今后有机会,有朋友要做工程,我一定把你龚老板隆重推出,而且绝对免费。”
  
  龚大鹏说:“谢谢张总,张总够朋友。张总……”
  
  张仲平说:“嗯?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龚大鹏说:“噢,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张仲平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猜想他一定有话要说,却也不好老缠着他追问。
  
  龚大鹏想说没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