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章

  曾真说:“看把你吓的。我是说,你跟丛林打电话说你跟法院的朋友在一块儿,可是,你如果真的是跟法院的人在一块儿,有些话你会说吗?”
  
  张仲平说:“我哪些话不会说?”
  
  曾真说:“你说,‘你那些同事,我得小心伺候着呀’,这种话,你会当着那些法官的面说吗?”
  
  张仲平说:“你提醒得也有道理。可是,这事也好解释,为什么呢?因为人是活的呀。丛林会认为我接电话的时候走到一边去了。你呀,还是记者呢,学一招吧,知道什么叫移动通讯了吧?”
  
  曾真嘴一撅说:“你好讨厌,不理你了,害得我白替你操心了。”
  
  张仲平说:“别生气别生气,逗你玩哩。再次谢谢你的提醒呀,你真是一个细心的乖孩子。”
  
  曾真说:“少来。赶紧回去吧,别后院起火了,我可不想成为纵火犯。”
  
  张仲平说:“没事没事,真后院起火了,那也是我是主犯,没从犯。”边说边抓紧吃饭。曾真心疼道:“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真要起火了,你就是赶过去了怎么样?还来得及扑救吗?”


  
  事情没有张仲平和曾真想的那么严重。丛林出差回到家里,听华媚说丛珊坐公交车的时候把钱包给丢了,两个人便一起去给她送了点钱和水果。张仲平家离学校不远,顺便来看看唐雯的妈妈。
  
  午饭是唐雯和华媚一起做的,张仲平回到家里时他们已经吃过饭了。五个人分成两拨,张仲平和丛林在书房里谈话,唐雯、华媚和唐母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聊天。
  
  张仲平顺便把书房的门关上了,问了问珊珊的情况。丛林说还好吧,没多久就要高考了,她跟赵老师那件事,总算是平息了。唉,现在的孩子,挺累的,高考压 力太大,看她那样子,像梦游似的,跟我和她妈说话,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张仲平说等高考完了就好了,假期让她和小雨好好去旅游一趟。丛林说考试考学生, 录取考家长,你我还有一大关要过呢。张仲平说是呀是呀,中国人就是这样,差不多全部心思都在孩子身上,等孩子大学毕业了,成家立业了,自己也老了。
  
  丛林扭头望了一眼关紧的房门,说:“所以,有的人就及时行乐了?”
  
  张仲平说:“你这概括不准确哟。怎么样,跟华媚的关系好像好点了?”
  
  丛林说:“我俩又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待在一起烦,互相看着不顺眼。其实只要一分开,倒能想起对方好处来。倒是你……喂,不是我要说你哟,你到底怎么回事呀?”
  
  “咱们不说这事好不好?起码别在我家里说,行吗?”张仲平恨不得给丛林叩头作揖了。
  
  “怎么啦?怕了?”丛林压低了嗓子说,“我是真替你担心。你说,这事要是被唐雯发现,你怎么办?你难道真的什么都没有想过?”
  
  “哪能不想?可是……这么跟你说吧,丛林,有些事情它要来的时候,是抵挡不住的。我跟你说过我的初恋,现在的这个人,叫曾真,跟我初恋女友夏雨长得太 像了,不仅长得像,我有时候有一种时空穿梭的感觉,把她们当成一个人,跟她在一起,我有一种幸福感。幸福感,你知道吗?我没说我要放弃目前拥有的一切,我 也没打算伤害唐雯,可是,为了这种幸福感,我愿意铤而走险。毕竟,被唐雯发现,只是一种可能性,为了一种完全可以避免的可能性,放弃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 幸福,有必要吗?跟你说实话,我也做不到。”
  
  “问题是纸包不住火,你是瞒不了多久的。”
  
  “你的观念要改变,要与时俱进。什么叫纸包不住火?纸怎么就包不住火呢?灯笼不就是用纸包住了火吗?关键在于纸和火之间要有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你这根本就是狡辩。”
  
  “算了算了,你别劝我了。俗话说,劝赌不劝嫖,男女关系的事情,不是做政治思想工作能够解决问题的。这种事,就像鸦片,除非一口不吸,只要吸一口,保证你上瘾。丛林你知道吗?人是要有激情的,这些天,我觉得我真的越来越年轻了。”
  
  “那是你吸食鸦片后的幻觉。鸦片,那是害人的东西,知道是鸦片,还不赶紧戒了?”
  
  “得了得了,我求你,别说这件事了行不行?说说香水河国营物资公司的事吧,有新的进展没有?”
  
  “省国资委希望他们能够进行资产重组,现在看来,难度很大。拍卖的可能性始终存在。”
  
  “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是他们的主要债权人,如果要拍卖,可以由他们公司直接委托吗?”
  
  “那要看什么情况,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那就拜托你给我盯住了,如果能把这一单拿到手,几年我都可以不想事了。”
  
  “还是那句话,我不掺和你的生意,我只是你的朋友,永远不会成为你的生意伙伴。”
  
  “我知道。你跟我走近了,怕我把你拉下水,你倒是说句实话,我像坏人吗?”
  
  “你怎么做生意我不知道,也不管,但凭你对待唐雯的态度,你就是个浑蛋,是个彻头彻尾、不知道好歹的浑蛋。”
  
  “是那天碰巧被你碰上了,你才知道这事的,你才这样骂我的。唐雯现在可不是这么看我的。我跟你说,婚外情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婚外 情也是。我跟曾真在一起以后,要说对唐雯没有一点愧疚感,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会自觉不自觉地对唐雯好很多,你等下去观察她一下,看她的自我感觉是不是 越来越好了?”
  
  “哼,你这是什么歪理?”
  
  “你跟华媚好了也就算了。本来我还想劝你的,这两口子之间,还真要有点距离。”
  
  “要多少距离?那距离是不是要宽得足以让第三只脚插进来?”
  
  “你看你看,又来了又来了。别说得那么难听,对于唐雯来说,她不知道的事,就是不存在的事,还能从我这里得到更多的关怀,更多的体贴,何乐而不为?这种结构就像什么你知道吗?就像立体交叉桥,只要在时间上、空间上错开,就不会撞车。”
  
  “得了得了,别向我描绘你那虚幻的世外桃源的美丽景象了,你能做到这一点,不过是建立在对唐雯的欺骗之上,你骗得了她一时,骗不了她一世。你那立体交叉桥,总有一天要垮掉,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拾残局。”
  
  “小心一点,也许不会吧?”
  
  “我把话搁这儿,除非你不撒谎,只要你说谎,就总有被揭穿的一天。你别昏了头,想一想你的谎言被揭穿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吧。”
  
  唐雯在书房外敲门,张仲平和丛林赶紧停止说话,一齐看着推门进来的她。
  
  唐雯说,我没打扰你们吧?丛林说没有没有,嫂子这可是你家,算是我们打扰了。唐雯说,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华媚让我来跟你说,她急着要走。张仲平说难得出来一趟,怎么又急着要走了?
  
  华媚也跟着进来了,说我们赖在这儿怕影响了你看书。丛林打趣道,我看你是怕影响了自己的牌局吧?也好,走吧走吧,我也要去法院了。张仲平说行行行,那 我送你们。丛林说不用送了。张仲平说没事儿,我正好要到你们院侯昌平那儿去。唐雯说那你晚上回家吃饭吗?张仲平说现在不知道,很有可能不会回来。这段时间 太忙了,等忙完这一阵,我再好好陪陪你。

  
  张仲平说着很自然地当着丛林和华媚的面搂了搂唐雯,他的头搁在唐雯肩膀上,趁机朝丛林挤了挤眼睛。唐雯说去去去,老没正经。
  
  虽然是骂,唐雯的语气中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幸福与甜蜜。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