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第十章

  周运年说:“老莫,你怎么变得吞吞吐吐了?有话你就直说。你也知道,我一直在考察他,如果我要下决心把辛然交给他,一定得对他有个客观的、全面的了解。”
  
  莫老板说:“我理解你作为父亲对辛然的复杂感情。你是既想让她找个好丈夫,早点有个归宿,又怕她遇人不淑,受尽委屈吃尽苦头呀。”
  
  周运年说:“是呀,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内心里总是抵御另外一个男人把她从自己心里夺走,我不至于那么变态,但起码对徐艺要有一个准确的判断。我怕我不客观,很想听听你对他的看法。”
  
  莫老板说:“别的我不敢说,就说胜利大厦这件事吧,他似乎应该主动地跟我来谈,有什么想法,也可以直接跟我来说,可是,过两天就要开拍卖会了,他却连 电话都不跟我打一个,这有悖常理呀。年轻人做事没经验,要想不到这一层倒也罢了,问题是,他分明是想到了的,他曾经派那个案子的申请执行人龚大鹏来找过 我,我派小璐把他挡了回去。我老在想,徐艺他干嘛要躲在幕后不出面呢?他究竟想干什么呢?”
  
  周运年说:“从一个人怎么做生意,不仅可以看出他为人处事的方式,还可以看出他的人品。因为一个人在利益面前的态度,不管他怎么掩饰、怎么伪装,最终都会暴露无遗。” ]3 `. u7 p* T. |' |/ f. y, S8 D
  
  莫老板说:“是呀,这件事说简单简单,说复杂复杂,徐艺怎么出牌,大致可以看出他今后会怎么对待辛然。一个人如果把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很容易变得利欲熏心,这心要是不纯洁了,我怕……当然,也许我有点夸大其词了。”
  
  周运年沉默了一会儿,自己拿杯子在饮水机上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问:“胜利大厦的事,你做决定了吗?”
  
  莫老板说:“项目本身没问题,剩下来的是战术问题。回国内做生意之后,我参加过很多场拍卖会,对其中的规律多少有些了解。一般来说,像这种大宗的标的,又是法院委托的,第一次拍掉的可能性很小。但法院的执行案子是有期限的,如果拍不掉,会在第二次拍卖会适当降价。”
  
  周运年说:“可是,真等到第二次降价以后,如果多出几个买家,价格是不是反而会在互相之间的抬价中冲上去呢?”
  
  莫老板说:“完全有这种可能性,因为价格取决于供求关系,这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原理。至于那个主动找上门来的龚大鹏,我觉得有点来路不正。他是申请执行人,希望把拍卖价格弄上去才对,他却跑来给我抛绣球,说能帮我低价收购胜利大厦,这事蹊跷。”

半壁江中文网


  
  周运年点点头。
  
  莫老板继续说:“再说了,龚大鹏左右不了拍卖会,徐艺倒有可能。但徐艺除了带我看了那幢楼以外,一直没有再与我联系。我在想,他去北京是不是为了避开我?因为他可能既想从我这里赚钱,又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才派那个龚大鹏来和我交涉。”
  
  周运年说:“你的分析不无道理。这事有点复杂,如果徐艺真要通过你赚钱,这是不正当交易。”
  
  莫老板说:“对。其实,徐艺也不是想从我这里赚钱,他一定以为他能操控拍卖会,帮我把拍卖成交价压下来,从而从我这里获得补偿,真正吃亏的只有香水河 投资担保公司。说句老实话,指导员,如果没有你,这单生意我稳赚,但徐艺和辛然的关系,我和你的关系,不会没人知道,我可不想因为我赚点钱,给指导员退休 前留下不好的名声,哪怕是流言飞语都不能有。”
  
  周运年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徐艺只是为了帮你,而不会找你要回报与补偿?”
  
  莫老板摇摇头说:“可能性不是很大。而且,客观效果是一样的,条件不好、价格太高,我不会出手。条件太好、价格太低,别人一样会有非议。” 半壁江中文网
  
  周运年点点头:“如果你做不成,你心里会埋怨吗?”
  
  莫老板说:“作为商人,我会争取我的利益。作为朋友,我不会为了我的利益,而使你陷于不明不白的境地。我们都是当过兵的人,我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所以,我会先交上拍卖保证金,如果中途发现问题,我会在拍卖会上静观其变。”
  
  周运年点头道:“好。”
  
  就在周运年与莫老板谈话的同时,张仲平走进了侯昌平的办公室。当时他正在打电话,便示意张仲平坐下,让自己把电话打完。
  
  侯昌平对着话筒说:“你把材料带过来,如果拍卖公司真的在程序上出现了差错,我们可以裁定拍卖无效。行,那就这样。”
  
  侯昌平放下电话后还忍不住发牢骚,说张总呀,你们有些同行,简直乱弹琴,一场拍卖会就一个买家,拍卖会也照样开。一个买家形成不了竞价,那还叫拍卖吗?我看不能,那只能叫变卖,你说呢?
  
  张仲平说:“这个问题在拍卖行业中有争议,有人认为……”侯昌平不等张仲平说完就说:“我不管拍卖行业的行规,为了避免今后惹麻烦,胜利大厦拍卖的时候,一定要有两个以上的买家。如果只有一个买家,法院组织变卖就是的,何必要拍卖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仲平说:“行,我们一定按侯哥的指示办。我来是专门向侯哥汇报拍卖的招商工作的。这几天,我们会加大宣传力度,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个买家表示要来,但也还没有办手续。这几天电话咨询的人倒是不少,我们再进一步落实一下,争取能有两个以上的竞买人参加拍卖会。”
  
  侯昌平说:“这样很好,不过,我还得再啰唆一句,司法拍卖,一定要程序合法。我们老说法律是社会正义的底线,这话不能只挂在嘴上,它要求我们在办每一件案子的时候,都不能让老百姓对法院的公正性产生怀疑。”
  
  张仲平点头称是。
  
  侯昌平说:“做到这一点,对你们拍卖公司也是有利的。否则,一旦在一笔业务上出了问题,不仅在那一家法院失去信用,可能在整个法院系统都会被打入黑名单,最后会落得谁也不敢把业务给你们做。”
  
  张仲平说:“侯哥说得对。做生意也要有科学发展观,要可持续发展,不能杀鸡取卵。你放心,我会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盯着,保证不出程序上的问题。”
  
  侯昌平说:“拍卖会我得参加,到时候你来接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张仲平说:“好,没问题。”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