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第十一章

  徐艺从北京回来之后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龚大鹏,因为是中午休息时间,徐艺让张小洁把外面的门给关了,他跟龚大鹏在里面办公室谈事,辛然和张小洁在外面办公室聊辛然新买的那些鞋子和首饰。
  
  徐艺问龚大鹏后来跟莫老板联系上了没有。龚大鹏说联系上了,他说他在新西兰,让我有什么事直接和江小璐联系。江小璐说她明天上午会替莫老板来交拍卖保证金,办理竞买登记手续,莫老板会赶回来参加拍卖会。
  
  徐艺问:“那你的事呢,谈了吗?”
  
  龚大鹏说:“我的事?不是我的事,是我们的事吧?我怀疑莫老板是不是真的去了新西兰,但他坚持不露面,我跟不跟江小璐谈,还得先跟你打商量,这事我一个人可不好做主。”
  
  徐艺朝外面的辛然和张小洁望了望,说:“可是如果不谈,莫老板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买家,我们就不能从他身上赚到别的钱。”
  
  龚大鹏说:“徐总,这几天你不在,我反反复复想了这件事。对我来说,胜利大厦顺利拍卖掉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钱,能赚最好,万一赚不到,也是个命。”
  
  “怎么,你打退堂鼓了?”徐艺用手指点着龚大鹏说,“龚老板,你要知道,申请执行人可不止你一个,还有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而且他们是大头,你是小头。胜利大厦拍卖掉以后你能从中分到几个钱?你难道不想利用这次机会实现利润的最大化?”
  
  龚大鹏说:“这个不用说,能多赚钱当然是好事,可是,别人可不是傻瓜,我们要想多赚钱,别人就得多出钱,也怕没那么容易吧?”
  
  徐艺说:“所以我们要策划好,要让他多出了钱还以为捡了一个大便宜。”
  
  龚大鹏说:“拍卖行的水真有这么深?能有这样的事?”
  
  徐艺不想跟龚大鹏说得太多,又不能不说,便给他打气道:“吃不穷,穿不穷,策划不好一世穷。这件事,只要策划得好,执行得到位,就有这样的事。龚老板你要搞清楚,我做这些事,可是为咱俩考虑。这个时候,你可不能犹豫,你得听我的安排。”
  
  龚大鹏摸摸脑袋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你不知道,我跟那些有钱人打交道,心里老发麻,加上我又没读过多少书,我怕我说服不了人家。”
  
  徐艺问:“你什么意思?”
  
  龚大鹏说:“我的意思是说,你能不能直接跟莫老板约一下,见个面?他要不在,你约江小璐也行呀。我觉得,在这件事上,你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完全可以锣对锣、鼓对鼓地跟他们当面说,你赚多少钱是你的本事,他只要把自己的账算清楚不就可以了吗?你出面,比我有权威。再说,那江小璐,不是马上就要成为你的丈母娘了吗?”
  
  一听这话,徐艺恨不得骂龚大鹏的娘。他怎么这么愚?如果这件事我自个儿能够跟莫老板或者江小璐谈,还有你龚大鹏什么事呀?徐艺忍了忍,说:“他有钱怎么啦?会无缘无故地给你一个子儿吗?不会。龚老板,你得千万记住了,你不是去找他讨钱的,是去给他送钱的,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我再跟你说一遍,也是大实话,这事我不方便出面,否则,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听明白了吗?”
  
  龚大鹏点头说明白,找个机会从徐艺那儿脱身,拉着张小洁走了。
  
  辛然把外面的东西收拾好了,进来对徐艺说,你和龚老板说的那番话,我可是一字不落地听到耳朵里去了。徐艺说哪番话呀?我本来就没想要瞒着你。辛然说可我老觉得你这样算计莫叔叔,真的有点不太好。徐艺因为龚大鹏斗志不高已经有点烦了,见辛然这么说,便忍不住要替自己辩护,说我再浑也不会算计他。你没做过拍卖你不知道,胜利大厦的拍卖底价,有可能低于评估价的百分之七十。如果我能让莫叔叔按底价成交,他可是捡了一个多大的便宜呀,说实话,如果我把这个机会给另外一个买家,我让他喊我爷爷他都会干。
  
  辛然说:“如果莫叔叔不给你另外的费用,该他捡的便宜还不是一样捡吗?”


  
  徐艺说:“你幼稚呀辛然,如果他不给另外的好处费,我难道不会想方设法把价格炒上去?辛然,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唉,怎么说呢?也许我就没赚那么多钱的命。我让龚大鹏去找他谈,他不是一直回避着吗?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想算计他,他不是还没上钩吗?”
  
  辛然说:“莫叔叔在商界浸淫多年,是不是已经对你有所怀疑了?”
  
  徐艺摇头,说:“我们什么都还没有跟他谈,他怀疑什么?辛然,你别怪我急着赚钱,因为我想要买房。”
  
  辛然说:“我爸不是把房子留给我们了吗?”
  
  徐艺说:“那是你爸的一片心意,也算是你爸给你的嫁妆。可是,如果我们结婚住的是我们自己挣来的钱买的房,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再说了,你还怕钱多了扎手呀?”
  
  辛然说:“能赚钱当然是好事,我只是希望咱们赚的钱,每一笔都来路正当。如果挣的钱不光明正大,不赚也罢。做人做事,得讲规矩。”
  
  徐艺盯着辛然说:“你说我做人做事不够光明正大、不讲规矩?这我就要好好地跟你说说了,你先告诉我,什么叫光明正大,什么叫不光明正大?标准谁定的?谁来当裁判?我相信你一下子答不出来。再说讲规矩,中国人讲规矩,是选择性地讲规矩,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规矩。真正说起来,讲规矩应该有三个层次,一是得先定规矩,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二是得宣扬规矩,以使大家都知道什么叫规矩,知道该怎么玩儿以及坏了规矩以后将得到怎样的处罚;三是遵守规矩,这是一个践行与落实的问题,得利吃亏都得照办。可实际的情况呢?现在大家讲规矩只停留在口头上,或者只要求别人讲规矩而自己讲变通,或者各自讲各自的规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说,这规矩该怎么讲?”


  
  辛然说:“我觉得没你说的那么复杂。既然你要一个标准,那也很简单,能够在公开场合直接说的事,就是光明正大的事,就是讲规矩的事,否则,就值得怀疑。”
  
  徐艺说:“辛然呀,让我语重心长地告诉你吧,这社会,这人,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做生意是这样的,我赚多少钱你别管,你把你自己的账算清楚就行了。至于怎么赚,那就是鸡有鸡道,蛇有蛇路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做生意,有时候跟玩政治是一样的,往往要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钱或控制他人,什么都摆到桌面上谈,那是幼儿园的老师教小朋友。就这个道理人人都懂,龚大鹏都懂,就你不懂。辛然我跟你说,如果我们收了莫叔叔的钱,我们就得替他做事,替他省钱。比如说,不让别的买家跟他竞价,让他以底价买到那幢房子,否则,只要有人跟他抬一次价,一次,他起码就要多付两百万,你明白了吗?”
  
  辛然说:“可是,莫叔叔要是省了钱,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不就要亏钱了吗?”
  
  徐艺说:“做生意,有时候是先把蛋糕做大,再考虑怎么分,有时候是知道蛋糕有多大,再考虑多少人分和每个人分多少。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是国有企业,要亏钱也是亏国家的钱,可咱们的国家多么伟大呀,还怕亏呀?”
  
  辛然惊诧地望着徐艺说:“徐艺,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你说的话。”
  
  徐艺撇嘴一笑,说:“这有什么?辛然,你睁眼看看周围,有几个人不是在想尽千方百计把国家的钱变成自己的钱?庄子同学就说过,‘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你一个小女子,忧国忧民,你忧得过来吗?”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