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3节 第十三章

  早上8点30分,3D拍卖公司的部门经理许达山、办公室秘书小叶、财务部金会计及其他工作人员来到了拍卖会现场,他们统一着装、戴着胸卡,有的摆放着 指示牌、桌椅,有的调试着音响和电子显示屏,看得出拍卖会的准备工作已接近尾声。辛然和张小洁均穿着便装,倒好像是临时请来打杂的。
  
  在这之前,张仲平早已把车子开到了侯昌平楼下。侯昌平当过兵,很有时间观念,八点半刚到便从楼里出来了,张仲平忙从车里出来迎接。
  
  张仲平说侯哥早上好,侯哥挺精神的呀。侯昌平说是吗?我哪天不是这样?我老婆总是说我,说这法官制服都快成我的第二张皮了。张仲平说很好很好,侯哥吃 过早餐没有?侯昌平说吃过了。这个时间对你们这些当老板的来说可能还早,对我们来说,早是上班的时候了。拍卖会是10点钟开吧?那我们还等什么?快走吧。
  
  就在张仲平替侯昌平拉开车门,侯昌平准备躬身上车的时候,一个老太太匆匆从院门口进来,她一边“老侯老侯”地叫,一边朝他频频地举着手里一个装了菜的塑料袋。侯昌平从车里退身出来问,怎么回事呀李大妈?老太太说不得了啦不得了啦,你老婆被菜市场的墙给砸了。
  
  侯昌平和张仲平愣了一下,同时朝外面跑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路上,已有不少人朝菜市场的方向赶。巷子两边的人或三五成群地议论,或望着他们指指点点。不远的地方已经开始传来急救车鸣笛的声音。很多人在抢救被围墙压倒的人员,更多的人在围观。
  
  原来昨天下了一场大雨,菜市场的围墙年久失修,经雨水冲泡,竟然倒了。
  
  侯昌平碰到熟人就问看到他老婆没有,听到有人喊老侯,侯昌平连忙过去,只见他老婆正坐在马路边上呻吟,左腿裤管上尽是血。好几个人围着他,张仲平挤开人群紧跟着进去了。
  
  侯昌平蹲着身子,他老婆一看是他,扑在他身上放肆叫唤起来。侯昌平问伤在哪儿了?他老婆说腿,围墙一倒,屋顶上的梁滑下来砸的。
  
  张仲平也赶紧弓下腰去,和侯昌平一左一右地架着他老婆上了旁边不远的救护车。
  
  侯昌平说:“看来我去不了拍卖会场了。这是拍卖底价,你交给工商局现场鉴拍的人,你赶紧去,要好好把关,这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单业务,拜托你了。”
  
  张仲平接过那个密封的信封,把它揣在裤子口袋里,说:“侯哥放心,我这就去。侯哥身上带钱没有?要不,你先把我的钱包带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侯昌平说:“不用了,你赶紧去会场吧。”
  
  张仲平小跑着回到了老法院宿舍,一上车便给徐艺打电话,问他会场准备好了没有?他告诉徐艺,等下颜若水会自己开车过来,如果他先到,你派人好好接待一 下。徐艺一一答应了。正是上班高峰期,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张仲平卡着时间,希望自己能提前十几二十分钟赶到。没想到开上建国路,马路上开始堵车了。
  
  徐艺走进拍卖会场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陪着胡海洋办理竞买登记手续的曾真,他忙着上前打招呼:“老同学,怎么是你?这位……就是我姨父说的那位买家?”
  
  曾真说:“是呀。怎么,不像呀?”
  
  “等等,”徐艺把曾真拉到一边,问,“你怎么也不先打个招呼?”
  
  “还说呢!”曾真不满地说,“都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也不接。”
  
  “不可能,你什么时候打过我的电话?我怎么会不接你的电话呢?”
  
  “这要问你自己呀。我心里还犯嘀咕哩,心想,你徐艺真牛呀,老板当大了,连老同学都不认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天地良心,我可真没接到你的电话。”
  
  “不用去移动公司查通话记录吧?我跟你说我总共给你打了两次电话,一次关机了。听说你去北京了,估计是在飞机上。一次是辛然接的,我让她转告你,也没见你打电话过来。”
  
  “我确实去北京了。可辛然接了你的电话,没道理不告诉我呀?行,我回头好好问问她,她怎么敢这么怠慢我同学呀?”
  
  “你还是别问了,别搞出你们小两口的矛盾来。”
  
  “我一定得问。请问这位是……”
  
  “噢,胡总,我舅,我亲舅。那天你不是见过吗?”
  
  “啊?是你舅舅啊?”
  
  “啊什么啊?上次在酒店大堂里你见到的就是他。”    
  
  “他真是你舅?”
  
  “怎么啦徐艺?等下你好好看看,看看我们两个是不是长得像?”
  
  “这……他怎么会是你舅?我我我……”

半壁江中文网


  
  这时,胡海洋已经填完了登记表,转过身来,朝徐艺笑笑,点点头。
  
  曾真说:“舅,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这家拍卖公司的老总徐艺,我大学同学。”
  
  徐艺连忙向胡海洋伸过手去:“胡总你好。”
  
  胡海洋说:“徐总你好,咱们见过面,见面的时候你好像情绪不好,好像要跟人打架似的,还记得吗?”
  
  曾真嗔怪说:“舅,别乱说话行不行?”
  
  胡海洋哈哈一笑:“好,不乱说不乱说,徐总,请多关照哟。”
  
  徐艺说:“哪里,是胡总关照我。拍卖会还有一会儿,能不能请胡总到我办公室去坐坐?”
  
  胡海洋说:“好的,谢谢。”
  
  三个人刚到徐艺办公室,张小洁便急匆匆地进来了,她望了曾真和胡海洋一眼,对徐艺欲言又止的。
  
  徐艺问:“怎么了小洁?有话快说。”
  
  张小洁说:“是,徐总。好像出事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