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建国路是这个城市的一条主要交通干道,在平时也是车水马龙,拥挤不堪,这会儿更是被堵得水泄不通。靠近胜利大厦工地的路段上,二三十个人打着标语横幅将双向的车道都占了。正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两边来往的车流无法通行,很快就排成了两条巨大的长龙。不少性急的司机按响了喇叭,有些更是从车上下来探寻发生了什么事,看热闹的群众也纷纷驻足围观,场面混乱不堪。
  
  张仲平也急得不行,把头伸出车窗外往这边眺望。一时交警到了,开始驱散人群,那几十个堵路人员却进入了旁边的胜利大厦,有些甚至爬到了楼上,扯开了白布红字和白布黑字的条幅标语。标语就两条,白布红字写的是:“还我血汗钱”,白布黑字写的是:“我们要吃饭”。
  
  张仲平把头缩回车内,拨通了徐艺的电话:“徐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赶紧派个人到胜利大厦来看看。”
  
  徐艺在电话里问怎么了。
  
  “怎么了?一大帮人堵马路了,现在……”张仲平又抬头看了一眼,“现在已经爬到胜利大厦上去了,打着条幅讨要什么血汗钱呢。”
  
  徐艺说:“啊?姨父,你还是先赶到我这里来吧,这里也有人在闹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仲平说:“怎么搞的?好,我马上过来。”他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小叶,你让彭经理拿着公司的摄像机,赶紧到胜利大厦这里来,有人在胜利大厦上示威。对,你让他把全部过程都拍摄下来。”
  
  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所在大厦的大堂内,同样也聚集了近百号人。他们三五成群,穿着白T恤,上面也写着“还我血汗钱”、“我们要吃饭”等标语。这些农民工模样的人在大堂里蹿来蹿去地引人瞩目,七八个大厦保安远远地看着他们,并无人上来阻拦。
  
  张仲平快步走进大厦,见此情景停顿了一下,便穿过人群直接向电梯口走去。没想到那里也有两个同样装束的人,手里还拿着厚厚的复印资料,见张仲平过来,一个人问道:“先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吗?”张仲平回答:“是呀。”那人迅速将一份资料塞到了他的手中。
  
  张仲平径直走进了徐艺办公室里面的小房间,反手将门撞上,正在里面等他的徐艺站起来,张仲平不等他开腔,劈头就问:“怎么闹成这个样子?”
  
  徐艺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张仲平更是搂不住火。
  
  徐艺的声音也高起来:“我怎么就应该知道?我刚从北京回来没两天。”
  
  张仲平说:“你可是主拍单位,而且,你压根儿就不该在这个时候去北京。”
  
  徐艺说:“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我们得想办法看应该怎么应对。您不是去接侯法官了吗?人呢?”
  
  张仲平呼出了一口气,说:“他老婆在菜市场被倒塌的围墙砸伤了,来不了。”
  
  徐艺说:“要不要把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一下?”
  
  张仲平说:“先等等。颜若水到了吗?”
  
  徐艺说:“还没有。”
  
  张仲平又问:“竞买人呢?竞买人的情况怎么样?”
  
  徐艺说:“有一个竞买人刚报了名,是胡总。”
  
  张仲平说:“我知道,不是我打电话告诉你的吗?”
  
  徐艺却说:“你只说有个买家,没说他是曾真的舅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张仲平看了他一眼,说:“那又怎么样?”
  
  徐艺淡淡地说:“也没怎么样。哦,还有个竞买人,是辛然她爸爸的战友,他昨天就报了名。”
  
  张仲平点点头:“既然有了两个竞买人,就符合法定人数,侯昌平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拍卖会也就可以开了。”
  
  徐艺说:“现在的问题是,会议室里也挤满了穿T恤衫的人,很明显,他们来这儿,就是为了阻止拍卖会。如果我们坚持开拍卖会,事情会不会闹得更大?”
  
  张仲平盯着徐艺,问:“怎么,你害怕了?”
  
  徐艺把眼光挪开,摇头道:“我不知道。”
  
  张仲平仍然盯着徐艺,又问:“那你知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徐艺很快看一眼张仲平,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张仲平说:“那你估计呢?”
  
  徐艺说:“谁跟这次拍卖会最有关系,并且他的利益最可能受到影响,就可能是谁。”
   内容来自半壁江
  张仲平说:“你是说龚大鹏?”
  
  徐艺说:“龚大鹏?我没说呀。”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