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颜若水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时代阳光拍卖公司,他坐在徐艺办公室的沙发上,而张仲平则斜坐在他的旁边。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颜若水问。
  
  张仲平说:“不瞒你说,这事很蹊跷,也很窝囊。事先没有一点迹象,到现在,我和主拍单位都还不知道那些闹事的人是哪路来的神仙。”
  
  颜若水说:“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张仲平说:“我从大堂上楼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些人,不像很有情绪的样子,倒像是被人花钱请来的,所以,我估计,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颜若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是吗?要不出大事才好呀。”
  
  这时张仲平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屏幕,立刻接电话,“你看清楚了,带头的真是何宝?行,你不要离开,继续在那儿拍摄。”他挂了机,转头对颜若水说:“有眉目了。”
  
  颜若水还没说话,张仲平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曾真打来的,她说:“我给你发了条彩信,接收一下。”很快信息提示铃声响,张仲平的手机彩屏上出现了何宝的头像。


  
  张仲平对颜若水说:“基本上可以确定了。”
  
  颜若水哦了一声,道:“你快说。”
  
  张仲平正要开口,徐艺推门进来,后面跟着颜若水的秘书小余。徐艺快步走向颜若水,伸出手来道:“颜总您好。”
  
  颜若水站起来跟他握了握手,似笑非笑地说:“你好呀徐总。你这里很热闹呀,要是每次拍卖会都来这么一下子,恐怕没几个人受得了吧?”徐艺干笑着,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张仲平在一旁解围道:“嗯,这事我有责任。徐总第一次组织这么大标的的拍卖会,出点小插曲在所难免。”他又转头对徐艺说:“我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徐艺愕然:“您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张仲平说:“对,时间不等人,要不然,我来负责处理?”
  
  徐艺打了个愣,机械地说:“啊?你来负责处理?好好好。”
  
  张仲平说:“那我们就请幕后主角上场。”他按下徐艺办公桌上座机的免提键,拨通了龚大鹏的手机号码。
  

  “嘟——嘟——嘟”地响了三声,电话通了,张仲平没吭气,龚大鹏的大嗓门好像要从里面直冲而出:“又有什么事?”
  
  张仲平这才接腔:“龚老板,你好大的嗓门儿呀,我是张仲平呀。”
  
  龚大鹏在电话里一顿,马上热情地说:“是张总呀,我还以为是……那个……谁呢。张总找我有事吗?”
  
  张仲平回头看着颜若水和徐艺笑笑,又对电话说:“能请龚老板到徐总办公室来一下吗?……好,我等你。”
  
  这时有人敲门,徐艺开门,两个穿工商制服的干部出现在门口。徐艺啊了一声,连声说:“王科长,马副科长,请进请进,请坐请坐。”
  
  王科长摆了摆手,说:“徐总,你们在工商局备案的开会时间是上午10点,拍卖公告上打的时间也是上午10点,现在这种情况,能按时开吗?”马副科长也说:“如果不能按时开,拍卖会可能要被取消的。”
  
  张仲平走过去说:“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准时开会。”他把那个信封拿出来,说:“呶,这是法院给的拍卖底价,还没开封。”
  
  王科长说:“那好。听说大堂里、会场上到处都是人,时间不多了,你们能做到吗?”
  
  张仲平点头说:“差不多吧。”
  
  龚大鹏装作行色匆匆地赶来,一到就故作惊讶的样子,他把张仲平拉到一边,说这个事他完全不知道,但事关他自己的利益,他有义务配合张总将这些人劝离。张仲平也不与他争辩,眼下当务之急是赶紧恢复秩序,使拍卖会能够按时举行,至于别的事,会后再理论也不迟。他拉着龚大鹏的胳膊朝聚集在拍卖会场门前的人群走过去,好言好语劝大家离开。
  
  龚大鹏更是对着那群“讨债民工”打躬作揖:“父老乡亲们、兄弟们,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大家有什么事,跟兄弟我说。”
  
  一个头上留着青茬的年轻人瞥了他一眼,说:“你是谁呀?”
  
  龚大鹏呵呵笑着:“兄弟我是鹏程房地产建筑公司的董事长,请各位卖兄弟我一个面子,大家伙散了吧。”
  
  另一个人接腔道:“我们不认识你,凭什么听你的?你多大的面子呀?”
  
  张仲平没想到龚大鹏说话居然不起作用,他皱了皱眉,走上前来说:“大家听我说……”话刚出口就被那留着一头青茬的年轻人打断了,“你说个鸟啊,谁认识你?不还我们的血汗钱,你们就别想把楼卖了!”

  
  又一个“民工”慢悠悠地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老板让我们在这里坚守一天,我们就坚守一天。除了他,我们谁的话也不听。”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