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张仲平盯住他,问:“那你告诉我,你们老板是谁?我直接跟他说。”
  
  那人呵呵一笑说:“你想知道吗?”
  
  张仲平点头道:“对。”
  
  那人说:“就不告诉你。大家伙说,对不对呀?”
  
  一帮人嬉笑着起哄:“对。就他妈不告诉他。”
  
  张仲平不再说话,他拉着龚大鹏走到一边,对他说:“龚老板,现在这个局面,你必须想办法解决了呀。”
  
  龚大鹏苦着脸说:“张总,我是很想解决啊。可……这些人是何宝叫来的,他们只听何宝的。”
  
  “何宝在哪儿?赶紧叫他来呀。唉,他就是赶过来也来不及了。现在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这不是闹着玩的,警方完全可以以涉嫌扰乱生产和社会秩序进行处理,完全可以采取拘留等措施。”
  
  “啊,真的可以抓人呀?”
  
  “当然是真的。龚老板,你有什么话不可以好好说,干嘛要用这一损招?”
   半壁江图书频道
  龚大鹏嗫嚅着说:“又不是我的主意。”
  
  张仲平追着问:“那是谁的主意?”
  
  “这个……这个……嗯……”张仲平不动声色地逼视着他,龚大鹏吭哧了半天,终于说:“徐艺。”
  
  张仲平说:“徐艺?徐艺他学法律的,他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呀。”
  
  “所以,他自己不出面,让我冲到前面。”
  
  “真是这样?”
  
  “兄弟我对朋友从来不说假话,这真是他的主意。”
  
  张仲平接着问:“他想干嘛?”
  
  龚大鹏又开始吭哧了:“这个……嗯……这个……”
  
  张仲平叹了一口气,贴心贴肺地说道:“龚老板,老龚,你是做生意的,不能像鞭炮似的一点就着,否则,那成什么了?炮灰呀?”
  
  龚大鹏想了想,说:“好,张总,我干脆什么都跟你说了吧。徐艺想跟莫老板达成交易,他按拍卖底价把胜利大厦卖给莫老板,作为交换条件,他能够从莫老板那儿再另外收至少一两百万,他说这些钱由我和他平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张仲平说:“莫老板同意了?”
  
  龚大鹏说:“徐艺说他自己不方便出面,让我去谈,可人家莫老板根本就不愿意跟我见面。”
  
  张仲平大脑飞快地运转着,似乎有些明白了,忙问:“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龚大鹏说:“徐艺想让今天的拍卖会开不成,让我再找机会跟莫老板接触。”
  
  张仲平说:“你说的真是……真的?”
  
  龚大鹏说:“兄弟我可以发誓,绝没有半句假话。”
  
  尽管张仲平原本对徐艺在背后神神秘秘的动作有过怀疑和揣测,心理上也做了相当的准备,但现在从龚大鹏口里得到了证实,他的心中还是被震了一下。张仲平恨恨地说:“这个徐艺,简直利令智昏,这么蠢的主意也想得出来。”
  
  龚大鹏问:“张总,现在怎么办?”
  
  张仲平沉吟半晌,问龚大鹏:“何宝请这些人,每个人给了多少钱?”
  
  龚大鹏说:“一百。”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张仲平说:“我这里带了两万块钱,一人两百,你去让他们先散了。”
  
  龚大鹏说:“可是……”
  
  张仲平不耐烦地说:“还可是什么?别再磨蹭了,这些人如果散晚了,只要一过10点,你就是想开拍卖会,工商局的也不会让你开。”
  
  贵宾休息室里,胡海洋坐在房子的一端玩手机。张小洁进来续水,胡海洋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却什么也没有问她,反而跟她聊起了闲篇。而另一端江小璐和莫 老板坐在一起说悄悄话。江小璐看了看正谈得热烈的胡海洋和张小洁,侧身轻轻地问莫老板:“要不要打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告诉运年?”莫老板抬眼看了看胡海洋和 张小洁,低声说:“要。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打电话。”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龚大鹏再次来到拍卖会场前面的人群前,把那个留着青茬的年轻人拉到一边,先塞给他几百块钱,又把何宝的名字说了,让他跟自己一起发钱把那些“讨债民工”遣散了。那年轻人没想到有这等好事,很快便把人遣散了。
  
  拍卖会宣布按时进行,工作人员、工商监拍人员进入各自指定位置,而胡海洋独自坐在一边,江小璐和莫老板坐在另外一边。张仲平则陪着颜若水和小余、龚大鹏坐在一起。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台上,许达山开始主持拍卖会:“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由时代阳光拍卖公司和3D拍卖公司联合举办的胜利大厦拍卖会,现在开始……”
  
  莫老板很认真地听许达山宣读拍卖会规则、介绍拍卖标的。当许达山宣布拍卖起拍价时,他不禁“哦”了一声,侧身小声对江小璐说:“起拍价只有评估价的七折,太诱人了。”
  
  江小璐说:“可是,运年在电话里让我们放弃。”
  
  莫老板稍稍犹豫了一下,点头说:“我们听老大的,只是……便宜了那边那位。”说着他望了胡海洋那边一眼。胡海洋正襟危坐,气定神闲。
  
  拍卖会已经正式开始,许达山报价:“起拍价4200万元,有意者请举牌。”
  
  胡海洋举起8号牌
  
  许达山将手向胡海洋这边示意:“8号出价4200万元,每次加价100万元,有出价4300万元的吗?……4200万元第一次,4200万元第二次,4200万元第三次,成交!”他将锤子敲了下去,“恭喜8号以底价买到了胜利大厦,恭喜。” 半壁江中文网
  
  颜若水不发一言,起身拂袖而去,小余紧随其后。
  
  张仲平忙起身追赶:“颜总,颜总……”
  
  快走到门口的颜若水忽然止步,回头淡淡地说道:“张总,我有事先走一步,我们换个时间再聊,好吧?”张仲平只好尴尬地停下,说道:“那……好吧。”
  
  拍卖会全部结束,徐艺、辛然送走工商局的干部,很快回到会场,莫老板、江小璐还没有离开。徐艺问:“莫老板怎么没举牌?”莫老板说:“这个这个……我 们回国内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平安,今天这个阵势,老实说,把我吓着了。”徐艺眉毛一挑,说:“是吗?我可真没想到。”莫老板遗憾地说:“徐总,我虽然不 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你们做拍卖公司的,要多替竞买人考虑,应该把所有的隐患都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运作得好,我估计,多出一两千万不成问题,可惜 了。”江小璐说:“徐总、辛然,你们去招呼别的客人吧,我们先走了。”辛然拉住她说:“要不然,一起吃了饭再走?”江小璐摇头说:“不用了,时间还早,我 们先走了。”她又感叹道:“没想到这么大一宗标的,不到5分钟就拍完了。”辛然说:“那好吧。嗯……我爸爸……麻烦你照顾了。”江小璐笑笑,拍了拍她的手 背:“他很好,你放心,我们会互相照顾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胡海洋自然是兴高采烈,能这么顺利,而且是以底价拿到胜利大厦,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他笑呵呵地走过来说:“没想到,真没想到呀。张总,徐总,把你们两家拍卖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留下来,我请客。”徐艺说:“那怎么行,应该是我们请胡总。”
  
  胡海洋手一挥说:“该我请该我请。你知道吗?我给自己设定的心理价位是6000万,今天上午我等于赚了1800万啦,我得好好请请你们。”徐艺抱歉 说:“刚开完会,公司有不少事要做,要不,就请张总,我姨父代表我们公司参加算了?”胡海洋问:“徐总是不是还有别的安排?”徐艺点头说:“是。”胡海洋 遗憾地说:“那……就不勉为其难了。”
  
  龚大鹏也没有走,他见张仲平和胡海洋在一起,便慢慢蹭了过来,呵呵笑着唤了一声张总。张仲平回头看是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连连招手道:“来来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胡总,这位是龚老板。”
  
  龚大鹏忙向胡海洋伸出手:“胡总您好。小姓龚,胡总真是令人仰慕呀。”
  
  张仲平说:“龚老板是这件案子的申请执行人,也是胜利大厦的建筑承包商。” ]3 `. u7 p* T. |' |/ f. y, S8 D
  
  胡海洋握了龚大鹏的手:“好好好,一起吃饭一起吃饭。”
  
  这时龚大鹏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脸色一下变了:“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何宝……何宝他到底怎么啦?啊?快说,你快说呀!”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