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莫老板和江小璐离开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直接回了野猪林野生动物园。
  
  周运年独自一人在莫老板给他专设的那间书画室内运笔挥毫,写的是李清照词中的一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字体酣畅奔放。莫老板和江小璐进来,周运年并未抬头,直到将“去”字收笔,方退后一步,审视良久,说道:“李易安性子柔中带刚,因此她的词既有‘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小女人姿态,也有‘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阔大意境和浪漫豪情。嘿,可惜想要超脱那个龌龊的社会去到自由的仙山,只能是词人一种不切实际的想象罢了。”
  
  莫老板赞道:“老领导的字是越见功力了。九万里风鹏正举,好!指导员如今来到省城,正是大鹏驭风扶摇上啊。”周运年不答,搁笔擦手,然后端起画案上的温茶抿了一口,分别看了江小璐和莫老板一眼:“拍卖会怎么样?”
  
  莫老板冲江小璐一点头,让她说。江小璐说:“拍卖起拍价是4200万。按照你的意见,我们并没有举牌。胜利大厦被另一买家以底价拍到了。”
  


  周运年点点头说:“不参加举牌是对的,那栋楼太邪乎了,我刚得到消息,今天上午又摔死了一个人,他去扯挂在脚手架上的标语,一脚踩空了。加上跳楼的左达,短短两个月时间,已经出了两条人命了。”
  
  江小璐说:“今天上午那些闹事的人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现在死了人,到底怎么回事,应该会查个水落石出吧?”
  
  莫老板迟疑了一下,说:“要跟徐艺没有关系才好。”
  
  周运年说:“嗯?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莫老板说:“死人的事我刚才也听说了,听说是龚大鹏的手下,这个龚大鹏,徐艺曾派他找过我,我让小璐接待的。我始终不明白,徐艺如果要找我,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联系。哎,我真担心他跟那个死人有牵扯。”
  
  “那几天他跟辛然去了北京。”周运年沉吟道,“他这个时候去北京还真是蹊跷。而且,凭你们这么熟的关系,他完全可以直接跟你打电话。难道说……”
  
  莫老板斟词酌句地说:“不,目前我不敢肯定说徐艺有什么别的企图,不过我有个直觉,觉得徐艺这小伙子似乎……心机太重,我怕辛然跟他……但愿我多虑了。”
  
  周运年问:“小璐,你觉得呢”?
  
  江小璐眼睛一低:“我……我说不好。”
  
  周运年不禁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胡海洋在徐艺公司所在大厦一层的酒楼定了一个大包间,请张仲平、曾真以及两家拍卖公司员工一起吃饭。曾真刚刚在胜利大厦做完采访,跟台里同事交代完毕后便匆匆赶了过来。现在饭桌上的话题自然是她的“新闻播报”,末了她对胡海洋说:“大家都下来了,以为没事了,那个领头的……叫何宝,却莫名其妙地从楼上摔了下来。舅,你说,那栋楼,会不会不吉利呀?”
  
  胡海洋说:“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封建迷信的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也许正是这些鬼鬼神神的东西,让别的买家打了退堂鼓,让我省了一两千万哩,对不对呀,张总?”
  
  张仲平心事重重的,见胡海洋问起,便点头说:“我也不相信有什么鬼鬼神神的东西,即使有,也要看碰到谁,要是碰到钟馗,那些牛鬼蛇神也没办法。曾大记者,你就放心吧,你舅充满阳刚之气,不怕什么妖魔鬼怪。”
  
  胡海洋说:“说得好。不过,传统文化中的风水学,也是有道理的,也是要讲究的。没事,到时候我再请香港的大师过来看一看,化解化解。”
  
  张仲平叹了一口气道:“但愿今天这事纯属意外。”
  
  胡海洋想起如此顺利拿下胜利大厦,兴奋之情依然不减,说:“管他意外不意外,今天,我是志在必得。我早就把‘擎天柱’酒带来了,服务员,给我们满上。”
  
  张仲平率先举杯:“今天是胡总的喜事,我再开一次戒。祝胡总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胡海洋高兴地说:“好,够朋友。来,大家一起干。”
  
  省人民医院太平间门口的走廊上,徐艺和龚大鹏两人吵成了一团。龚大鹏接了电话赶去胜利大厦,谁知警察和急救车早已赶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何宝已经被拉去医院,医生做过检查,明确宣布何宝在到达医院之前就已经死亡了。龚大鹏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便给徐艺打了电话。徐艺大吃一惊,他知道这件事情自己脱不了干系,连忙也赶了过来。
  
  何宝高中未毕业就一直跟着这个叔叔在社会上混饭吃。这么些年以来,他跟着龚大鹏吃过香的喝过辣的;也跟着龚大鹏挨过苦受过累甚至背过黑锅。做建筑这一行,黑白两道都要混得开,上下两头都得吃得香。龚大鹏作为公司老板,跟上头打交道多,而何宝是个社会人,解决下头的问题主要靠他实际在办。现在何宝死了,龚大鹏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个亲人,更是失去了一条重要的臂膀,他如何不悲?如何不怒?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