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章

  龚大鹏说:“徐艺,我可一直把你当朋友,你要这么不仁义,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徐艺说:“你想怎么样?”
  
  龚大鹏说:“如果你不对何宝的补偿问题表个态,你信不信我把他的尸体扛到你公司里去?我不信你的拍卖公司还开得下去。”
  
  徐艺起身拍了拍屁股:“龚老板,看在你比我大十几岁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话,不要动不动就威胁别人。没有谁是被吓大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龚大鹏一把扯住他说:“你想开溜?你也不问问老子的拳头答应不答应。”
  
  徐艺一使劲挣脱了龚大鹏的拉扯,龚大鹏红了眼睛,“你他妈的……”他右拳向徐艺的脸砸去,徐艺一闪,左脚下意识同时蹬出,正中龚大鹏的小腹。龚大鹏连退两步,坐在了地上。他捂着肚子,半晌才说得出话来:“徐艺,你他妈下手太狠了。”
  
  徐艺生气地看着他说:“打死你我都是正当防卫,不下手狠,倒在地上的可就是我了。我告诉你,我要不是手下留情,你早就给废了。我可是正儿八经练了几年跆拳道的,你是我朋友,我只是想让你冷静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龚大鹏仍然嘴硬:“倒退几年,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徐艺笑了,伸出手去拉他起来:“你这样说,等于承认你输了。你想在上流社会混,别想靠拳头说话,得用脑子。”
  
  龚大鹏说:“还说呢,就是你的脑子用多了,才惹出了这些事端来。”
  
  徐艺说:“这能怪我吗?谁他妈想到会阴沟里翻船?”
  
  龚大鹏说:“别说那么多,你说,我们的事到底怎么办吧?”
  
  徐艺说:“算我倒霉,你借的那20万,我不要了。”
  
  龚大鹏说:“你得再加……30万。”
  
  徐艺怒道:“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呀?凭什么?”
  
  龚大鹏说:“凭何宝死了,你还活着。凭你一单业务就轻轻松松地赚了一两百万。凭你要是不贪心就什么事也没有。快点答应,免得我后悔。老子打不赢你,但如果老子下了决心一辈子缠着你,让你再也做不成这样的好事,我可做得到。”
  
  “我可真他妈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徐艺无奈地摇摇头,他想了想,又说,“好,我答应你。但在这件事上,你得自己一个人扛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龚大鹏说:“我一个人扛?怎么扛?”
  
  徐艺说:“对别人怎么说,你得听我的,哪怕是我让你背点黑锅。你别缠着我,也别到外面乱说话。只要你乖,答应你的事,我保证兑现。你等着我的话。”
  
  徐艺说完撇下龚大鹏扬长而去。
  
  胡海洋的饭局散了,曾真回台里,张仲平也有事先走一步。张小洁扶着微醺的胡海洋出来,她体贴地对胡海洋说:“胡总,您喝酒就别开车了,我替您打个车 吧?”胡海洋说好好好,不开了,不过不敢劳烦小张美女,我自己打车。他走向路边,张小洁摇手跟他说再见。胡海洋忽然回过头说,还能再见吗?张小洁一怔,说 胡总您什么意思?胡海洋忙说,没什么意思,人生很多次要说再见,可是人生有很多人见过一次就没再见了,但也说再见,我是想,你我之间好像不属于后一种,我 们还是要见的,对吗?张小洁微笑说当然,如果胡总有时间,我是非常愿意交上胡总您这样的朋友的。胡海洋说,你这话是真心的吗?张小洁又是一怔,说当然了, 我说得不够真诚吗?胡海洋笑笑说,真诚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张小洁一脸疑惑地说,做出来的,怎么做啊?你教教我。胡海洋说,那你要再次见到我,至少 我们要把彼此的联系方式留给对方吧?张小洁从怀里掏出他的名片说,我已经把您的联系方式牢记在心里了。胡海洋说,那作为交换,你也应该把你的联系方式让我 牢记一下吧?张小洁歉然一笑说,对不起,我忘了随身带名片,我的电话号码是……却见胡海洋直接一伸手,来,把它写在我手心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张小洁愣住,说:“这不合适吧?”
  
  胡海洋说:“有什么不合适?我要把你号码抓在手里,希望用这种方式把你也抓在手心。”
  
  张小洁看着胡海洋,踌躇了一下,还是害羞地用笔在胡海洋手心里写下了自己的电话。
  
  张仲平拎着水果去了侯昌平家。开门的是侯昌平,他把张仲平让到沙发上坐下。又到里屋跟老婆说了几句,这才出来。
  
  张仲平关切地问:“嫂子没什么事吧?怎么就从医院回来了?”
  
  侯昌平说:“没什么大碍,就是脚给砖头砸了一下,医院检查也没伤到筋骨,回来休息几天就好了。”
  
  张仲平说:“还是在医院多观察两天,要不要我找下关系……”
  
  侯昌平摆了摆手,说:“我听说,胜利大厦的拍卖出了点状况?”
  
  张仲平说:“有惊无险,可以说基本上正常。只不过……”
  
  侯昌平问:“怎么啦?”
  
  张仲平说:“又从胜利大厦楼上摔下来一个人,摔死了。”

半壁江中文网


  
  侯昌平惊道:“啊?都这样了,你还说有惊无险、基本上正常?”
  
  张仲平说:“问题是,这个摔下来的人跟胜利大厦几个当事方都没有关系,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
  
  “一条人命呀,怎么可能跟胜利大厦没有一点关系呢?死者家里还有什么人?会不会找我们法院闹事?”侯昌平神色凝重。
  
  张仲平说:“这个这个……不好说。按道理来讲,应该不会。在拍卖胜利大厦的事情上,法院完全是依法执行,并无任何过失和不当。”
  
  侯昌平说:“那这个人爬到胜利大厦上去干嘛?他是疯子呀?”
  
  张仲平说:“这个……”
  
  侯昌平说:“仲平老弟呀,这件事情我看没那么简单,你我都要做好接受调查的思想准备。包括你那合作伙伴,什么公司呀?哦,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我们要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张仲平连连点头,说:“是是是。不过,话说回来,人死不能复生。在保证处理好后事的前提下,如果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实对大家都有好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侯昌平思索了一下说:“你们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以两家拍卖公司的名义向法院写个书面报告。”
  
  张仲平说:“好的。其实,情况已经很清楚了,就是他自己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的。我完全可以对我的说法负法律责任,因为我们公司的彭经理正好把当时的情景用摄像机拍了下来。”
  
  侯昌平看了他一下,眼里流露出些许肯定之意:“哦,是这样。只要跟你们拍卖公司没关系,事情还好说一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