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第十章

  徐艺丢下手头的一切,不久便毕恭毕敬地站在了鲁冰面前,鲁冰半点也没有请他坐的表示,他埋在案卷里忙自己的事,完全把徐艺晾在了那里。徐艺尴尬地杵在那儿,见鲁冰杯子里茶水空了,忙端过来去续水。
  
  “你放下。”鲁冰从案卷里抬起铁青着的脸,毫不客气地训斥,“你看你干的事。给你争取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干得这样乱七八糟的,你叫我怎么说你?”
  
  “鲁叔叔您怎么说我都行。”徐艺唯唯诺诺地说。
  
  “冲击拍卖会场,堵马路,死人,一场拍卖会,你来了一次三级跳,你也太能耐了。”
  
  “鲁叔叔您尽可以骂我,但这笔账,不能算在我头上。”
  
  “你好像还挺委屈?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徐艺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把话说出来,别藏着掖着的。”
  
  “我不知道事情是怎么起来的,但我知道事情是怎么平息下去的。”
  
  “快点说。”鲁冰不耐烦地催促道。
  
  “张总,我姨父,通过龚大鹏给每个闹事的人发了两百块钱。”
  
  “哦?”
  
  “其实,当时完全可以有另外一种处理方式,就是暂时不开拍卖会,把事情查清楚了再开。我跟他提过这个建议,结果被他骂了一顿。”
  
  “你怀疑张仲平幕后操纵了这件事?”
  
  “我可没这么说。”
  
  “那你想说什么?”鲁冰盯着徐艺。
  
  “3D拍卖公司在这件事上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不敢说。但这件事我不想闹大,辛然他爸当然也想早点平息这件事,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是呀,周副市长想得对,稳定压倒一切,能够息事宁人当然是最好的。你做得到吗?”鲁冰听说周运年有这样的要求,自然非常支持。
  
  “死者是龚大鹏的侄儿,除了龚大鹏已经没有了别的亲人。也许,给龚大鹏一点钱,他也不至于太乱来,毕竟,他们是无理取闹在先。”
  
  “钱由谁来给?由法院给?”
  


  “法院当然不会给,也不能给,我建议从拍卖公司的佣金里面出,为这事,我愿意陪姨父一起吃点亏。”
  
  鲁冰点了点头:“一定要把善后处理好,宁肯少赚点钱,也千万别出什么乱子。”
  
  徐艺赶紧说:“明白。”
  
  鲁冰又补充说:“这事法院不便出面,一出面,性质就变了,好像法院就有了责任似的。你跟3D拍卖公司协商好。”
  
  徐艺连连点头,说好的。
  
  张仲平用钥匙打开曾真家的门。他左手抱着一个现代瓷艺术花瓶,右手抱着一簇花。曾真连忙跑过来把他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张仲平在门口换好拖鞋,走到沙发前瘫坐下来。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冗长的韩剧。张仲平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个不大的空间已经完全变了样子,那些乱七八糟的照片、器材、文件资料都已清理干净,到处弥漫 着一股家的味道。张仲平在心里感叹,爱情是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尤其是女人。再强势的,或者说职业化程度再高的女性,在爱情的滋润下,都是乐于激发自己 的本性,做一个幸福的小女人的。
  
  曾真把花插在花瓶里,洗完手回到房间,坐在沙发上,让张仲平把头枕在自己大腿上,替他按摩头部太阳穴。
  
  “累了吧?”曾真揉着,轻声问道。
  
  “是呀,好像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累过。”张仲平半眯着眼睛,懒懒地回答。
  
  “你要不要到床上去休息一会儿?”
  
  “不用了,就这样躺几分钟吧。呀,真舒服。你累不累?”
  
  “不累,这样子,我觉得你倒像是我的孩子了。这感觉有点奇怪,但我很享受。”
  
  “母爱泛滥。”张仲平笑说。
  
  “不行呀?”曾真嗔道。
  
  “行行行。”张仲平眼皮子重得不得了,随口答应。
  
  “人要真能返老还童就好了。”曾真感叹了一句,低头再看,张仲平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曾真轻轻地梳理他的头发,怜爱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伸手拿过遥控器,关上电视机。
  
  张仲平的手机响起,他连忙起来接电话。
  
  “哦,山洼,是你呀?什么?等着工程款?我知道,你别老催,我自有安排。”

  
  张仲平挂机,使劲伸了一个懒腰。
  
  曾真问:“你赞助那个学校,真没跟她说呀?”
  
  张仲平说:“你是说唐雯?没有。”
  
  曾真又问:“为什么不跟她说?”
  
  张仲平摇了摇头:“也许,这不过是我的一个心结。”
  
  曾真说:“也就是说,你这样做更多的是为了纪念夏雨?”
  
  张仲平说:“可能吧。”
  
  曾真说:“你怕教授吃醋?”
  
  张仲平想了想,说:“好像也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事跟她好像没关系似的,开头也想过要告诉她,却一直不好怎么开口。等到事情已经开始做了,再去说,又觉得别扭。”
  
  曾真说:“只是……我如果设身处地地替教授着想,要是知道你背着我做了这么一件大事,会有说不出的凄凉。”
  
  张仲平转过头来看着她:“凄凉?你怎么会替她觉得凄凉?”
  
  曾真说:“首先,那也是她留下青春记忆的地方,按照你跟她的关系,那也是她初恋的地方;第二,她会想不明白这事你为什么要瞒着她。你们现在还是……夫妻呀。”
  
  张仲平说:“她会这样想吗?”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