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第十一章

  曾真说:“应该会。作为外人,通过这件事,我甚至无法评估你跟她之间的感情,我会猜测你们之间已经有了二心。”
  
  张仲平一笑,说:“有没有二心,你不知道呀?”
  
  曾真说:“别打岔。反正……我会觉得这事怪怪的。”
  
  张仲平说:“你做惯了记者,是不是养成了对什么事都要刨根问底的习惯?这不好。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你也没必要想那么多。”
  
  曾真说:“都说女人恋恋不忘的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而男人最珍惜的是自己最后的女人,你却似乎一直爱着夏雨?”
  
  张仲平说:“这也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曾真说:“那你试着给个答案嘛。”
  
  张仲平:“什么答案?”
  
  曾真说:“我想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跟夏雨有关。我是不是沾了夏雨的光?”
  
  张仲平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也许是,也许不是。跟你在一起我有一种幸福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很轻松、很享受。”
  
  曾真说:“是不是好像又回到了跟夏雨在一起的日子?”
  
  张仲平说:“你别揪住不放好不好?”
  
  曾真说:“没有呀,我只是怕成了人家的替代品。我不管什么夏雨不夏雨的,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张仲平看着曾真的眼睛:“你肯定跟别人不一样,跟你在一起,我真的有一种幸福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很轻松、很享受。你得相信这一点。”
  
  曾真也看着张仲平的眼睛:“我相信。”
  
  张仲平问:“那……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
  
  曾真说:“让我想想吧。”
  
  张仲平不满地说:“还要想呀?”
  
  曾真笑说:“差不多吧。我也不知道。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没有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发言权,是不是?”
  
  张仲平捏了一下曾真那好看的鼻子:“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还想找人比较一下?”
  
  曾真说:“没有呀。女人跟男人不一样,一般的男人,总是吃着锅里的,想着碗里的,心里还惦记着别人盘子里的。女人的爱情则大多是集中型的,爱你就只有你。必须结束一段感情,才会有新的开始。”
  
  张仲平严肃地说:“今天中午看来是睡不成了,我得坐起来跟你讨论一下男女关系的问题了,我得为广大男同胞辩护。”
  
  曾真说:“躺下躺下,你辩不过的。事实胜于雄辩,你看看你自己,我知道的就有教授、夏雨,你说你是不是吃着锅里的,想着碗里的,心里还惦记着别人盘子里的?”
  
  张仲平一时无语。
  
  曾真说:“怎么,你生气了?”
  
  张仲平说:“没有,只是觉得挺对不起你的。”
  
  曾真说:“跟你在一起是我自找的,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呀。”
  
  张仲平喉咙哽咽了一下,说:“你真是一个……好孩子。”
  
  曾真说:“你得意了吧?最后一个问题,你……最近回到家里,怎么面对她?”
  
  张仲平说:“你指什么?”
  
  曾真说:“她……难道没发现你跟原来不一样了吗?”
  
  张仲平说:“好像没有吧。”
  
  曾真说:“怎么会?要么你太会伪装了,要么她太迟钝了。告诉我,你跟她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
  
  张仲平感觉头大了:“你也太八卦了吧?”
  
  曾真扯了扯他的衣袖:“说嘛说嘛。”
  
  张仲平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说:“不!”
  
  曾真不死心,又问:“那……你还会不会经常对她说我爱你?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这个问题。回答完这个问题就让你睡。你不准糊弄我。”
  
  张仲平说:“说真话,我已经不记得最近一次对唐雯说爱她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想一想,觉得挺对不起她的。”
  
  曾真叹了一口气,说:“你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你这一辈子欠下的情债,怎么还得完?”
  
  张仲平说:“你是说,有些账我得赖是不是?”
  
  曾真斜着眼睛看着他说:“你想赖谁的账?”
  
  张仲平忙说:“不是不是,我是在问你,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曾真说:“谁不自私呢?”
  
  张仲平点头说:“是呀,爱情都是自私的。”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曾真忽然又问:“你爱不爱我?”
  
  这可以说是女人最常考问男人的一道题了。张仲平看过一个笑话,说一个女人问自己的老公这个问题,老公立即回答说爱。结果女人给了他一耳光,说男人想都 没想就回答,一定是口是心非,不真诚。第二次女人又问老公这个问题,男人故意认真考虑了半天,然后才说爱,那女人又大发雷霆,说男人想了半天才说爱,一定 是自己都不确定。第三次女人还问老公这个问题,老公怯怯地问,你觉得呢?女人说,你是不是怕伤害我,所以不敢回答?老公哭了,说媳妇,我是怕你伤害我呀。
  
  现在张仲平轮到了这个几乎每个男人都会被问到的问题,他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反问道:“这是附加题吗?”
  
  曾真说:“你可以不回答。”
  
  张仲平说:“我当然要回答。我爱你。可是,我又老是忍不住要想,我有何德何能,怎么会有这种好运气,能够有资格爱你?”
  


  曾真咯咯笑了:“还是别想了。相信这是真的就行了。仲平,你知道我的感受吗?跟你在一起,我越来越自然,你让我觉得做女人真好,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你,但我觉得我更爱自己了,我似乎第一次发现生活原来这么美好。”
  
  张仲平说:“我能让你更爱你自己,我就感到很欣慰了。你爱不爱我,倒在其次。我希望你保持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
  
  曾真说:“换一种说法,你希望我就这样被你哄骗下去?”
  
  张仲平说:“哄骗?这个词太恐怖了吧?”
  
  曾真微笑着闭上眼睛,长叹了口气,说:“仲平,你别紧张,我愿意被你哄骗。因为……因为我也很享受。”
  
  这时,张仲平的手机又一次响起。他看一下手机,对着曾真嘘了一声,说:“是她。”曾真小声问:“教授?”张仲平点点头,接了电话:“……徐艺?他请我吃饭?不去,你今后少在我面前提他。行了行了,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
  
  张仲平挂机。曾真问:“怎么啦,第一次看见你生这么大的气?”


  
  张仲平说:“哦,徐艺要请我和唐雯一起聚一聚,我不想去。”
  
  曾真说:“为什么?”
  
  张仲平说:“这次为了照顾他,我不仅一分钱没赚,还被他惹出了那么多麻烦,现在我一听他的名字就头大。”
  
  曾真惊讶地说:“这么大一个案子,一分钱都没赚,怎么可能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