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纳斯卡的事实

  我们的地球上有很多“天神”留下的线索和遗迹,现在我要说的是最经典的例子也是遭到最多争议的一片土地,即位于秘鲁利马南部的纳斯卡区域。也许我的读者认为我又要开始老生常谈了。那些尖酸的评论家要该发出评论,但是这对我无甚影响,因为“评论家是一只母鸡,当别的鸡下蛋时,他们争着打鸣。”我不想愚弄读者,不过我认为现在是合适的时机对纳斯卡区域做个合理的解释。
  
  17年前,我在《回忆未来》中写道:“我们在空中俯瞰纳斯卡区域,清楚地看到了一个飞机场的形状。”“这个飞机场是土著人向天神发出信号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的行为,他们向天神发出邀请,并随时候命。这样的理解是正确的吗?飞机场的建造者熟知几何造型,莫非他知道天神需要什么样的降落地点?”
  
  我的这番言论引起了学术界的轩然大波,他们对我的解释不屑一顾。我在和他们第一次进行正面交锋的时才发现,其实这些批判者并不是我所述为何物。这就像要将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推上断头台。事实上,我占据了有利位置,所以他们的企图并不能如愿。
  
  但我还是无可救药地卷入这场风波中。现在我还要力争将正确的情况反映给所有读者。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一引起争论的区域位于利马南部,从空中俯瞰这片区域,可以看出一些形状。事实上,距今1500年都没有人发现纳斯卡区域有什么异常,直到1939年长岛大学的保罗教授在飞机上向下眺望时意外地发现了这些形状。保罗教授有一次乘坐一架运动型飞机飞临秘鲁城市纳斯卡和帕尔帕之间,他看到了一片赭红色的土地和贯穿其间的高速公路。保罗教授受邀参加这次航拍,是为这片60公里长的地带描绘地图。偶然间他发现在这片土地的深棕色背景下有一些浅色的区域。飞机沿着这些线条继续行进,他忽然觉得这篇区域的形状像一直蜘蛛。保罗教授将飞机下降了500米以便看得更清楚,没错,这的确像一只刻画在地面上的蜘蛛。紧接着,他看到了其他图形:有一个卷曲尾巴的猴子、一只鱼和一蜥蜴。在一个陡峭的指向天际的山坡上他发现了一个30米长的人形,它拥有两张脸和一个光环笼罩的身体。
  
  保罗教授沿着河渠和水道继续探寻这篇土地,展现在他面前的是地面上一个巨大的神秘莫测的图形。忽然他联想到飞机场的形状,他立刻咨询了考古学家,因为他认为只有现代人才可能修建出飞机场。
  
  人们开始了苦苦探索。他们试着在纳斯卡区域附近找到蛛丝马迹,但一直未果,为什么这里的街道并行排列,而又突然中止? banbijiang.com
  
  在纳斯卡区域出现了很多梯形图案,所以人们质疑是不是因为当地土著人对多边形有种崇拜心理,但是随着更多其他形状的图案被发现,比如说螺旋形和动物图形,这样的想法不攻自破。
  
  1946年德国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瑞切尔教授和保罗教授会面,瑞切尔立刻被纳斯卡区域中这些奇妙的图案吸引住了,于是加入到研究的行列中。她搬到纳斯卡区域附近,开始系统地测量这些图形和直线。三年以后她和保罗教授一起出版了一本书《秘鲁沙漠中的古老图画》。
  
  转眼间40年过去了,瑞切尔教授的研究得到了相关机构和秘鲁空军的支持。她目前仍然居住在纳斯卡的图瑞思特宾馆,为了表彰她对纳斯卡区域研究做出的努力和贡献,秘鲁政府让她终身免费使用一间住房。
  
  那众多科学家这40年的研究有没有成效呢?人类的这个未解之谜有没有解决呢?
  
  一开始热瑞切尔教授认为这些线条是按照天空中星座的位置排列的。因为在冬至日和夏至日时有两条线是和指南针的位置完全吻合的。
  
  在专业文献和一些电视新闻中我得知,纳斯卡区域内的神秘图形都是动物的形状。这一论断是错误的。在这篇土地上存在最多还是类似飞机场跑道的线条,他们的宽度有从30到50米不等,长度都达到了2千米。在这些跑道旁间或者旁边有许多一米多宽的小线条,他们从四面八方聚拢到主干道上来。这些小线条甚至延伸道山坡上。为了说明它的错综复杂,我必须指明的就是,有些小线条和跑道成直角交叉并延伸到很多条主干道上去。从一个离纳斯卡区域不远的山坡上,50多条小线条呈发射状延伸到四面八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小线条和主干道交错排列,而不同宽度的线条组成了鱼、鸟、蜘蛛、猴子以及人等不同形状的图案。由于空间有限,所以这些动物图形都是缩小版的,鱼图形有25米长,蜘蛛长约46米,而猴大约50米长,只有鸟图案面积最大,它的翅膀的宽度有110米而身体的长度有120米,鸟嘴长达250米。
  
  如果没有瑞切尔教授和她的助手们的精心维护,这些在纳斯卡区域的动物图形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清晰明显。由于跑道和小线条被深深地刻画在地面中,所以人们不用费心保护,仍然可以在空中看得一清二楚。由于动物的造型不同,所以人们认为它们是不同时期的土著人的作品。
  
  纳斯卡区域的这些图案是人类智慧的结晶。马森教授称这些图形表现出了崇高的神性,是为吸引天神的注意力而刻。
  
  业余考古学家伍德曼质疑,由于这些巨大的图形只能从空中看出究竟,那远古时期的土著人是如何观察它们的呢?科学家一致认为,土著人并不会飞行技术。而伍德曼反驳说;“目前为止,科学家没有调查出当时的土著人是否会使用飞行器,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真的没有飞行技术。”
  
  伍德曼还设想,如果没有飞机或者航天器,那土著人可否乘坐热气球到空中俯瞰纳斯卡区域?这个业余考古家去位于福罗里达州的国际探险者协会寻求帮助,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自己曾在一枚1944的巴西航空纪念邮票上见到过热气球。这个热气球在17世纪时协助葡萄牙探险家巴托罗飞临里斯本的上空。它拥有金字塔一样的形状。伍德曼也想尝试一下,于是他让人用波斯棉制作了一个三角形的气球,这个气球有25米高,25米宽,2250立方米的空间。伍德曼为这个热气球取名为“康朵一号”气球下有一个用芦苇编织的吊篮,这个吊篮是采用印度的喀喀湖边的芦苇编织而成的。国际冒险家协会承担了所有的制作费用并且付给制做吊篮的印度人43美元作为报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个气球在距离秘鲁的卡华驰不远的地方进行试飞。炙热的炉灶为热气球提供燃料。伍德曼和国际探险者协会的朱利安蜷缩在吊篮里。“康朵一号”缓缓升起,当到达130米的高度时它又缓缓落下,两个驾驶员爬出吊篮,由于没有负重,热气球跌跌撞撞地向前移动了几千米之后停在了一个高地上。
  
  这样无驱动力的飞行立刻受到福罗里达州的研究学者的关注。
  
  秘鲁的天气很好,基本每天都是艳阳高照,地面也被晒得火辣辣的。不知道一个黑色的,载重量很小的气球可不可以在太阳的照耀下自己飞向天空?也许印加人可以将去世的人用这种方式升入天空。印加人一直被称作“太阳之子”。是不是宗教的信奉者在死后都要重返太阳?
  
  对于纳斯卡区域拥有许多跑道的原因,伍德曼认为印加人利用热气球观看纳斯卡区域的图形以及将死去国王的身体送上天空,这一说法是荒谬的,因为热气球升空根本不需要跑道。伍德曼还认为,印加人是制造纳斯卡区域这些跑道和线条的人,事实上,这些景观的创造者是比印加人早几千年诞生的人。没有迹象表明,这些先人观看着“太阳之子”升上天空。他们只把热气球升天看做一次实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秘鲁的考古学家还说,纳斯卡区域的这些线条是因耕种土地而产生。事实上,这片土地寸草不生。东德人瓦克思曼也曾误认为这些混乱的线条是“人类历史的图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