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2 章 冰川圣殿之神秘的护身符
第6节 第六章

  我长出了一口气,瘫倒在谷生沪的身边,感觉又困又乏。这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真如做梦一般,直到现在自己还是无法相信。
  
  王子大喘着气,挥挥手让黄博过来,然后对我们说:“这事儿闹大了,胖子肯定得送医院,你看他这舌头,不能再耽误了,咱们得赶紧走。黄博你先试试那门能不能打开了。”
  
  黄博无辜地望着王子,然后惶恐不安地摇了摇头,意思是不敢过去。
  
  王子瞪了黄博一眼,站起来用手轻轻一推,刚才那穷三人之力都打不开的烂门,此时却如同薄纸一般,忽忽悠悠地打开了。
  
  我们把谷胖子抬到王子的住所,然后简单地商量了一下。我和王子提议,先打电话叫救护车,之后再打电话报警。胖子伤成这样,早晚会被家长知道,瞒是瞒不 住的。而且这撞鬼的事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不如先报警,看警察怎么处理,不然等人家查出这伤是和我们一起造成的,到时说都说不清了。
  
  黄博早就慌得没了主意,自然是我们怎么说就怎么做。
  
  我们随着救护车到达医院以后,警察随后就来了。我们三个把情况一五一十跟警察讲了一遍,警察自然是无法相信,把我们暂时扣留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到派出所以后,黄博哭得像个泪人,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我和王子身上。我和王子一来是有口难辩,二来是还沉浸在刚才惊心动魄的灵异事件中,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凌晨时分,学校老师陪同谷生沪在北京的姑姑一起来了派出所。据他姑姑讲,他的舌头已经缝合,但今后的语言能力恐怕会受到影响。我和王子心中难免有些内 疚,如果当时我没有跟王子争辩,可能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如果事发时我们的动作再快一些,可能他的伤势也不至于那么严重。
  
  但正如那句名言所说,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我们的结果就是被警察认定醉酒打架,三个人一起把谷生沪打伤。我和王子被学校记留校察看处分,黄博是警告处分。三家的家长一同赔偿谷生沪一笔数目可观的补偿金,因为都是学生,刑事责任就不追究了。
  
  我父母得知消息后,火急火燎地从天津赶来,赔礼道歉是自然的。事情解决后,把我一顿臭骂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王子的父亲同样是匆匆从外地回来处理此事。除了赔偿谷家的经济损失,他父亲回来还办了两件事:第一,安排王子的搬迁事宜,第一时间搬离了那栋鬼楼;第二,狠狠地揍了王子一顿。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后来王子也仔细研究过我的护身符,他说他虽然认不准这是个什么东西,但能肯定的是这玩意儿有种神秘的力量,当时被鬼上身的谷生沪突然害怕,可能就是见到了暴露在外面的护身符。而最后用护身符击打谷胖子的印堂穴一举成功,恐怕和护身符的神秘能力也脱不开干系。
  
  谷生沪因为此事休学一年,第二年再见到他时,已经生疏了许多。他普通话本来就不甚流利,因为这次事故,普通话就更加差劲了。见到他这样子,我和王子心里都不好受。谷生沪可能也是因为当初没有为我们开脱而心存愧疚,所以偶尔的那几次见面也都很不自然。
  
  至于黄博那种临阵叛变的小人,事发后我们就彻底不再来往了。
  
  春花秋月,夏风冬雪。此后的日子又回到了原状,表面充实又趋于平淡的大学生活里,吃喝玩乐占了我大部分时间,却单单缺了学习。
  
  转眼过了两年,2000年夏天,我的大学生涯结束了。基于我平时的表现和最终的成绩,我只遗憾地拿了个肄业证书。当然,这种“好事”必然少不了我的至交好友——王子。
  
  毕业后,我纠结该回天津还是留北京的问题。回天津,可以随着父母联手经商,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少掌柜的”。留北京,前途未卜,茫无头绪。唯一觉得留恋的,就是一起玩闹了四年的王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子当然也舍不得我,在他一再挽留下,我决定先留在北京试试运气。
  
  我和王子在面试工作屡遭碰壁后,合资开了一间小画室,教中小学生画个素描什么的,生意虽然不好,但也凑合能赚点烟酒钱,顺便自己还能练练画。
  
  正所谓“饱暖思淫欲”,人的日子要是过得安稳了,自然该想点别的事情了。上大学时,我一直追求一个叫高琳的音乐系女生。但人家却始终不冷不热地耍着我 玩。嘴里一直说不同意和我交朋友,但有事没事还老联系我,弄得我急不得恼不得。可能我天生就是条花痴的命,像被高琳勾了魂一样,她让我往东,我连西在哪儿 都忘了。
  
  如今她已经当上了某小学的音乐老师,但和我的关系却依然没有丝毫进展。
  
  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要拼命追求。每每想到苦追了高琳多年,却连她的嘴都没亲过一次,总满肚子苦水。可偷偷地咽下了苦水以后,又恬不知耻地开始新一轮追求攻势。
  
  2001年夏天,一日在王子家醉酒后,我和王子发起了牢骚,埋怨高琳肉眼凡胎,太不识货。这些话他已经听了几百遍,耳朵都生出了茧子,今天见我旧话重提,就想糊弄几句打发我回家。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随口说道:“那你就带她出去玩儿一趟,越远越好,越偏越好,在野外住一晚。你想想,荒郊野外,月朗星稀,孤男寡女难免少不了柔情蜜意。这环境,你还不能把事儿办了?到时生米煮成熟饭,剩下的问题不就水到渠成了嘛!”
  
  我醉眼惺忪地摇了摇头,对他说:“我说你头发怎么都快掉光了呢,满肚子脏心眼儿。我是那种人吗?咱要得到她就得光明正大的,耍那种小手段没意思。”
  
  话虽这么说,但王子的这句话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
  
  第二天早晨,我躺在床上一直没有起来。脑子里一直琢磨着王子的那句话,不难判断,王子昨晚无意间给我出了一个上佳的主意。虽然有些龌龊,但我对高琳实在太上心了,如今的状态完全是有病乱投医。
  
  我在心里简单地设计了一下,觉得可行。于是我给几个经常出去旅游的朋友打了电话,谎称我想找个人稀景美的地方写生,让他们给介绍个去处。要求是别离得太近,近处没什么有意思的地方,但也别太远,三天两夜的行程就行。
  
  据他们介绍,距北京400多公里的山西灵丘县西北方向,群山林立,人迹罕至,风景绝佳,但就是有些危险。我心想危险更好,男女之间,缠绵经常都是在危险的前提下而迸发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之后我把这个出行计划跟高琳大致提了一下,把那个我根本没去过的地方形容得极其生动有趣。高琳也是年少好动,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我喜出望外地开始着手准备这次三天两夜的行程,要尽可能地将这次旅行做到我预想中的那样完美。
  
  然后我跟街坊二哥借了一辆汽车,把第二天需要的物品都有条理地放上了车,包括藏在旅行包内的超薄型杜蕾斯。一切就绪,我给高琳打了个电话,约好时间后,欣然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清晨,我再次给她打了电话,准备去接她。此时她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说是要去参加一个男同事的生日宴会。我说:“我车都借完了,还准备了那么多东西,你突然说不去也太过分了。”可不管我怎么说,她就是不允。我一怒之下说了她几句,她竟然挂了我的电话。
  
  我一直怀疑她和那个男同事有暧昧关系,现在看来,我的判断九成是对的了,心里的那份儿委屈就别提了。
  
  精心准备了三天的出行计划,就在临行之前付诸流水了。看着满满一车的行李和食物,我不禁唏嘘不已。
  
  正百无聊赖之际,我突发奇想,不如自己去那里玩一趟吧,也算不浪费几天来辛苦准备的物资。顺便也能换换心情,尽快忘了被高琳彻底愚弄的伤痛。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本想叫着王子一起去,可想起那晚面对王子做出的高姿态,心说这事要是跟他说了,他非得挖苦我半个月不可,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简单地整理了一下,然后抱着我养的那只加菲猫“野比”,驾车向山西出发了。
  
  然而,我却无论如何没想到,这一次简单的行程,竟然改变了我此后的人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