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3 章 冰川圣殿之山洞奇遇
第2节 第二章

  于是我走回刚才休息的地方,将画架的支撑腿拆了下来,然后把外衣里面的背心脱了,夹杂许多画纸一同绑在了画架腿上,再洒上随身带来的那一小瓶洋酒,就算制作了一只简易的火把。准备就绪后,我拿着火把向山洞处走去。
  
  走到山洞门口,我又碰运气地向里面喊了几声。等了一会儿,见野比还没出来,就点燃火把,探进洞口向深处爬了进去。
  
  往里面爬了一段,我发现这个洞是那种典型的外小内大式。山洞入口仅容一人爬着进入,但没过几米,就逐渐变大变宽。又爬了几米,我已经可以猫着腰站立行走了。
  
  我在洞里四处寻找着野比,想在火把熄灭前尽快找到它。但这山洞越走越深,越走越大,行至二三十米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岔路口。我脑中一懵,这是个什么地方?怎么会有岔路?里面会不会有危险?我站在岔路口胡思乱想着,一时犹豫该向哪边走,还是干脆掉头出去。
  
  火把燃烧出的浓浓黑烟熏得我上气不接下气,连声咳嗽。而且这山洞里阴冷潮湿,寂静无声,环境很不舒服。火光照着我的身体,映出我的影子在墙壁上抖来抖去,有一种说不出的瘆人。我不愿在这里长待,想尽早出去,便向岔路口两边各喊了几声野比。然后屏住呼吸,仔细倾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时,右侧岔道内传出一阵非常细微的声音,很小很小。如果不是这山洞如此安静,根本就听不到。
  
  一听到动静,我估计野比就在里面,便壮起胆子,向右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叫着野比的名字,但刚才那种微小的声音却再没出现过。再走了三四十米,越走越是害怕,心想这山洞有些不对头,怎么会这样深?照这样走下 去,不知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看来得原路出去了,不然一会儿火把灭了,可能我自己都出不去了。那时即使没有危险,光凭这气氛也能把自己吓死。
  
  我拿定主意,转身刚要向外走,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咔吧一声。我用火把一照,一堆动物的尸骨就在我的脚下,零零散散的满地都是。我被吓得一下就靠到了墙壁上,心中隐约感到事情不妙。
  
  看来这里果然不简单,有可能是什么猛兽的巢穴,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动物尸骨在这儿?估计这次野比的小命是不保了。
  
  我来不及伤心,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贴着墙壁,一点一点地向外挪动。
  
  就在这时,猛然间一阵阴风吹过,噗的一声,我手中的火把被风吹灭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火把的突然熄灭使我眼前顿时一片漆黑。我努力睁大眼睛,尽可能地想看清周边的环境。但由于我身处之地已经离洞口太远,根本无法看到任何东西。我急忙摸索着兜里的打火机,想尽快将火把重新点燃。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离我身边不远的地方,似乎有脚步声。
  
  我马上屏住呼吸,集中精神分辨着那个声音。没错,是脚步声,在离我很近的地方,步子走得很慢。显然,那个脚步是在逐渐靠近我,为了防止被我发现才故意放轻了脚步。
  
  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紧贴着墙壁,慢慢地蹲了下来,以使自己受到攻击的面积减小。由于我下蹲的动作发出了轻微响动,那个脚步声就此停了下来,似乎是在判断我的举动。
  
  我蹲在地上不停地瑟瑟发抖,心中怕到了极点。在我身边很近的地方,肯定有什么动物或人,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到我,但至少我是看不到对方。
  
  我马上放弃了重新点燃火把的念头,因为我无法确定对方是否能看到我的位置,如果现在点燃火把,无疑是使对方更好地确定了攻击目标。
  
  回身逃跑,还是静观其变?我脑子里飞速地分析着现今的处境。从这几十秒钟的对峙阶段来看,对方应该是看不到我,如果是夜能视物的野兽,通常会有一双夜 明珠般的眼睛。目前来看,对方应该是没有这样的功能。但如果我转身逃跑,恐怕也非易事。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可以站立着向外逃跑的,可到了洞口附近就变成了 非常狭窄的通道,那里只能爬着出去。这样一来,难免被抓到。看来现在唯一的保命办法,就是蹲在这里不动,尽量不发出声音。等对方误以为这里没人以后,或许 会离开,那时我才有把握逃出洞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手里攥着脖子上的护身符,心中默默祈祷着自己吉人天相,护身符一定能像以前一样,保佑我躲过这一劫。我如今能做的,恐怕也只有这些了。
  
  这时,我身边猛然发出一声脚步踏地的声音,跟着有一股风声从我头顶掠过,啪的一声,落在了我的身后。我被吓得冒出一身冷汗,情知对方要暴起发难,本能地向身后看去。与此同时,一束强光照在了我的脸上。
  
  我的双眼刚刚适应了黑暗,被这强光一照,顿时眼前发花,反而更看不到东西了。
  
  影影绰绰间,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朝我扑来,伸手抓向我的脸。我下意识地想躲,但对方动作太快,我还没做出任何反应就被掐住了两腮。
  
  此时我已经看清了对方的面目,是一个头发和胡子很长很脏的人,脸上黑漆漆的沾满了污物,如同乞丐一般。照到我脸上的那束光,原来是只手电。
  
  我被他掐住了脸,还没来得及大叫,那人突然手指一用力,我只觉两腮奇疼,自然地张开了嘴。那人捏开了我的嘴,向我嘴里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松了口气,撒手把我放开了。
  
  见到眼前原来是个人,我不由得松了口气。但这个人突如其来地如此无礼,不免令我气不打一处来。我一下从地上蹦起来,捂着脸张嘴就骂:“操你大爷!你丫有病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人没说话,瞪了我一眼,眼神显得格外冰冷。我往下一系列骂街的话都被他这一个眼神给噎了回去,弄得我发火不是,不发火又太跌份儿,站在那儿很尴尬。
  
  这时那个人终于开口了:“你一个人上这么荒的地方干什么?不怕危险吗?”
  
  我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只见他满身煤黑,蓬头垢面,但眼睛很大。长长的头发和胡子因为很长时间没洗,已经捻成毡了。此人个子很高,大概得有一米八五左右。上身没有穿衣裳,下身穿着一条破烂不堪的蓝布裤子。
  
  我心想这一定是住在这山洞里的流浪汉,估计是我无意间闯入了他的地盘,惹恼了他。
  
  我揉着脸没好气地说:“管得着吗?这是你家啊?这么大一片地方,我愿意哪儿待着就哪儿待着,碍着你什么事了?瞧你那样,跟个盲流似的,还敢跟我动手?要不是看你丫像个要饭的可怜劲儿,我他妈早就……”
  
  我还想继续往下说,好出出心中的一口恶气。可话还没说完,那人一转头摆摆手:“你赶紧走吧,这里现在很危险,别在这儿待了。”说着又向深处走去。
  
  我见他要走,急忙叫道:“喂,你把我的猫还给我呀!”他回头诧异道:“什么猫?” banbijiang.com
  
  我心想你这孙子是饿疯了吗?想把我的野比藏起来,然后等我走了你好吃猫肉是吗?于是对他说:“行了你别装了,我眼睁睁瞅着我的猫跑到这里来了,你打算 吃猫肉是怎么着?我告诉你,那只猫是我的命根子,说什么你也不能吃。我在这破山洞外面有很多吃的,你把我的猫还我,我把吃的全给你。”
  
  那人听我说完,怒视着我,眉宇间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他怒道:“谁要吃你的猫?我从没见什么猫进来过。我说了没有,还能骗你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