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3 章 冰川圣殿之山洞奇遇
第4节 第四章

  打定了主意,我不敢再做停留,急忙向洞里爬去。由于洞口处太过狭窄,无法转身,我只好倒退着向后爬,那份儿难受劲儿就别提了。
  
  爬到了稍微宽敞一些的地方,这才勉强转过身来。手中的火把已经基本烧完,跳动的火苗显得很是虚弱,看来出不了几分钟就会灭掉。
  
  我急忙将旅游鞋脱下来一只,然后把外衣脱掉,严严实实地裹住了那只没穿鞋的脚,防止踩到尖石把脚刺破。然后点燃旅游鞋,挑在火把上。
  
  胶质的鞋子燃烧起来虽然火光很足,但带有极为浓烈的黑烟,我只得侧身行走,让火把和自己保持横向平行,这才得以少受一些浓烟的摧残。同时我也加紧脚步,一定要在鞋子烧完以前找到大胡子。
  
  第二次进洞自然是轻车熟路,比刚才那趟快了许多。堪堪又来到了岔路口的地方,我知道大胡子在右边岔路内,便毫不犹豫地向右走去。
  
  刚踏出一步,猛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不知怎么搞的,全身无力,双眼发花,有些迷迷糊糊的。
  
  恍惚间,我似乎感觉有一股力量在拉扯着我,要将我拉进左边的岔路。隐隐约约中,耳边响起了一个极其动听的声音,轻声对我说着:“来……来……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从没听过那么悦耳的声音,如同一个无比美丽的女人在对着我的耳朵轻轻呵气,很舒服,很美妙,让我心痒难耐,如痴如醉。
  
  此时我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眼前如同罩上了一层粉色的薄雾。我好像感觉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就在里面等着我,香床软榻,半露酥胸。我顿时血脉贲张,情欲难抑,只想赶快见到里面的美女。便跟随着那股拉扯的力量,晃晃悠悠地向左侧岔道走去。
  
  就在这时,右侧岔道的深处忽然传来扑通一声大响,像是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那落水声刚一发出,我猛地打了激灵,脑子瞬间就清醒了,刚才的一切感觉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刹那间的清醒让我一时茫然无措,站在原地愣住了。适才那种销魂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但此时依然是面红耳赤地喘息不定,这证明之前我确实是兴奋过,而且是极度兴奋。
  
  我颇为迷茫地向左侧岔道的深处看了看,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心说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出现了幻觉,大白天做起春梦来了?难道是已经缺氧了?
  
  我急忙看了看火把上的旅游鞋,燃烧得很旺,看来空气足够,还不至于缺氧。眼看鞋子已烧没了一半,我不敢再耽搁,没时间多想刚才的事,赶忙向右侧岔道深处跑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跑回刚才火把被吹灭的位置时,大胡子已经不见了踪迹。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刚才径向里走了,自然不在这里。于是我加紧步伐,向里面走。
  
  又向前走了一段,道路出现了一个转弯。拐过去沿着路又走了一段,山洞豁然变得很宽很高,如同一个椭圆形的巨大空场。我心中感叹大自然的造物之奇,在这山腹之中竟有如此庞大的空洞。如果不是这洞穴的环境肮脏恶劣,还真好像是个宏伟的歌剧院一般。
  
  在这空场的右侧,有一潭深黑色的池水。这水潭的面积约有三四个篮球场大小,但还占不到这空场面积的1/10。
  
  我走到水潭边上向里望去,潭水黑沉沉的深不见底,不时有一股臭味传来。水面上还有波纹微微抖动着,看来刚才那落水声就是这里发出的。
  
  我一时有些糊涂,这么黑的水,而且还是臭水,估计里面是不会有鱼的吧?那不久前的落水声是从何而来?难道是大胡子跳进里面游泳去了?看他那死气沉沉的 样子,应该不会有如此雅兴。想到这儿我猛地打了个激灵,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会不会是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便跳水寻了短见?
  
  虽然知道自己这种猜测非常不着边际,但我还是担心大胡子死在这里。如果他死了,恐怕我真的是逃生无望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急忙蹲下身去,用火把向水中照了照。但潭水太黑,除了自己的倒影,什么都看不见。我焦急地向四周走去,边走边喊着大胡子,期盼他快点出现在我面前。
  
  声嘶力竭的喊叫顿时划破了寂静,在这硕大的空间中不停地回荡着,好像很多个声音在跟着我一起嘶吼。我几近沙哑的嗓音,被空旷的山洞放大了数倍,震得水面都有些晃动。
  
  山洞中不时有阵阵阴风吹来,打在我没穿上衣的身上,格外的阴冷刺骨。手中的火焰随着冷风抖动个不停,映着我的影子在山壁上摇摆不定,扭曲变形,如同一只即将脱壁而出的厉鬼。
  
  在这阴暗诡异的山洞中,如今只剩我孤身一人,我的恐惧早已到了临界点。现在只盼着大胡子快点现身,到时即使他不同意和洞外的人妥协,我也不再强求了。 现在我最需要的,是身边有个人,有个活人,能让我从这恐怖的气氛中赶快脱离出来。不然,这气氛真的让我害怕到近乎崩溃了。
  
  喊了半天,不见回答。眼看火把上的鞋子将要烧尽,我急得几乎流泪。绝望使我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围着这空旷的洞穴破口大骂:“大胡子,我操你祖宗!你在 外面惹是生非,躲到这破洞里。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不但要你的命,还把爷爷我的命也搭上了!你现在还躲着我不出来,你他妈死全家!”

banbijiang.com


  
  我骂得兴起,把这一天受到的所有委屈都一股脑地推在了大胡子身上,越骂越是难听,恨不得把一辈子的脏话都骂完才算痛快。直骂到口干舌燥,精疲力竭,这才闭嘴。
  
  看着鞋子即将燃尽,火苗逐渐变小,我赶忙坐在地上,脱下另一只鞋烧了起来。心想这只鞋烧完了烧什么?现在就剩下裤子和袜子了,等这些都烧完,就没任何能烧的东西了。到时我就得闷死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里,永远也没人知道。
  
  我爸妈得知以后肯定得伤心死,我的亲戚朋友也会伤心。高琳会伤心吗?她现在在做什么?肯定是在参加人家的生日宴会呢。她能这样对我,想必是不会伤心的。她又怎么知道,我今天落到如此下场,全是拜她所赐。我越想越觉得憋屈,干脆躺在地上大哭起来。
  
  正哭到伤心处,忽听得不远处有什么响动,赶忙坐起来循声看去。只见那潭黑水中央,咕噜噜地正在往上冒泡,好像沸腾的滚水一般,越冒越多。我心道不好,看来大胡子真是淹死了,这明显是已经沉底了。
  
  游泳我倒是会,但我真是不愿意下水救他。一是不知这潭水到底多深,别救不到人再把自己给淹死。二是这黑漆漆的潭水,总是透着些邪门,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再说看这水泡冒得如此强烈,九成是已经淹死了,就是现在下去估计也来不及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正犹豫不决时,骤然间猛听得一声巨响,水潭中炸开一个庞大的水花。我吃了一惊,感觉不对,淹死人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连忙定睛向水花中看去。一看之下,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道我命休矣。
  
  原来从那水潭之中,竟然蹿出了一条红鳞蛇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