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5 章 冰川圣殿之左侧通道
第4节 第四章

  我急得满身是汗,想要过去帮大胡子推门,却发现已经有蛇从门里爬出来了。大胡子一拉我的手叫道:“快跑吧!来不及了!”
  
  哪儿还用他嘱咐,我吓得心惊胆战,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问他:“三条路都是死路,往哪儿跑?”大胡子指着右侧通道的方向:“去那个空地,那里空间大,好周旋一些。”我心想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跟着大胡子拼命往空地的方向跑去。
  
  跑到空地的时候,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这一天体能消耗实在太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体力了。我双手扶着膝盖,喘着粗气对大胡子说:“上……上去吧,在上面还能多躲一会儿,我实在……实在是没劲了。”
  
  大胡子一时没有明白,问道:“上哪儿去?”
  
  我再没说话的力气,用手指了指不久前大胡子抱我上去躲避蛇怪的那块巨石。大胡子迟疑了一下,对我摇头道:“我之前考虑过那个地方,但是不行,那块大石表面并不平滑,蛇能爬得上去,我们上去后会遭到围攻,如果是我自己还好办一些,但你现在这个状态,我怕照顾不过来。”
  
  我一想也对,又问他:“你刚刚不是说这山洞里还有一条不太明显的小路吗?我们爬进去,然后用你砸蛇的那块石头把洞口堵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胡子一脸无奈地说:“亏你想得出来!那地方又窄又小,进去连转身的空间都不够。石头要是堵不严,钻进几条蛇来可如何是好?就算是石头能堵严,你想想咱俩还能呼吸多久?再说,即便是堵严洞口,又能呼吸,那咱们出得去吗?几千条蛇堵在外面,永远也别出去了。”
  
  我说:“你怎么突然这么多话?你就直说这办法不行不就结了,平时像个闷葫芦似的,到走投无路的时候,突然变成说相声的了。”
  
  我俩还在斗嘴,却听见身后蛇声大作,这两句话的工夫,蛇群已经追了上来,有三五条体型最小的蛇怪已经蹿到了我的脚边。我吓得大叫一声,躲到大胡子身后。
  
  大胡子真不含糊,伸脚就踩死两条。身后跟来的蛇怪蜂拥而至,张口又向大胡子咬来。大胡子边不停地踩蛇边对我说:“向后退,蛇太多了。”我隐在大胡子身后,轻轻地挪动脚步,生怕脱离他的保护圈。
  
  退出数步,来到那个黑色水潭的边缘,已经无路可走。我焦急地对他说:“没路了,再走就掉水里了。”大胡子没有回头,对我喊道:“下水!赌一赌!”
  
  我说:“有你这么赌的么?那条大蛇之前是从水里出来的,明摆着这种蛇会游泳,如果咱们现在跳到水里,行动更加迟缓,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话间,忽有两条蛇怪从地上倏地蹿起,如同两只离弦的利箭,向大胡子脖颈处疾飞过来。大胡子眼疾手快,凌空一抄,将两条蛇抄在手里,一手掐住蛇头,一手攥住蛇身,向外一拉,啪的一声,两条蛇怪像皮筋一样,被他生生扯为四截。
  
  这时蛇群围得更加紧密,不但大群蛇怪在我们脚边游走缠斗,而且不时还有蛇怪飞起伤人。大胡子已渐感支持不住,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他对我喊道:“还不跳?”我一时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下水,生怕蛇怪会游泳,到那时,必定会被活活咬死。
  
  大胡子见我还在耽误时间,忽地用手肘在我胸口一撞。我半只脚踩在水潭边上,本就无法站稳,被他一撞之下,“啊呀”一声,仰面朝天跌进了水潭。
  
  我沉到水中喝了两三口水,这才手忙脚乱地浮出水面,只觉这黑水入口又脏又臭,恶心之极。这时大胡子也已跳进水中,拉着我向对岸游去。我边游边骂:“咳……咳……大胡子你可真够损的,你推我之前倒是提前通知一声啊,你知道这水有多脏吗?缺了德了……”
  
  大胡子可能也觉得有些对不住我,并不答话,只是闷头游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此前说过,这水潭并不甚大,约有两三个篮球场大小,随便扑腾几下就到了对岸。
  
  对岸便是山壁,我们靠在山壁上注视着围在水岸的蛇群,此时三面受敌,但最容易被攻击的后背靠住了山壁,使危险系数大大降低了。如果群蛇不会游水,那就是最大的喜讯。
  
  群蛇果真不敢下水,都挤在岸边来回游走,山洞里满是蛇群咝咝吐信的声音,加上这黑水很凉,我身上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起个不停。
  
  我哆嗦着问大胡子:“你怎么知道这蛇不会游泳?”
  
  大胡子坦然地说:“不知道,我都说了,是赌一赌!”
  
  他这回答简直把我气了个半死,我气道:“有你这么赌的吗?要是这蛇会游泳,那还不得被咬烂了啊?你自己赌还不行,还强行把我推下水,逼着我陪你赌?”
  
  大胡子沉着地答道:“那你倒说说,除了下水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如果你觉得下水不好,那你现在可以上岸,我决不强求。”
  
  他这两句话把我说得哑口无言,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好靠在山壁上生闷气。
  
  此时蛇群因为长时间被隔在对岸,开始鼓噪起来,竟然咧开獠牙互相撕咬。我看得大乐,心说这才叫纯正的隔岸观火,嘴里嘟囔着:“好!咬!咬!都咬死才好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但我只得意了几分钟就傻了眼。由于蛇群骚动,相互撕咬之势愈演愈烈,群蛇都开始往战斗最激烈的中心聚集。逐渐地,蛇群变成了蛇团,如同一个巨大的球体,橙红色的,蠕动不停,让人看着心里毛毛的。
  
  在蛇球边缘的数百条蛇,由于无法加入战团而急得跳了起来,但没想到,被蛇球弹落下来以后,有几条竟然扑通扑通地落入了水中。
  
  那几条蛇落水后就猛烈地在水中挣扎,然后下沉。再然后……突然浮出水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们游来。
  
  我见蛇怪果然会游泳,心已经凉了半截,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转头对大胡子喊道:“完了!它们还真会游泳!”
  
  大胡子也收起刚才悠闲的表情,开始紧张起来。好在大部分蛇怪还在掐架,落水的只占少部分,并且落水的这些也不是一同入水,而是分批的。这种情况对于手 脚麻利的大胡子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和此前一样,待蛇怪游到近前,伸手抓住,然后掐住蛇头,一撕两截。只见他像厨子择菜一样,抓一条揪一条,抓一条揪一 条,不大会儿的工夫,水面上浮满了蛇怪身首异处的尸体。
  
  这场面虽然让人作呕,但对于我现在的处境来说,当真是大快人心,若不是腾不出手来,恐怕真要鼓掌加油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时群蛇组成的蛇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虽然还是团在一起,但却比刚才安静了许多。忽然间,那蛇球向水潭微微一滚,哗啦一声大响,水花四溅。
  
  当水花落下,我定睛再看时,水潭中,一条条橙红色的金眼蛇怪已经在水中四散开来。
  
  群蛇落水后便开始适应,其中有快有慢。适应迅速的,翻腾了几下就朝我们游来。
  
  大胡子也有些慌了,扭头对我说:“不好!这下来得太多,我应付不来!”我此时已经料到再也逃生无门,反而没有刚才害怕了。我勉强一笑,答道:“这就是命,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大胡子,多谢你照顾,咱们下辈子见吧。”说完就淌出了两行泪水。
  
  大胡子对我点了点头,然后欣然一笑道:“好!下辈子见!”
  
  话虽这么说,但现在还没到完全束手待毙的时候,大胡子挡在我前面,依然拼命地将游到近前的蛇怪杀掉。我则缩在他的身后,用手电帮他照亮,心中默默期盼着能有什么奇迹出现。
  
  随着蛇群的逼近,我们紧紧地靠在了墙壁上。我在水中蹬水的双脚已经不时地踢到洞壁,再也无路可退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猛然间,我忽觉脚下一空,隐约察觉到水下的洞壁上有一个缺口。又用脚在水中踢了数下,好像真有个缺口。我一头扎进水里,用手电照向洞壁。
  
  在水面下两米左右的地方,果然有个大洞,足够三四人并排游泳。我把头探进洞里,想照照这洞有多长,但由于手电临近没电,光线很淡,加上这乌黑的黑水透光率太低,只能看见前方一两米的距离。
  
  这时听见大胡子在水面上大喊:“干什么呢?我看不见了!”我闻声赶忙出水,边帮大胡子照亮边跟他说:“下面有个洞,好像是通道,但看不清到底有多远。”
  
  因为我刚才拿着手电突然入水,大胡子一时失去了光亮,杀蛇的速度大大降低,此时他面前已经围了十几条蛇。他一边手忙脚乱地杀蛇,一边对我叫道:“把手电留在上面,你摸黑下去试试能走多远。”
  
  我应了一声,然后把手电架在山壁的一块突石上,深吸一口气,再次入水。这次下水是完全黑暗的,我凭着刚才的记忆,用手摸到水下的通道入口,然后沿着通道向前游了一段,发觉这通道甚长,隐隐约约的,似乎远处有光。
  
  我不敢再向前游,怕气不够用回不去了,赶忙调头游了回去。出水后,我对大胡子说:“是通道,挺长的,远处好像有光,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出去。” banbijiang.com
  
  大胡子此时已经喘起粗气,看来他的体力也已到了临界点。他沉声道:“你还敢不敢赌?”
  
  我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不远处的水中,大量的蛇怪在水中翻滚挣扎,都在努力适应水性,水面就像开锅了一样,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而眼下已有几百条蛇怪浮 上了水面,正对着我们游来。看样子超不过两三分钟,所有的蛇怪都将熟悉水性,到那时,大胡子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杀不过来了。
  
  我不敢再多做考虑,心想反正都是个死,与其被活活咬死,还不如被水淹死,死了以后就是有蛇再咬我,我也不知道了。想到这儿,我态度坚定地对大胡子说:“敢赌!反正在这儿耗着也是必死无疑。”
  
  大胡子点了一下头,挥臂把身前的数十条蛇都用水浪拨到一旁,回身拿起手电,一拉我:“走!你带路!”
  
  我拼命大吸了一口气,又扎进水里,直奔水下的通道中游去,大胡子紧跟着入水,挡在我的身后。可他游水的速度远比我快很多,游了数下,已经超过了我半个身位。
  
  耳听得身后有刷刷的划水声,知道群蛇已经跟着我们潜水过来,急忙加力前游。但心中越急越是手脚僵硬,反而游得更加慢了。大胡子见我游得实在太慢,索性揪住我的头发,带着我向前猛游。
banbijiang.com

  
  忽然间脚趾一阵钻心的疼痛,心知是被蛇咬了。紧接着,小腿、大腿、后背、臀部都被咬了数口,只觉疼痛难忍,张口大叫。这一张嘴倒好,咕噜噜地灌进几口水来,我心中一慌,知道已经溺水了,急忙拍了拍大胡子的手,对他前后挥动了几下,告诉他:“我不行了,你快走吧。”
  
  大胡子回头看了一眼,没有理会,依然拉着我拼命向前游去。此时我只觉肺疼欲裂,憋得我难受至极,真想呼吸一口空气,没想到溺水而死竟是如此难受。
  
  渐渐地,我手脚失去了知觉,再也行动不了。蒙眬间只觉得身上还是不停地被咬,但此时也不觉有多疼痛了,然后全身一抽,就此人事不知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