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8 章 冰川圣殿之八十多年前
第4节 第四章

  大胡子听完我的话,起初有些惊讶,以他那单纯的性格,当然不会想到我一连骗了他这么多天。等我的话全部讲完,他又释然地点了点头。
  
  他说:“你能诚实的告诉我真相我很满意,人与人之间在互相不了解的情况下,有欺骗有隐瞒是很正常的。就如同我此前一直把血妖的事隐瞒不说一样,当时也 是怕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从而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血妖。现在我们一起生活也有几天了,我可以肯定你这人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但本质不坏。你既然说真的肯 帮我,那我们就好好合作,一起将这害人的血妖彻底除掉,也算慰藉那些冤死者的亡魂了。”
  
  我说:“帮你是帮你,但我还没升华到和你一起除妖的境界,我只是说帮你调查,除妖的事我可办不来,我也没那能耐。”大胡子点头一笑说:“一切随你,你能帮我调查已经是帮了我的大忙。”
  
  这一晚是我第一次和大胡子推心置腹地谈话,大胡子也是自从认识我以来,第一次没有顾忌地和我交流。血妖的事在他心中埋藏已久,从来没有过倾诉对象,如今全盘托出告诉了我,并且达成了共识,他的心中自然也是欢喜的。
  
  我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心情愉悦地对他说:“好,既然今天聊得这么痛快,咱们就庆祝一下,我请你下楼去吃顿丰盛的。”大胡子一听到吃饭,显得格外的高 兴。有时候我真怀疑他是饿死鬼投胎,长得仪表堂堂的,怎么就从来不会矜持一下?一提到吃就跟疯了似的,而且饭量还出奇地大。 半壁江图书频道
  
  虽然我口称“大餐”,但因为近些天的开销太大,已经有些囊中羞涩了。为了节省点开支,我带着他在楼下的夜市坐了下来。不过对于他这种常年住在山里的人来说,夜市已经算是非常奢侈了。
  
  我点了一些凉菜和几瓶啤酒,告诉大胡子:“吃什么都行,就是不许吃烤肉,一看见烤肉我就想起那烧焦的尸体来,几天都吃不下饭。”
  
  大胡子起初推辞不喝酒,说自己很多年没喝过酒了,怕醉了出丑。我说:“你别装大尾巴狼了,估计你的酒龄比我爷爷岁数都大,今天聊得这么开心,哪有不喝酒的道理?来吧,今天咱爷们儿尽兴!”
  
  当晚我们两个酣呼畅饮,酒到杯干,彼此间的友谊由此又加深了一层。我本想把他灌醉,然后套套他长生不老的真实原因。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自称酒量不行的大胡子不管怎么喝都像没事人一样,而我,最终却连自己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了。
  
  次日醒来,感觉头疼欲裂,口干舌燥。赶紧下床倒了杯水,边喝边向客厅走。大胡子正在沙发上看书,见我出来,微笑道:“昨天你喝多了。”我说:“那还用你说,你这厮太能坑人,明明说不会喝,却有那么好的酒量。本想把你灌醉,反而着了你这厮的道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早饭时,我告诉大胡子:“今天我出去找个朋友,问问朋友有关那幅图案的事。那个朋友是倒腾古玩的,兴许能问出点儿什么门道儿来。”
  
  我让大胡子别老在家待着,没事出去随便转转,熟悉熟悉周边情况,也算是认识一下新的社会。老在山里闷着,消息闭塞,一准儿的孤陋寡闻。
  
  早饭后我们一起出了门,我给他配了一把家门钥匙,嘱咐他别跑太远,免得找不到回来的路,然后就分头行动了。
  
  我揣着大胡子给我画的那张图,直奔潘家园古玩市场,去找一个叫季三儿的人。
  
  这人本名叫季文学,是个古玩贩子,因为排行老三,故称季三儿。除了经营古玩生意,他也捎带地倒腾一些文玩核桃、葫芦什么的。我爹妈在天津就是开文玩核桃店的,季三儿常年在我家收一些上了年头的老核桃,然后带回北京高价转手。这些年,他用我家的核桃没少捞钱。
  
  我很多年前就认识季三儿,那时我上初中,他也就刚二十出头。当初那个背个挎包、满世界打游飞的毛头小子,如今已经成了潘家园的一店之主,这自然离不开多年来我爹妈的关照。
  
  在北京生活的这些年,我没事经常来找他。他因为念着我爹妈的恩惠,而且至今也时常在我爹妈的店里拿货,所以对我也相对客气。我们在一起时,大部分都是由他请客吃饭。后来我就养成了习惯,嘴一馋了就去找他,蹭顿好的吃。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下了公交晃晃悠悠地进了市场,感觉酒劲儿还是没有过去,胃里一阵一阵地犯恶心。
  
  季三儿大老远地瞧见我,对我一挥手,“这儿呢嘿!还往哪走啊?都快撞墙上了!”我没精打采地对他挥了挥手,示意我来了。
  
  季三儿挑着他那双三角眼的眼皮打量着我,挖苦道:“怎么着,昨儿晚上累着了?又上哪儿坑人家小姑娘去了?”我说:“你能不能别那么龌龊?我没睡好就是坑人家小姑娘去了,那我还不得早就成人干儿了!”
  
  他嬉皮笑脸地没答我的话茬儿,从柜上拿下一对核桃来递到我的手里:“瞧瞧,咱爷们儿前两天刚收的,你给掌掌眼。”我拿到手里一看,“哟,老三棱儿狮子头,这对儿可有年头了,配得够周正的呀。多少钱收的?”
  
  他的脸上都快乐出花儿来了,托着下巴说:“行啊,小掌柜的眼力没丢啊!你猜猜,你猜我多少钱收的?”
  
  我一看他那扬扬得意的表情就知道准贵不了,要不然他不能乐得这么开心,就大着胆子往低了说:“5000?”
  
  “不对,你再猜。”

]3 `. u7 p* T. |' |/ f. y, S8 D


  
  “3000?”
  
  “不对,你再猜猜。”
  
  “2000?”
  
  “还是不对!”季三儿眯起眼来,扬着下巴,一副奸商的嘴脸暴露无遗。
  
  我把核桃往他桌上一搁,“我他妈不猜了,你丫准是偷来的,没花钱吧?”
  
  季三儿的眼睛乐得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得意道:“你猜怎么着,前两天我碰见一雏儿,拿着这对儿核桃问我收不收。我估摸着一准儿是谁送礼送了他这对儿核桃,他不爱玩儿这种东西,就拿这儿卖来了。让我一通神聊,800块钱就拿下了。”
  
  我说:“你可真是坏到头儿了,这东西少说也得值个三五万的,弄好了能卖个十多万。你就用800块钱给人家打发了,就不怕人家找你算后账来?”
  
  他说:“到那时候谁认账啊,我愣说我也不懂,1000块钱给卖出去了,他能拿我怎么着啊?到时候生无凭死无据的,能奈我何?”
  
  我懒得听他扯淡,对他摆摆手,“你赶紧别废话了,你坑人家那么多钱也不能白坑,我得让你出点儿血。今儿我可得吃顿好的,麻利儿地收摊儿,走人。” banbijiang.com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