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9 章 冰川圣殿之寻人启事
第4节 第四章

  我心想这也真是难为他了,便安慰道:“别老那么多意见,带着情绪能好好工作吗?你以为挣200万那么容易啊?行了,我知道可能是我的帖子写得有误导性,一会儿我给你改一改。”
  
  中午我请王子和大胡子吃了顿好的,一是为了奖励大胡子这几天干得不错,二是为了安抚一下王子受伤的心灵。
  
  饭后,我登录了此前发帖的各个论坛,逐一修改帖子中容易被人误解的词句。一边改一边随手翻看下面的回帖,见到不少精神病患者的家属苦口婆心地劝说我们收留家中的病人,不免也觉得颇为可笑。
  
  就在这时,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回帖。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但语句中的意思却使我激灵一下,眼前一亮。
  
  回帖写道:我认识你要找的吸血人。QQ:XXXXXXX。
  
  此人口中的“吸血人”明显就是血妖。
  
  我迫不及待地登录QQ将这个昵称为“魅西施”的加为了好友,并且在对话框中写道:“你说的吸血人是什么?”
  
  对方很快有了回复:“你心里清楚。”
  
  “具体说说。” 半壁江图书频道
  
  “见面谈。”
  
  “这个吸血人和你什么关系?”
  
  “我丈夫。”
  
  “你怎么知道他吸血?”
  
  “见面谈。”
  
  “好吧,你在哪儿?”
  
  “天津。”
  
  看到天津两个字,我的脑子顿时嗡的一下,盯着电脑呆住了。天津果然有血妖,而我的父母就生活在天津,这简直是太危险了。
  
  我急忙在电脑上问道:“具体地址是哪儿?”
  
  “东丽区,到了电话联系。”
  
  我轻舒了一口气,她所说的位置离我家很远,这让我紧提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又问她:“你什么时间方便?”
  
  对方回复:“就今天方便,你最好能抽时间过来。”
  
  “必须今天吗?”
  
  “随你,过时不候。”然后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自此就再也不说话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此时大胡子和王子都在客厅午睡,我没好气地走过去一人一脚把他们踢了起来:“都他妈别睡了,火烧眉毛了都,还睡呢!”
  
  王子本来坐起来要还嘴,但发现从没见过我这样的表情,只好隐忍不发。他一边揉眼一边茫然地问我:“怎么了?发这么大火?是不是让神经病家属刺激大发了?”
  
  我咽了口唾沫,坐在沙发上把刚才网上的对话给他们两个讲了一遍。王子一听乐得合不拢嘴,“嘿哟!老谢!这是好事儿啊,200万就快到手了,你怎么犯起愁来了?”
  
  我现在已经完全没心思跟王子耍贫嘴了,转头对大胡子说:“咱们得赶快准备一下,我想今天就见到这个人。”
  
  大胡子微微考虑一下,开口说道:“去是肯定要去的,但也不至于太着急吧?”
  
  我急道:“能不急吗?我爹妈都在天津,出事怎么办?这次必须听我的,今天就走,如果真能见到那只血妖,立马杀了!”
  
  王子噗的一声,鼻涕差点喷出来,惊愕万分地问我:“大哥!你刚才说什么呢?杀了?”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王子挠了挠脑袋,一脸不解地又问:“不是逮着以后换钱吗?为什么要杀了?”转头又问大胡子:“老胡,你们公司要死的?”
  
  大胡子不知如何解释,只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冲我努了努嘴,意思是:别问我,问他。
  
  王子此时感到莫名其妙是事出有因的,当日我为了拉他入伙,把血妖形容成了一个变异人种,相当于神农架野人,抓住以后为了做科学研究。为了稳住他,血妖的真正面目和危险性我都避而不提。
  
  后来去山西和李菲面谈时王子虽然在场,但连李菲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杀人怪物,王子自然是从中听不出什么。
  
  总结会中,确实也提到过血妖喝血吃肉,但我和大胡子都没说清是人血人肉,王子也就主观地认为是和野人一样,吃喝的都是动物血肉。
  
  如今话已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再瞒也瞒不下去了。我叹了口气,心想摊牌的时候到了,便把血妖的真实情况给王子大体介绍了一下,但大胡子的实际身份还是隐瞒没说,这也是为了有200万的诱惑,让他别打退堂鼓。
  
  但虽说王子不算极其聪明,可也不笨。前前后后的事情加在一起,在脑子中过了一遍,已经大致想明白了事情真相。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斜眼瞪着我,气哼哼地说:“姓谢的,瞧不起我是吗?咱俩好歹也是朋友一场,你如果说让我帮什么忙,我会拒绝吗?还劳烦您编这一大套瞎话蒙我?”
  
  我还要辩解,王子挥挥手让我不要打断,指着大胡子继续对我说:“老胡根本不是什么高科技公司的,你们找这个什么妖也根本不是为了搞研究。你当初怕我不 加入你们,所以编出了这套瞎话,想用200万引诱我。我前几天就一直怀疑,老胡要真是那个公司的人,怎么会事事都听你的?而且你看他平时寡言少语,明显是 怕话多说漏嘴什么事。”
  
  他这几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脸憋得通红,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王子转过头来望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失望,顿了一会儿,他又对我说:“老谢,咱俩虽然不是发小,但感情比亲兄弟还要深。有钱的时候大吃大喝的日子有过, 没钱的时候两个人分吃一碗方便面的时候也有过。我凭良心说句话,你只要有求于我,不论什么事,没有我不答应的。哪怕你让我陪你一起杀人,我也绝没一个 ‘不’字。蹲大狱,哥们儿我陪着你;挨枪子,兄弟我也绝不埋怨你一句。可你呢?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只认钱的势利小人?说心里话,你真他妈让我寒心。”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这几句话说得我心里甚是难过,想起这些年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我哽咽着对王子说:“兄弟,是我错了,我把你想歪了。我承认这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实话,的确是怕你不陪我一起干。我……我对不起咱哥儿俩的这份情谊。”
  
  双方的对话均勾起了心中的回忆,这句话说完,我和王子都忍不住一同落下泪来。
  
  大胡子在一旁看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很赞赏我和王子之间的这份友谊。
  
  等我们的情绪都稳定下来,我把整个事情的始末缘由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王子。其实这件事他本就已经猜到了十之八九,现在听我如此一说,与他脑中所猜测的偏离不大,自然也就完全相信了。
  
  此后我们三个没再做过多的逗留,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叫了辆出租车,便直奔天津东丽区出发了。
  
  汽车还没驶进天津,我就迫不及待地给对方拨去了电话,根据电话中女人给出的位置,我们来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
  
  此时是晚上10点多,天已全黑。据那女人所说,她所居住的“东骊花园”小区还要往前走上几百米,但这时出租车司机却无论如何也不敢继续走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司机口中央求道:“哥几个,不是我不想把你们拉到地方。你们自己看看这里的环境,黑糊糊的连个路灯都没有。我一个北京的出租车,人生地不熟的,你们三 个大小伙子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换谁谁都得害怕。反正路也不远了,你们就行行好,自己走几步,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可担不起这份儿惊吓。”
  
  我不愿和司机做过多纠缠,况且这环境确实有些吓人,也就不再难为他了,结了车钱下车步行。
  
  王子一边走一边嘀咕:“这是什么鬼地方?又黑又偏,这娘们儿还真会挑地方。”
  
  听王子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不对,为什么会住在如此荒凉的地方?难道这其中有诈?
  
  我转过头看着大胡子,想问问他的看法。却见大胡子正抬头望天,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手指掰来掰去,不知在算着什么。
  
  为了缓释心中的不安,我故作镇定地逗笑道:“干吗呢老胡?还有闲工夫看星星呢?用不用我给你讲讲十二星座啊?”
  
  大胡子低下头来,表情有些异样地问我:“鸣添,今天初几?”
  
  我微微一怔:“初几?那我哪知道?我很少看农历的日子。”

banbijiang.com


  
  大胡子放缓了脚步,低声对我们说:“不对头。你们看天上的月亮,那是朔月。”我不懂什么叫朔月,便问他:“什么叫朔月?朔月怎么不对头?”
  
  大胡子还没开口,王子抢着说道:“要不说你没文化呢,朔月你都不懂?就是月亮绕行到地球和太阳之间,月亮的阴暗面正对着地球时,那就叫朔月,此时是基本看不到月亮的。”
  
  我听着更加奇怪,问大胡子:“我还是没明白,朔月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头的?”
  
  大胡子表情凝重地说:“农历每月的初一就是朔月之日。”
  
  我听到“初一”一词颇为吃惊,心中隐约察觉到事情的端倪。为什么对方神神秘秘的非要面谈?为什么过时不候,必须今天见面?为什么住在如此荒凉阴森的地方?
  
  我停下了脚步,望着另外两人。三个人对望了一会儿,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是血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