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按常理推断,联系我们的那个女人百分之九十以上就是血妖。她从网上的帖子中发现了我们,从而用自己丈夫是“吸血人”的诱饵将我们骗到此地,准备在朔月之夜把我们逐一擒杀。这样一来,既能保证灭了我们的口不至于暴露身份,还能享受一顿美味大餐,真是一石二鸟之计。
  
  但如此一来,事情反而变得更加简单了。我本来还为如何找到这只血妖而犯愁,没想到她反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对大胡子和王子说:“这血妖还以为咱们好欺负,肯定不知道自己已经撞枪口上了。咱们先过去看看情况,只要确认她是血妖,大胡子……”说着我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横斩的手势,“直接把她做了。”
  
  王子此前对血妖的了解只是从我口中得知,还没见过真正的血妖。我本以为到了这个时候他应该显得有些害怕,但没想到他反而精神百倍、跃跃欲试,兴奋地催促着我们赶紧走。
  
  我们从漆黑的道路中间转移到了路旁的草丛里,防止血妖在沿途设下陷阱。我一边走一边小声数落王子:“秃子!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什么呢?不知道害怕啊?”
  
  王子小声笑道:“小爷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上了谷胖子身的厉鬼我都不怕,一个有影儿有肉的怪胎我怕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说:“就你这德性最适合《小兵张嘎》里的那句台词了。”王子问我:“哪句啊?”我说:“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啊!”
  
  王秃子嘴上哪肯吃亏,正要还嘴,走在前面的大胡子却忽然停住了脚步,对我俩摆摆手,往不远处指了指。
  
  我和王子赶忙住嘴,向前看去。马路对面出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区大门,上面写着“东骊花园”。院落里稀稀零零地散落着十几栋老式别墅,不知是什么原因,全部都黑着灯,看样子像是一个已经废弃的小区。
  
  按照我的指示,我们没走小区大门,而是从不远处的围栏翻进了小区。进入小区后,沿着围墙走上一段距离,发现在整个小区的最深处,有一栋房子还亮着灯,在漆黑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扎眼。
  
  大胡子悄声问我:“她给你的地址是那座房子吗?”我点点头:“对,就是这个楼号。”
  
  大胡子挥了挥手,“进去吧。”
  
  我连忙拉住他,“先别急,看看情况再说。王子,你盯着那扇窗户,看看里面有几个人。大胡子,你在小区里转一圈,看看有人其他没有。”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子问我:“那你干什么?”
  
  我说:“我自有安排,我去其他几栋房子看看情况,这老式别墅区虽然破旧,但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这太奇怪了。”
  
  按照分工,三个人开始了各自的探查。
  
  我随便找了几栋房子,房门都是应手而开,全部没上锁。更蹊跷的是,每栋房子都家具齐全,房间内整洁一新,不像是没人居住的样子。而且有一点非常奇怪,每家的房间中都有一盘五颜六色的点心,或在客厅,或在厨房,或在卧室,一模一样,像是统一配发的。
  
  怀着满腹疑虑,我回到了集合地点,把情况跟另外两人说了一遍,然后问大胡子可曾见过有人没有?大胡子摇头说没见过,整个小区安静异常,连个人影都没有。
  
  我又问王子的情况,王子说他刚才一直盯着那栋房子看,有个女人的身影来来去去地走了几遍,似乎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
  
  三个人一时没了主意,不知这地方暗藏着什么玄机。引我们到这儿来的人好像是在布着一个迷局,情况乍看起来似乎出奇得简单,但仔细想想,却又神秘异常,仿佛处处都是陷阱。
  
  要说查找线索,我比大胡子强出百倍,但面对血妖,我却毫无实际经验可言。此时我和王子的目光都投向了大胡子,一言不发,等着他来拿主意。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大胡子见我们如此,淡淡一笑说:“让我拿主意你们可别后悔,我的意思就是光明正大地进去。躲躲藏藏的总不是办法,真相到底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不如大大方方地进去看看。”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些莽撞,但句句在理。我和王子对望一眼,都表示没有意见,便异口同声地对大胡子说:“听你的!走!”
  
  拿定主意后,我们反而不再蹑手蹑脚的了。大胡子挡在我和王子的身前,径直来到了那栋房子的门前。
  
  敲门后,一个二十来岁面色苍白的女人打开了房门,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香水气味。
  
  见我们三个人站在门前,她显得有些吃惊:“怎么是三个人?我以为只有一个,哪位和我联系的?”
  
  我从大胡子的身后探出头来,“是我,我和您联系的,我姓李。”指了指大胡子,“这是我们领导。”
  
  那女人瞟了大胡子一眼,并没说话,侧身把我们让进了屋里。
  
  我贴在大胡子背后,轻声问他:“是血妖不是?”
  
  大胡子没有回头,小声答道:“不清楚,还看不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说话间来到了客厅,那女人让我们在沙发上坐下,语气冷淡地问我:“喝水吗?”
  
  我客气地微笑道:“白开水就行,您不用太麻烦了。”
  
  女人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王子趁机挖苦我说:“调查线索的时候你是领导,现在碰上真家伙了就改老胡是领导了,你小子真会随机应变啊!”我说:“你少废话,下次碰上真家伙的时候让你当领导,不当都不行。”
  
  王子转头又问大胡子:“老胡,这娘们儿到底是不是血妖啊?你还没看出来?”
  
  大胡子略带愁容地摇了摇头,“还没,她身上有很大的脂粉气,我闻不出来。”
  
  “闻出来?”王子惊讶道,“你靠鼻子辨别血妖的?”
  
  大胡子说:“被血妖咬过的地方有一种淡淡的花香,这个我以前也跟鸣添讲过。如果和血妖近距离接触,是可以闻到它身上有这种味道的。但这女人身上的香气太大,我闻不出来。”
  
  王子追问道:“是什么花的香味儿?”大胡子说这个就不知道了,他对花香也算略懂一二,但却不知这种花香是什么名目。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又说了几句话,我见那女人还没回来,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倒杯水不可能倒这么长时间,别是在做什么手脚吧?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