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于是我起身向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假惺惺地说着:“都跟您说了别太麻烦了,您还这么费心……”说到这儿我哑住了,厨房里根本没人。
  
  我急忙转身跑回客厅,对他俩叫道:“操!人没了!”
  
  两人一听都站了起来,大胡子皱起了眉头:“肯定是血妖,刚才我还在想,她脸上一点脂粉不擦哪来的那么大香气,看来就是为了掩盖那种花香才特意喷上了其他什么香料。”
  
  此时我也意识到了刚刚面对的女人的确是只血妖,真想不到她竟然隐藏得这么好。我对他们说道:“这地方肯定有陷阱,先出去再说。”说着就走到了门口,伸手去拉房门。
  
  可来回拉了几下都没有打开,房门竟然从外面被锁死了。
  
  我低声骂了句晦气,然后回头对大胡子说:“大胡子,血妖就不会用点儿别的招吗?怎么每次都是封死出路,这也太不讲究了。”
  
  大胡子说:“这也是理所当然,换作是我,我也会用这种办法对付猎物的。只有堵住出路,才能保证猎物不会逃跑。你们先别慌,这种门我随时都能打开。不过咱们现在还不急着出去,既然确定这女人是血妖了,不除掉岂不等于放虎归山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正说着,突然听到二楼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是一个男人发出的声音,声音很大,非常惨烈。紧跟着,啪的一声,整个房间的灯全部熄灭了。
  
  昏暗中,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除了不时传来的惨叫声,再也没了其他声音。
  
  此时我心中恨透了那个神秘的女人,张嘴正要骂街,却听大胡子对我们两个说了声:“跟在我身后!”撒腿就往楼上跑,我和王子也急忙跟了过去。
  
  二楼一共有四个房间,每一个都房门紧闭,不知道刚才那声惨叫是从哪个房间里发出的。
  
  大胡子在走廊里停下脚步,手心朝下在空中压了几下,示意我们稳住,别轻举妄动。我和王子点点头,不约而同地放慢了呼吸频率。
  
  这时,那喊声再次响起,呼呼喝喝的显得非常痛苦,从声音的方位判断,对方是在距离我们最近的房间中。
  
  我心里有些发毛,拉了拉大胡子问他:“难道说血妖在朔月之夜就会发出这种声音吗?”大胡子答道:“我也不清楚,但我想血妖很有可能在朔月夜的能力最强,不然那个女人不会要我们必须今晚见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种猜测与我心中所想不谋而合。朔月夜的血妖,会是个什么样子?
  
  正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大胡子小声说了句:“我去了。”就见他忽地闪到那房间房门跟前,伸脚一踢,咣的一声踹开了房门。
  
  借着昏暗的光线,大胡子似乎看清了房间里的东西,只见他表情瞬间由镇定转为惊诧,转头对我们大吼一声:“别过来!这不是血妖!”
  
  我和王子心中都感到奇怪,既然不是血妖,为什么还如此紧张?世上难道还有比血妖更恐怖的东西?
  
  还没容我们多想,就见从那房间中探出两只手来,晃晃悠悠地直奔大胡子的脖子抓去。
  
  大胡子一时拿不准对方是个什么东西,向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那双手缓缓地探出了房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对方的身躯全部露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极其浓烈的恶臭。
  
  我伸手捂住鼻子,睁大眼睛仔细看着对方。原来是个人,但准确地说,更像是个死人。
  
  只见此人大约四十来岁,双眼翻白,全身已有多处溃烂。伸出的双手呈抓握状,口中不停地发声,或嚎叫,或闷哼,一步一顿地朝大胡子走去,这情景看起来恐怖异常。 内容来自半壁江
  
  身边的王子捅了捅我,“这就是血妖?太他妈恶心了。”
  
  我低声说:“不像是血妖,血妖除了有红眼和獠牙,和一般人也没什么区别,而且血妖动作极快,身体坚硬。可这家伙的动作慢得出奇,看样子更像是丧尸。”
  
  王子又抬扛道:“说得跟真的似的,你见过丧尸啊?”
  
  我一把捂住王子的嘴,“你怎么老那么多废话?逗贫也得分时间地点啊!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没见过真丧尸,电视里还没见过么?”
  
  王子还想还嘴,但被我捂住嘴说不出话来,呜噜呜噜的不知在骂着什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