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这时大胡子早已看出对方不是正常人,他一个箭步扑了上去,一手拨开对方如爪般的双手,一手掐在对方的双颊上,用力一捏。
  
  这动作我再熟悉不过了,当初和大胡子第一次见面,就是被他这么捏开嘴巴的。如今他故技重施,我此时虽然心惊肉跳,但也不免有些幸灾乐祸。心中得意道:感情大胡子不管见谁都得捏一把,这位朋友有得受了。
  
  正得意间,忽觉那人的脸部有些变形,随着一声骨头断裂般的闷响,他的下巴竟然被整个撕了下来。
  
  这情景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恶心的场景,简直比蛇洞中的被打得稀烂的蛇怪还要恶心百倍。我一见那人的下巴脱落,顿时全身发紧,连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与此同时,我听到王子在我身边大叫一声:“老胡小心!他嘴里有东西!”
  
  我被王子的叫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睁眼看去,只见那人没有下巴的口中,不停地向外涌出硬币大小的圆形虫子。
  
  大胡子也被吓了一跳,向后疾跃,退到我们身前,与对方拉开了距离。但那人好像根本没有知觉一样,依然脚步蹒跚地向我们踱了过来。
  
  王子的胆子确实很大,如此惊悚的场面,竟然还是吓不住他,他扒着大胡子的肩膀问道:“老胡,那是什么虫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大胡子摇了摇头,“不知道,没见过。”
  
  我想了一下,插口说道:“是蜱虫。”
  
  王子回头惊疑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以前在一部百科书上看到过,从外形上看,应该是蜱虫,是一种吸血类的寄生虫,俗称壁虱。但我不敢确定,怎么这些蜱虫的体型比我见过的大了好多倍?”
  
  大胡子听到我说的话,忽然非常紧张地回头问我:“你刚刚说什么?壁虱?”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大反应,错愕地点了点头。
  
  大胡子的表情一下变得异常凝重,他又向后退了一步,后背几乎快要贴到了我的脸上,然后他又略显慌张地向楼梯下面看了看,语气沉重地说:“大事不好!是控尸术!”
  
  我和王子还没来得及问,那人已经号叫着走到我们跟前。大胡子发一声喊,一脚踢在那人的肚子上。
  
  本以为那人会被踢飞出去,却没想到“噗”的一声,大胡子的脚居然踹进了对方的肚子里。
  
  那人虽然被踢得开膛破肚,但依然挥舞着双手作势要扑向大胡子,没有下巴的嘴中,一条舌头长长地拖在胸前。同时,从他的肚子里爬出了上千只壁虱,瞬间就有数十只爬到了大胡子的腿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大胡子急忙抽回脚来,在地上猛跺,将壁虱都震落在地。
  
  此时我已经看出对方肯定是只丧尸,早被吓得魂不附体。王子的脑子比我清醒,见大量壁虱都蜂拥到了我们周围,一把拉住我的手就要往楼下冲。
  
  大胡子见状叫了一声:“先别下去,我有办法!”言毕双脚一跺,凌空跃起,跳到了那丧尸背后。
  
  丧尸远远不如血妖灵敏,发觉大胡子在眼前消失了,便毫不犹疑地朝我扑来。
  
  这东西的危险性其实比血妖差得很远,速度又慢,脑子又笨,如果想跑,怎么都能跑掉。但我却非常惧怕他的样子,腐烂不堪的皮肤,没有下巴的大嘴和躯体中不停涌出的壁虱,这情景简直比任何事物都要恶心。
  
  我见他向我扑来,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生怕他碰到我一丝一毫。
  
  就在这时,大胡子在其身后单腿着地,身子一拧,使出了一个后旋踢,直奔丧尸的脑袋踢去。我只觉一阵风声掠过,眼前一花,站在我近前的丧尸竟然瞬间被踢掉了脑袋。
  
  这下变故来得太快,我一时还没缓过神来,那丧尸已经双手下垂,扑通一声栽倒在我的脚下,一颗头颅在他身边骨碌乱滚。
半壁江中文网

  
  我没想到这丧尸竟然死得如此干脆,望着地上的尸首有些愕然。
  
  王子在边上拍掌叫好,盛赞大胡子的武功盖世,要不是所处的环境不合适,恨不得当场就给大胡子跪下磕几个拜师头。
  
  大胡子走过来盯着尸体中爬出的壁虱看了一会儿,用手指着地上说:“你们看这些壁虱。”
  
  我和王子闻言看去,发现尸体中的上千只壁虱都爬了出来。令人奇怪的是,这些壁虱没有攻击我们,而是有条不紊地在楼梯口聚集,然后集体向楼梯下面爬去。
  
  王子惊讶地问道:“什么情况?虫子都这么有组织有纪律?排着队上哪儿去这是?”我也对此颇为好奇,转头看着大胡子,等他作答。
  
  大胡子的表情却比此前更为凝重,甚至有些难看。他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控尸术。”
  
  他第二次提起控尸术,可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没打断他,只是点了点头,等着他继续说。
  
  大胡子续道:“相传有一种邪门异术,能操纵尸体,布出各种法阵,以达到控尸者所需要的目的。这种控尸术必不可少的,就是这种壁虱。壁虱由施法者专门饲养,供以血肉。驱使时,壁虱会爬进尸体的体内,若施法者给予指令,尸体就按指令行事。” banbijiang.com
  
  我从没听过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法术,只觉得全身一阵阵的发冷。王子对这种灵能异术的事情历来是颇为痴迷,听大胡子这么一说,赶忙插口问道:“你是说,刚才被你踢死的这位其实根本就是个死尸,被人操纵了所以才会攻击我们?”
  
  大胡子满脸疑惑地摇了摇头,“不像。死人不能发声,可刚刚咱们明明都听到了他的惨叫。而且,据说被控尸术操纵的尸体,因为是由壁虱带动身体,所以即使掉了脑袋也不会倒下,依然能行动自如。”
  
  这下我和王子都听不懂了,不约而同地问道:“那这到底是不是控尸术啊?”
  
  大胡子微微想了一会儿,沉声说道:“我觉得,对方好像是在用控尸术控制活人。”
  
  他这句话一出口,我吓得差点蹦了起来,惊叫一声:“什么?是活人?这不可能吧?你看他的行为哪点像活人?而且你踹破了他的肚子他都没死,怎么可能是活人?”
  
  大胡子摆摆手,让我别急,他说:“这种妖术邪法我也只是略知一二,不敢保证猜得全对,等我再验证一下。”说着就蹲了下去,将地上的无头尸体翻转了过来,把手伸进了尸体已经开膛的肚子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和王子都不明白他要干什么,瞪大了眼珠看着他。
  
  大胡子在尸体的肚中掏摸了一会儿,忽地像是发现了什么,手一缩,掏出了几个珍珠大小的红色圆球来。
  
  看着他血淋淋的手掌,我真想闭眼不看,但怎奈好奇心太重,还是把眼睛凑了过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