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那红球鲜红似血,表面隐约有些纹路,看样子倒有些像价格昂贵的鸡血石。我问大胡子这是鸡血石不是?大胡子摇头说道:“这应该叫做器珠。是把各种内脏在 熔炉中化炼成血水,然后加入鲜血继续熬制。等彻底凉透后,就会凝固,之后再分成一个一个这样的小珠子,就叫器珠,也就是用脏器炼制出来的珠子。”
  
  我听了几欲作呕,开口骂道:“谁他妈这么孙子,想出这种操蛋主意,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大胡子说:“可别小看这个器珠,操纵壁虱全靠它了。只有把这个器珠放进尸体的身体里,壁虱才能寻着味道进入尸体中,从而达到控尸的效果。”
  
  王子突然问道:“不对啊,你说这死尸是活人,那活人怎么被放进器珠的啊?”
  
  我脱口而出:“吃进去。”
  
  大胡子点了点头,示意我答对了。
  
  这下我又不明白了,继续问道:“谁会吃这种东西啊?想想就恶心。”话一出口,我猛然惊醒,脑海中回忆起适才刚进这个小区之时,我在每户人家的房间中都发现了一盘五颜六色的点心,一模一样,全无半分差别。

banbijiang.com

  
  想到这儿,我顿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哆哆嗦嗦地说:“老胡、王子,你们还记得我刚才说过,在其他房子中都发现了一盘一模一样的点心吗?”
  
  另外两人也悟出了道理,同时说道:“器珠放在点心里。”
  
  除了这个,恐怕再没有更好的解释了。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因为我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如果整个小区的每一户的每一个人都吃了点心,就意味着每个人 的肚子里都有器珠。接下来,壁虱就会进入到每一个人的体内,一个不剩。所以在我们进入小区之后,才会发现偌大的小区之中居然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说……全部 的人都中了控尸术?
  
  正想着,忽然间,楼下的房间中猛地传出一阵凄厉的叫声。那叫声与此前所听到的惨叫声一般无异,但颇为不同的是,这次的叫声,却是许多人一起发出的。
  
  耳听得楼下传来的阵阵嘶嚎,我心下大惊,料定自己刚才的猜测又一次正确了,暗骂自己真是乌鸦嘴,越不情愿的事越是猜得准确,真是好事不来坏事不断。
  
  王子也把事情猜透了十之八九,就算他胆子再大,这时也慌了神,低声叫道:“妈呀!玩儿尸体的不止玩儿了一只,楼下已经大聚会了,怎么办?”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大胡子迟疑了片刻,嘱咐我们道:“别慌,在这等我,我去找几件合手的家伙来。”说完便跑进了刚才被他踹开的那个房间内。
  
  王子见了大胡子的举动,大为吃惊地对我问道:“老胡这是要干吗?大开杀戒啊?”
  
  我点点头说:“恭喜你,答对了。不但他要大开杀戒,恐怕咱俩也得陪着,你没听他说吗?找几件家伙,而不是找一件家伙。”
  
  说话间,楼梯处“咚咚”直响,我低头一看,十几只丧尸已经沿着楼梯向上走来。我焦急地叫道:“大胡子,快点儿,已经上来了!”
  
  话音未落,大胡子已经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怀中抱着三把武士刀。这武士刀分长、中、短三把,明显是一套组合。
  
  大胡子把手中的武士刀向我们一递,让我们自己挑一把。我眼疾手快,抢先出手夺过了最长的那把刀。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有这把长刀在手,好歹心里也能踏实点儿。
  
  大胡子见我拿了长刀,怕王子把中刀抢走,双手一分,自己留下了中刀,将短刀递给了王子。
  
  王子无奈地看了看短刀,斜睨着眼睛左右瞪着我们两个,“你们俩是人吗?好的都抢走了,给我留把水果刀干吗使啊?”我说:“你别那么多废话,好歹也是把刀啊,你不要我可都拿走了,我还嫌一把不够使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两只丧尸上到了二楼,踱到了我们面前。大胡子对我们说道:“跟我学!先破肚放虫,再砍掉头颅。”说着,手中的武士刀就闪电般地刺进 了一只丧尸的肚子,向下一抖,肚皮应手而破,大量的壁虱撒了出来。紧接着,他挥刀一砍,也不见他如何用力,丧尸的脑袋便被他斩了下来。随之,丧尸栽倒在 地。
  
  又杀死了另一只丧尸,大胡子回头对我们说:“一起杀下去,那血妖必定在楼下。”
  
  我连忙叫了声:“等等!”大胡子停住脚步,“怎么?”
  
  我说:“你刚刚不是说,这些丧尸都是活人吗?这些活人也都要杀死?”大胡子黯然地摇了摇头,“他们虽是活人,但已经和死人无异了。即使你不杀他们,他 们也都活不了。而且,他们现在所受的痛苦,要比死亡残忍百倍,给他们了结,反而是帮了他们。现在我也跟你解释不清,你就按我说的做没错。”
  
  也不等我回答,他就举刀高喊一声:“走!”当先冲下楼去。
  
  王子高声响应,紧跟着大胡子冲进了楼梯上的丧尸堆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心说我也不知哪辈子造的孽,天底下最荒唐和最恶心的事都让我赶上了。但如今再说什么也都没用了,我硬着头皮,大吼一声,也跟着冲了下去。
  
  这一阵杀得真是天昏地暗,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杀起人来竟然如此的得心应手。一路冲下楼来,我手起刀落,不知杀了多少只丧尸。
  
  待冲到客厅的空旷地,我们三人背对背地组成了三角形,布成了守势。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一楼的楼梯下面有个地下室的入口,大批的丧尸正从那入口中挤出。
  
  我对大胡子说:“都是那个地下室入口出来的,咱们过去把入口堵上,丧尸就出不来了。”
  
  大胡子摆摆手,“不要堵,还是全放出来杀干净吧。这些人太可怜了。”
  
  我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理论,但大胡子说的总不会错,也就不再多问了。
  
  忽然间,一阵诡异的声音响起,哗啦啦的有些像是铃铛的声音,若隐若现,悦耳动听。随着更多的丧尸涌出,铃铛声也越来越响,仿佛是在向我们步步逼近。更加奇怪的是,这些丧尸也不像此前那样向我们猛扑,而是有次序地围住我们后就原地不动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问大胡子:“这是什么声音?”
  
  大胡子一边机警地盯着四周的丧尸,一边回答我说:“是控尸术的尸铃,应该是有人在操纵那个铃铛,这些皮囊都受铃音的指挥。”
  
  我听他说完,心中暗叫不妙,这铃音越来越近,明显就在我们周围不远处。可现在我们周围全是丧尸,哪来的操纵铃铛的人?难道说施展控尸术的人就隐藏在这些丧尸当中?
  
  王子似乎也和我有同一个想法,焦急地问道:“不对呀,这声音就在附近,难道他躲在人堆里了?”
  
  大胡子没回答王子的话,忽地厉吼一声:“喝血的朋友!躲躲闪闪的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了这些皮囊,我们俩单独打一架。”
  
  这喊声奇大,在这略显空旷的客厅中竟然喊出阵阵回音,直震得我耳中嗡嗡作响。大胡子话音一落,我们三人都不谋而合地瞪大眼睛,仔细分辨尸群中是否有异类的存在。
  
  但观察了半天,却没发现任何丧尸以外的人。与此同时,那诡异的铃声也就此停了。
  
  大胡子小声对我们说:“你们小心,那血妖应该就在这人群之中,施展控尸术的人,应该就是血妖本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跟王子也想到了这点,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一丝都不敢懈怠。
  
  顷刻间,一百多只丧尸全部从出口走了出来,将我们层层围住,本就不算大的客厅,被满满当当地挤得水泄不通。
  
  层层叠叠的丧尸全都面无表情地站在离我仅一步之遥的地方,恶臭的气味扑鼻而来,然而我现在由于过度紧张,反而不觉得如何反胃了。我心里清楚,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这些丧尸擒住,届时无论是撕是咬,总是不会好过的。
  
  猛然间,那铃铛忽然响声大作,哗啦啦的极为刺耳。尸群顿时像炸了窝一样,吼声连天,一个个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我心中一紧,知道最要命的时候来了。
  
  耳边听得大胡子大喝一声:“杀!”喝罢,挥刀就冲了出去。
  
  我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只知道如不杀光这些丧尸,自己百分之百没有生还的可能。也不知哪来的魄力,怒吼了一声,青筋都暴了出来,牙关紧咬,提刀就砍向最近的丧尸。
  
  紧接着王子也高声叫道:“小爷今天跟你们拼了!”一并加入了战团。
  
  这次真是杀红了眼,根本不管眼前的是人还是尸,也顾不得大胡子刚才交代的什么先破肚再斩首了,见到就砍,碰上就剁。用尽平生力气,把面前舞出一道光幕来,生怕丧尸碰到我一丝一毫。
半壁江中文网

  
  大胡子又施展起自己的奇门异术,在房间中腾挪跳跃起来,在我和王子二人之间不停游走,看谁支撑不住,就过来支援一下。
  
  好在这些丧尸已经腐烂不堪,并不如何锋利的武士刀很轻易地就能把丧尸的任何部位砍断。霎时间,房间内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满地都是。
  
  此时的场景已经完全超出了我所能接受的极限,如此血腥的场面是我平生想都不敢想的,更何况自己还是这满地血肉的制造者。我一边大喊大叫着,一边不停地把手中的武士刀劈向那些丧尸,由于精神极度紧张,大脑中已经完全没有了思维。
  
  正在这时,一双血红的眼睛在我面前闪了一下。我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定睛再找,却不见了那双眼睛的踪迹。眼前剩下的,还是那些丧尸翻着白眼的面孔。
  
  但我心里清楚,刚才那双血红眼睛的主人,肯定就是隐匿着的血妖,看来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要找机会下手了。
  
  我急忙回身想要通知大胡子他们小心,一回头,猛然发现一个女人以极快的速度从大胡子的身侧绕到了他的身后。紧接着,伸出了如钩般的利爪,向大胡子的头顶抓落。
  
  我暗叫大事不妙,急忙大吼一声:“大胡子!背后!血妖!”但为时已晚,那血妖的手已经快似闪电般地抓了下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