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13 章 冰川圣殿之黄色古卷
第1节 第一章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个黄色卷轴,便伸手捡了起来。
  
  这卷轴纸质古朴,颜色已经严重泛黄,看样子是个非常有年头的古物,而且其纸张甚厚,上面还涂了一层油膏,保存得也很是妥善。
  
  我好奇地将这卷轴展了开来,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内容。却发现这卷轴似乎不全,最左侧的纸边参差不齐,很明显是被撕开过。再看卷轴中的文字,更是一头雾水。
  
  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然而我却一个都不认识。每个文字都包含着中文的笔画,但又明显不是中文。有些像日文和韩文,但与这两者也有很大的区别。
  
  大胡子和王子也都好奇地凑过来端详这个古卷,两个人看了几眼,脸上同样显现出了茫然和不解,和我一样,谁都没能看懂。
  
  王子嘟嘟囔囔地说:“这叫什么字?中不中洋不洋的,天书啊?”
  
  我盯着这些文字看了一会儿,还是毫无头绪,抬头对他们说道:“不知道是什么文字,但很可能和血妖有着直接的联系,这东西很重要,我们带回去再做研究。”正说着,我忽然发现卷轴的左上角有两个另类的文字,这两个文字与其他文字的区别很大,竟然是古篆体文字。

半壁江中文网

  
  由于我当初学习的是美术专业,所以也粗浅地涉猎过一些篆文的知识,虽然学得不深,但多少也能认识一些。这古卷中的所有文字都是用一种怪异文字著成,别说认识,就连见都没见过,因此这两个篆字摆在这里就尤为显眼。
  
  我回头对王子说:“过来看,这是不是篆字?”
  
  王子本来已经走到一旁,听我这么一说,又把头凑了过来。他看了一会儿说:“嗯,像。这两个字和其他文字根本不是一类,倒是很像篆字。不过是篆字也没用,小爷我根本不认识。”
  
  我说:“我也没指望你认识,你除了认识大妞就不认识别的了,不过我倒是好像能认出来。”
  
  王子听我说认识这两个字感到很好奇,让我说出来听听。
  
  我指着卷中的文字说道:“你们看这些奇怪的文字,都是依照古文的写法,竖排书写,排列是由右至左。但这两个文字却不一样,虽然也是由右至左,却是横排书写,而且用的是与全文完全不同的篆体,这明显就是这些文字的标题。”
  
  王子听得大点其头,催着我别卖关子,赶紧说说那两个字写的是什么。
  

banbijiang.com


  我又仔细地看了看那两个文字,继续说道:“我也不能保证我猜得全对,不过……这好像是‘镇魂’二字。可惜的是这卷轴被撕掉了一部分,‘魂’字中的‘云’字被撕掉了一半,但我想应该没错,八成是个‘魂’字。”
  
  王子小声念叨着:“镇魂……镇魂……这算是什么书名?没听过。不理解。”
  
  我摆摆手,“别琢磨了,这古卷里有好几万字,照咱们这么猜得猜到猴年马月去?赶紧该干什么干什么吧,管他镇魂还是真混,麻利儿地把血妖收拾了,烧房子走人。有什么事回家再研究。”
  
  于是我们把两只血妖的尸体扔进了铜炉之中,倒上油,点上火,便离开了地下室,并紧锁了房门。
  
  到了客厅,我们三个各自换了一身衣服,免得一身血污的太过扎眼。然后我让王子和大胡子先出去,省得一会儿跑得太慢再有什么闪失。
  
  等他们离开房间后,我对着房间内的众多尸体深深地鞠了几个躬,心中默念:此前我杀你们也是为了帮你们解脱,在阳世你们受苦了,希望在阴间能有个好归宿。你们的仇我会帮你们报,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放过那些恶魔。一路走好吧……

半壁江中文网


  
  礼毕,我便一把火点燃了房间。
  
  冲出房子后,我们三人匆匆地离开小区,隐藏在远处的树林之间,注视着小区中的动静。
  
  不大会儿的工夫,眼见那小区中火光冲天,随即传来几声爆炸的巨响,想必现场已经化为火海,这才安心地彻底离开。
  
  按王子的意思,我们三人应该马不停蹄地回到北京,免得被警察发现。但经此一役,我的心理素质变得出奇的好,不但不再像以前那样胆小如鼠,遇到杀人这类大事,也变得处事不惊起来。
  
  我并没按照王子的意愿行事,而是带着他们在天津的市区里游玩了一天,装得就像正常游客一样。大胡子和王子虽然身上有伤,但全天都是包车出行,也没受多大罪。
  
  次日,我安排王子带着大胡子坐火车回京,自己则选择多留两天。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分开行动能缩小目标,不容易引起怀疑。二是顺便探听一下坊间是否有发生大案的传闻。
  
  等王子和大胡子离开了天津,我便以出差路过为由回家探望了一趟父母。父母与我多日不见,自然是喜出望外。
  
  一家人怎么开心暂且按下不表。且说我在家中住了两日,在天津的各大报纸和电台中都见到了东骊花园失火的报道,但由于火势过猛,现场已经烧得惨不忍睹,所以查明原因还需假以时日。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见事情到此地步也算圆满解决,便动身回了北京。
  
  王子和大胡子都在我家里养伤。王子刚一回京就去了医院,不但缝合了伤口,还格外小心地打了几针狂犬疫苗。
  
  大胡子则没去医院,而是写了个药方让王子去同仁堂抓药,自己熬药服食。
  
  我见大胡子吃着中药,突然想起在蛇洞中被蛇咬伤后,体内的余毒还未除净,便勒令大胡子:“速度开出方子来,别你们的伤都治好了,最后我却被蛇毒害死。”
  
  随后的几天我们三个都躲在家里蒙头大睡,大胡子和王子是因为受伤后体虚嗜睡。我虽然没受什么伤,但由于那晚的打斗过于拼命,不免觉得劳累过度,也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这日下午,我正躺在床上打盹,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抹了抹口水,没好气地接起电话正要发火,但电话里竟然出乎意料地响起了高琳的声音:“小添!最近干什么去了?怎么一直没找我?”
  
  我举着电话愣了一会儿,说心里话,这些日子过得足够充实,我竟然把她给忘了。此时我觉得有些尴尬,不知说些什么好,便敷衍道:“哦,没干什么,画室的工作太忙。” 半壁江图书频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