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这些蜈蚣前赴后继,前面的一排刚刚死掉,后面就有数只又补了上来,动作迅猛,错落有序。每一排的攻击模式和方位都不一样,有地面攻击的,有直立攻击的,其中还不乏一些飞起偷袭的。
  
  大胡子双手上下翻飞,精准地将每只蜈蚣鲜红的头部都切了下来,每出一刀,就有几只蜈蚣毙命。
  
  看着这骇人的场面,我急得汗流浃背,生怕大胡子有什么闪失。恨不得自己多长几只手,好能助他一臂之力。
  
  就在这时,我猛然发现在大群蜈蚣的身后似乎有一只与众不同的特殊品种。其他蜈蚣虽然大小不一,但最大的也不过是婴儿手臂般粗细。而躲在最后的那只异类,居然如同成人手臂粗细,比其他蜈蚣足足大出了一倍,显然是这群蜈蚣中的首领。
  
  我马上对大胡子高喊:“大胡子!擒贼先擒王!它们的头儿在最后面!”
  
  大胡子对我叫道:“我看见了!正想办法呢!”他顿了一下,又对我们叫道:“王子,把你的斧子扔到我脚边来!鸣添,扔烟火!”
  
  王子闻言忙从腰间抽出斧子,扔到了大胡子的脚边。同时,我也拼尽全力将三枚冷烟火抛进了蜈蚣群的深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光照之下,一只体态庞大的异形蜈蚣显露无疑。它通体赤红,全没半点黑色,嘴边竟长着6颗毒牙,两只极长的触角正在空中来回摆动。冷烟火刚一落下,它猛然将头部高高抬起,似乎对突如其来的光亮感到很不适应。
  
  刹那间,大胡子手脚并用,逼退了身前的十几只蜈蚣。然后飞快地捡起了地上的斧子,向前踏出两步,“呼”的一声,将斧子掷向了那只蜈蚣王。
  
  大胡子的力气何等之大?只见那斧子闪着寒光,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向蜈蚣王的头部飞去。“噗”的一声,巴克757野营手斧正正地镶在了蜈蚣王的两嘴之间,深没至柄。
  
  蜈蚣王顿时倒在了地上,疯狂地扭动起来。过了半晌,从它口中流出了大量黑色液体,这才彻底死了。
  
  蜈蚣群失去了首领,立时乱作一团,再也不像刚才那般井然有序了。
  
  大胡子趁此机会大展拳脚,双刀飞舞,竟然杀进了蜈蚣群的中央。
  
  我和王子连忙向大胡子此前的站位靠了一步,依然保持着防守阵型。
  
  失去了指挥的蜈蚣明显丧失了原有的攻击力,对大胡子已经无法构成威胁。几分钟后,残存的数十只蜈蚣被大胡子一一斩毙,漆黑的密林再次恢复了平静。

banbijiang.com


  
  又等了一会儿,见确实没有其他蜈蚣出现,大胡子这才对我们招了招手,让我们过去。
  
  乌娜吉第一个就冲了过去,惊叹地叫道:“胡大哥!你到底是人还是神仙啊?咋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哎呀妈呀,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大胡子淡然一笑,“你的本事也不小啊,要没有你,我们恐怕都得被这些长虫咬死不可。”
  
  乌娜吉天真地笑道:“那可不咋的?要不是你不让俺乱动,俺还要帮你一起杀长虫呢!”说完她又哭了起来,“程大哥真可怜,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大活人,现在却死了。这……这可咋整?”
  
  大胡子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叹了口气,低头不语。
  
  季玟慧还是坐在火堆旁一动不动,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她却满面泪痕,显然是在为程猛伤心。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抚了抚她的头顶,安慰道:“别难过了,即使你流再多的眼泪,小程也是活不过来了。好在你还活着,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
  
  季玟慧突然抱住了我的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对于一个柔弱的女人来说,不久前发生的一切都太过极端,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底线。如今事情虽然得到平息,但这种宁静反而让她的情绪产生了极大激荡。此时她心中的悲哀与恐惧再也按捺不住,如决堤般倾泻了出来,一发不可收。
  
  我非常理解她此时此刻的感受,就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前,我的表现更为夸张,甚至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种情况下,现在再怎么劝她也无济于事,等她彻底发泄完了,情绪自然就稳定了。于是我静静地坐在了她的身边,让她靠在我的肩上哭个痛快。
  
  王子从蜈蚣王的头上把斧子拔了出来,嘴里嘟嘟囔囔地埋怨着大胡子:“老胡你可真会玩儿,手里有两把刀你不扔,非扔我的斧子。你要喜欢斧子怎么不自己买一把?你看把我这宝贝武器弄的,脏死了!”
  
  大胡子淡淡一笑,也不理他,俯身检查程猛的尸体。
  
  程猛被咬得七零八落,死状惨不堪言。大胡子和王子把程猛的尸首收了起来,挖了个坑,就地埋葬了。
  
  王子对我颇为不满,一边干活一边抱怨道:“脏活儿累活儿全是我和老胡的,你小子倒好,躲在一边儿谈情说爱去了。真拿我们俩当八戒和沙师弟了吧?”

banbijiang.com


  
  季玟慧此时已经平静了许多,听王子这么一说,也觉得拉着我有些不太合适,便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让我赶快过去帮忙。
  
  我们把大大小小的蜈蚣尸体都聚拢到了一起,这样看起来不至于那么恶心。乌娜吉也帮着我们一起清理战场,别看她是个女孩,但一点也不惧怕蜈蚣的尸体,居然干得比我和王子还要麻利。
  
  王子好奇地问她:“丫头,你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啊?”
  
  乌娜吉说:“它们活着的时候有点可怕,死了还有啥可怕的?俺爹和俺爷爷还净整这个泡酒喝呢,老补了!”
  
  王子听了这话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嘿嘿一乐,从死蜈蚣堆里拣出两条体型稍小的来,拎到眼前,大吞口水。
  
  我惊愕地问他:“秃子,你不会也要带回去泡酒喝吧?”
  
  王子眉毛一挑:“泡酒?那不晚八春啦?带回去早臭了!你没看过《神雕侠侣》啊?洪七公吃蜈蚣那段,我每次看到那儿都流口水,今儿个我非得亲口尝尝。”
  
  我说:“人家那是小号蜈蚣,比手指头还细呢,跟这个能一样吗?再说了,程猛刚死不久,另外三人也不知去向。大伙伤心都来不及,你倒好,刚把程猛埋了就想着吃?你能不能少干点儿没心没肺的事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一提起程猛,众人的情绪又都低落了下来,杀尽蜈蚣的胜利喜悦瞬间就消失殆尽了。此时谁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再开玩笑,只得各自收拾营帐,准备短时间地休息一下,等待周怀江等人的回归。王子见状也不好意思再提什么洪七公的事,回营帐里睡觉去了。
  
  躺在营帐中,我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睡。想起程猛的惨死,自己终是难辞其咎,总要负上一些责任。越想心里越是烦闷,索性起身走出营帐,点了根烟,坐在帐外舒缓一下情绪。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夜色之中有个人影,就站在我前方不远处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我心下大惊,忙伸手摸住腰间的匕首,低喝一声:“什么人?”
  
  “鸣添?你怎么还不睡?”那人向前走了两步,从黑影里走了出来,我借着火光一看,原来是大胡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