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16 章 冰川圣殿之诡异的死法
第2节 第二章

  我们三个也是吃惊不小,没想到好不容易听到了周怀江的声音,却竟是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声惨叫。此刻也容不得多想,跟着季玟慧赶了过去。
  
  跑了几步,季玟慧由于体力不支,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一时疼得站不起来。大胡子转头问我:“鸣添,我背着季小姐,你不介意吧?”
  
  我怔了一下,这才明白大胡子话里的用意,一脸窘态地红着脸摇了摇头。
  
  大胡子背起季玟慧,对我和王子说:“跟着我跑,越快越好!”言罢一闪身,拔足疾奔了出去。
  
  我和王子咬着后槽牙,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跟着大胡子猛跑,但依然和他的距离越拉越远。
  
  跑了一阵,前方渐渐显现出了一条夹道,夹道两侧尽是半人来高的雪层。这雪层越来越高,到后来竟然有数米之高,而且也逐渐地由雪层转变成了冰层,场面之宏伟简直可以用无法想象来形容。
  
  王子一边跑一边呼哧带喘地问我:“老……老谢……这……这他妈是什么地方……”
  
  我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不出来……好像……好像是冰川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之所以用上冰川一词,是因为此处的景色太过壮丽,像极了冰川之形。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西藏唐古拉山脉的冰川景象,画面中的冰川与我们此时的环境,几乎一模一样。如果真是冰川的话,那么我们所处的位置就应该是冰川中的一个缝隙。
  
  正说话间,前方出现了大胡子的身影,季玟慧已经从他的背上下来,站在了一旁,两个人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看着前方,不知是发现了什么。
  
  我和王子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急忙加劲狂奔,向他们跑了过去。
  
  大胡子听到我们的脚步声,转过身来一脸紧张地叫道:“快停!别跑了!慢慢走过来!”
  
  虽然不知道他用意何在,但我和王子心里都很清楚,前面必然是有什么危险,连忙停止了跑动,蹑手蹑脚地走过了过去。
  
  走到近处一看,原来此处再向前走就没有路了,脚下就是悬崖绝壁,如果刚才一直跑过来,一个刹不住就会掉下去。
  
  悬崖之下一片雾气蒙蒙,什么都看不清,隐隐约约的,似乎是一个庞大的深坑。
  
  我立时联想起周怀江刚才的那声惨叫,照此看来,难不成是从这里掉下去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低声问大胡子:“你说周怀江会不会是从这儿……”鉴于季玟慧还在身边,我没敢把话说全。
  
  大胡子沉声道:“应该是,这一路走来,也没有别的去处了。既然他不在这里,很可能是掉下去了。”
  
  季玟慧焦急地对我说:“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救周老师,考古队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不能再死人了啊!”
  
  此刻我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想劝她别急,但其实我心里比她还急。但说起救人又谈何容易?这悬崖离深坑的底部少说也有四五十米,下去都是个问题,救人就更加不切实际了。
  
  正犹豫间,猛听得“啊”的一声长吼,悬崖下面又传来一声惨叫,依然是周怀江的声音。并且这次他喊叫的声音,比上次我们听到的还要惨烈数倍。
  
  季玟慧听到周怀江的惨叫,马上趴在悬崖边上对着谷底大喊:“周老师!周老师!”
  
  紧接着,周怀江声嘶力竭的喊声从谷底传来:“快救救我……唔……”一句话还没喊完,似乎是被什么人捂住了嘴,从此就再也没了声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季玟慧和王子又连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看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看来周怀江的确就在谷底,原来他还活着。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救人要紧。我急忙从背包中掏出两捆救生索,连接到了一起,准备下谷救人。
  
  这救生索一捆20米长,两捆加在一起才40米,也不知长度够不够用。然而这还不算什么难题,更加让人头疼的是,如今我们四周全是坚冰,到处都滑溜溜的,救生索根本没有可以固定的地方。
  
  我拿着救生索四下寻找,遍寻无果,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王子对我说:“要不这样,我拉住救生索,你顺索爬下去。”
  
  我鼻子差点气歪了,骂道:“放屁!你有多大劲儿?能拉得住我?别说现在脚底都是溜滑的冰面,就算是沙地你也没那么大能耐啊!到时咱俩还不都得摔成馅饼?”
  
  王子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面红耳赤的不再言语了。
  
  这时,大胡子拍了拍我,“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也不等我答话,转身就往来路疾奔了出去。
  
  虽然不知大胡子神秘兮兮的又在搞什么名堂,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估计他准是想到了什么办法。事到如今也是别无他法,只能等大胡子回来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子已经累得不行,也不怕凉,躺在地上拼命喘气。但嘴上还是不肯闲着,唠唠叨叨地抱怨着:“这他妈鬼地方,真是坑死老子了。山下是火炉,山上是暴雪,头回听说冰火两重天是这么玩儿的。咦……”他忽然惊讶地坐了起来,抬头看着天说:“老谢!这里怎么没下雪?”
  
  他这一说我才注意到,雪果然停了。可转念一想还是不对,刚刚跑过来的路上还一直有雪,怎么会如此之快说停就停?
  
  季玟慧说:“一开始我也以为是雪停了,刚才老胡跟我说,刚才山下可能不是下雪,而是山风从这里刮下去的积雪。”
  
  我这才恍然大悟,本来我就一直在心里琢磨,这山上山下的温差怎会如此大?照此看来,原来是因为这冰川的积雪常年不化,我们上山时又赶上了山风,把这里的积雪吹了下去,所以我们才误以为是下雪。
  
  想到这儿我又不由得开始佩服大胡子,别看他平时有些呆头呆脑的,可他总是在我们没有察觉某些事物之前,预先就对事情做出了判断。
  
  王子躺在地上摸了摸身边的地面,赞叹道:“合着人家老胡早就知道事情的原委了,咱们还傻了吧唧在这儿瞎猜。你看,这地上真的没有雪,肯定是从这儿刮下去的。”猛然间又听见王子一声惊呼:“哎!老谢你快来看!有发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