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16 章 冰川圣殿之诡异的死法
第3节 第三章

  我闻言赶忙跑到了王子身边,他指着地上的冰面对我说:“你看,这里的冰面好像被谁破坏了,还有血迹。”
  
  我定睛一看,果然如王子所说,脚下的冰面明显被人为地破坏过,好像是用什么东西把冰面铲薄了。由于地面的冰层并不厚,被铲过的地方已经隐隐露出了灰白色的土壤。在土壤之上,依稀可以看到斑斑血迹,但这显然只是一小部分,原本的血迹,被人有目的地清除掉了。
  
  我顿感大惑不解,如果是血妖杀人,尤其是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绝不会有如此的闲情逸致去清理现场。眼前的血迹八成是陈问金的,他很可能就死在了这里,那为什么会有人在他死后,大费其力地消灭证据呢?他这么做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难道是怕被我们发现么?
  
  鉴于季玟慧就在身边,此事又牵扯到了血妖,我没法跟王子进行探讨,只得闷在肚子里默默地分析。越想越是不得其解,直想得我头疼欲裂。
  
  正在这时,只见大胡子从远处抱着一根手臂粗细的松树干跑了回来。他把树干扔在地上,找了一个冰壁的凹角,拔出匕首就开始凿冰。
  
  我看了看扔在地上的树干,惊疑地问他:“大胡子,你从哪儿弄的树干?”

]3 `. u7 p* T. |' |/ f. y, S8 D


  
  大胡子一边凿冰一边回答我说:“没进雪谷之前的地方有不少树。”
  
  我心中暗暗一惊,虽然我深知大胡子拥有超出常人的本事,但也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脚程竟如此之快。如此看来,如果不是大胡子一直迁就我们,他的行动速度其实要超过我们数倍。想起自己不久前还对大胡子吹嘘什么自己绝不拖累他,现在想想简直是太可笑了。
  
  趁着他凿冰的工夫,我把刚才发现血迹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大胡子听完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然后说:“想不通,怎么看都不像是……不像是那东西干的。反正无论如何也要下去救人,到了下面自然会有答案。”
  
  我知道他是怕季玟慧听到血妖的事更加接受不了,所以故意避开了那个词。便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但我心里一直在合计,既然已经带着季玟慧到了这里,就不可能不带着她下去,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和杀了她几乎没什么区别。这地方处处透着诡异,必定与血妖脱不开干系,估计见到血妖只是时间问题了。下谷之后,还是把血妖的事告诉季玟慧为妙,也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不一会儿的工夫,大胡子就用匕首在冰壁上掏出了一个比树干略粗的冰洞,深度正好可以放下多半个树干。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把树干塞进冰洞,然后将救生索牢牢地系在了树干上面,来回扽了几下,确定结实后,他转头对我们说:“我先下去,如果没有危险,我会叫你们下来。如果我没叫你们,千万别轻举妄动。”
  
  我和王子都知道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同时点了点头。
  
  大胡子不再多说,戴上了军用手套,抓住绳索滑了下去。
  
  我们趴在悬崖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大胡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浓雾之中,一颗心也慢慢地提到了嗓子眼。
  
  过了半晌,我见他还是没有动静,生怕他遭到什么不测,连忙大喊:“大胡子!什么情况?”
  
  就听大胡子的声音从谷底传来:“没见到周领队!你们下来吧!”声音微颤,语气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也没再多问,又从包里掏出了一根两米长的绳索,一头系在了我的腰间,一头系在了季玟慧的腰间。
  
  然后我让她先顺着绳索滑下去,我紧跟着她一起滑了下去。有了腰间的那根绳索,等于给她上了双重保险,免得她失手坠落。
  
  我和季玟慧顺着绳索缓缓下降,刚一穿过迷雾,就被眼前的景象完全惊呆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浓雾以下的景色,与悬崖上面的冰天雪地截然相反,竟然是一片草青木蔚的绿洲。宁静清新,青青郁郁,令人心旷神怡,一看之下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这个位于山顶的深坑面积并不算大,至多也就是一个足球场的大小。除了碧油油的青草和几株树木,在正中央还有一小潭湖水。那湖水波平如镜,碧蓝清澈。
  
  如此的清幽美景竟然是在那万年不化的冰川之下,此时我们的心情岂是单纯的匪夷所思就能表达清楚的?
  
  大胡子站在绳索边上接应我们下落,刚一降落到谷底,季玟慧就大喊起周怀江的名字来。但喊了数声,除了阵阵回音,根本没有周怀江的声音。
  
  紧接着,王子也滑了下来,与我们刚下来时的反应一样,一时也无法相信在那冰川之下竟然别有一番天地。
  
  王子问我:“这地方怎么会和上面差别这么大?而且还挺热的,咱们不会是在做梦吧?”
  
  我想了想解释说:“这座山可能是个火山,下面有熔岩,因为这里的地势低,温度自然就会比上面高。加上这种深度下陷的地势四周都有屏障,山风侵袭不到, 所以更加适合植物生长。”然后我又指着我们头顶的浓雾续道:“由于热气上升,冷气下沉,两股气流正好在谷口汇聚,自然就产生了终年不散的浓雾。”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王子满脸讶异之色,惊叹道:“我的天呐!你居然还懂这些?怎么这么多年我都没看出来?别是你瞎编的坑我呢吧?”
  
  我哼了一声,刚要数落他几句,季玟慧在边上急道:“快别说这些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赶紧找周老师吧。”
  
  我脸上微微一红,斜瞪了王子一眼,暗骂他总是说些不合时宜的话。
  
  此时距离我们发现陈问金的尸体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天色明显暗了许多。头顶的天空虽然是万里无云,但已然变成了暗青之色,说话间就要天黑了。好在此地的气温较高,即使今晚无法从此地离开,也不至于担心什么气候问题,生命还是有保障的。
  
  我对其他人说:“趁着天还没黑,赶紧在周围找找,就这么丁点大的地方,他还能飞出去不成?大家抓紧时间找吧。”说完就向中间的水湖走去,想先确定周怀江是不是掉进了水里。
  
  大胡子突然叫住我:“先等等!”他一脸为难的表情,看了看季玟慧,又看了看我和王子二人,似乎是心里有什么话却又很难说出口。
  
  我隐约猜到他要说的事和血妖有关,碍于季玟慧,这才遮遮掩掩地不敢开口。我心想: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也到了该告诉季玟慧的时候了。于是我对他说:“没事,你说吧,这儿没外人。” 半壁江中文网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指着对面山壁的角落处说:“我估计,周领队应该在那里面。”
  
  我顺着他的手指向前看去,但由于光线不足,黑糊糊的看不太清楚,便向前走了数步。再定睛一看,这才看明白。原来在那山壁与地面的夹角处,有一个两人多 高的宽大石门。那石门呈45度角向上倾斜,由于周围植被繁多遮挡住了石门,加上年深日久的缘故,石门上已经布满了青苔,所以乍一看很难发觉这石门的存在。
  
  此时石门上的青苔已经被人抹掉了一部分,门上的图案也因此显露了出来。而那个图案,正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曾在血妖背上见过数次的——诡异图腾。
  
  虽说我之前就已经料到此处会有血妖,但这石门上的血妖图腾出现得太过突兀,还是令我震惊不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