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16 章 冰川圣殿之诡异的死法
第4节 第四章

  
  我大着胆子走到石门边上,用手抹了抹门上的苔藓,刻在石门上的整张图案清晰地浮现了出来。凝目再看,确认无疑,门上刻的图案就是那深深印在我脑子中的诡异图腾。
  
  其他三人也跟着我走了过来,王子刚一见到门上的图案,就脱口喊道:“妈呀!血妖的老窝找到了!”忽然意识到季玟慧还在身边,马上伸手捂住了嘴。
  
  但为时已晚,季玟慧全身一震,惊疑地盯着石门上的图案看了半天,又转过头大惊失色地望着我,嘴唇抖动着说不出话来。此时此刻她肯定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早在进山之前,我就曾经暗示过她前途的危险,相信从那时起,她就已经隐约察觉到我们三个人刻意隐瞒了什么事情,只是没有直接发问罢了。
  
  一路上,我和王、胡二人谈话间总是遮遮掩掩地躲避着她,也必然早就引起了她的怀疑。
  
  而在我们三人见到程猛和陈问金被杀害时,从没表现出一丝恐慌和惧怕,甚至显得有些淡然。并且大胡子已然在她面前展露过数次异乎常人的本领,再加上王子 这一声叫破玄机的大喊,种种迹象加在一起,即使再天真的人也能察觉到我们的反常,更何况是天资聪颖、精明干练的季玟慧? 内容来自半壁江
  
  此刻她眼圈发红,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质疑,盯着我一句话不说,煞白的嘴唇始终在不停颤抖。似乎是想要开口问我,但又不能确定我是否真的骗了她。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想:是时候说实话了,再躲也躲不掉了。早知道她情绪这么容易激动,真该早一点告诉她真相。现在解释起来,可真是难上加难了。
  
  我尽量用最温柔的口吻对她说:“玟慧,你先别激动,我慢慢给你解释。”这句话明显是已经承认我有事欺骗她了。
  
  话音刚落,季玟慧秀眉微蹙,噙在眼中的泪水立时流了下来,咬着下嘴唇愤恨地瞪着我。
  
  我从没见过她这种表情,心里紧张得不行。但事到如今也是无法可想,只好硬着头皮给她讲起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次的思想工作做起来可是大费口舌,比当初拉王子入伙时可要费劲多了,真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直讲得我口干舌燥,两眼发花,季玟慧才总算接受了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
  
  此后,她沉默了许久。
  
  我们仨对女人都不是特别了解,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在季玟慧一语不发的同时,三人谁也不敢再去打扰她,只能傻呆呆地站在一旁,等待着她的下一个表情。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掏出手电,把光束对准三个方向,防止有暗藏的血妖偷袭。
  
  这时,季玟慧吁了一口气,对我说:“好了!看在你为我着想的分儿上,这次原谅你,以后可不许骗我。”
  
  我马上拼命点头,发誓道:“绝不敢了!再骗你我就是那个!”说着用手做了一个王八的形状。
  
  她抿嘴一笑,嗔道:“你本来就是那个!”
  
  王子又在一旁耍起了贫嘴:“瞅瞅,这样多好。小两口老瞎吵什么架?和谐社会就得和谐,知道不?”
  
  季玟慧红着脸对王子大叫:“王秃子!再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王子嘿嘿一乐,转头到边上研究石门去了。
  
  我问季玟慧:“知道了血妖的事你怎么不害怕?别是吓糊涂了吧?”
  
  她正色道:“起初听你讲的时候有些害怕,听你话里的意思,你所说的血妖好像就是饿鬼。但如果仔细想想,再把所有的线索都联系到一起,仿佛这件事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解答。”
  
  我一阵纳闷,难道她刚知道血妖的事就找到答案了?这未免也太神速了。便追问道:“你已经知道事情真相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季玟慧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不过你仔细想想。你给我的那篇文字,基本可以确定是那部奇书《镇魂谱》,这本书通篇由一种奇特文字著成,而这种文字又与古彝文极其相似。你可知道,古彝时期文明中,最神秘又最难以解释的是什么?”
  
  我的历史知识本就严重匮乏,又怎能知道那些在历史中更为生僻的知识,便摇头说:“不知道,你别绕弯子了,赶紧说吧。你不打算救周队长了?”
  
  听我提起周怀江,季玟慧脸上一惊,好像刚才真的已经把周怀江给忘了。于是她急忙加快语速对我说:“古彝文明中,最著名的就是巫术。巫术本来也应属萨满 教一系,但经过时间的推移,逐渐就演变成了一种独立的神秘技术。而巫术里,又分黑白巫术,有一些邪派旁支,比较邪恶的,就叫巫蛊,也叫做蛊术。
  
  “虽然我从没研究过这类知识,但从一些资料里也涉猎过一些。据说蛊术分为很多种,最低级的就是用毒、诅咒等,高级一些的,就能让人产生幻觉,甚至支配尸体或者活人。
  
  “巫术盛行的时期是秦汉时期,而《镇魂谱》一书恰巧又记录在《汉书•艺文志》里面。你把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想,是不是就和你当初想象的不一样了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惊讶道:“真不愧是考古系的研究生,知识太渊博了。你的意思是说,血妖都是中了巫术,被人洗脑了?”
  
  季玟慧点了点头,“只是初步推论,不一定准确。但至少我不相信血妖是鬼怪之说,这不科学。”
  
  我转头看了看大胡子,问他:“你觉得怎样?”
  
  大胡子说:“合理,有可能就是这样。但也不要过早下结论,我总觉得还是有些问题,什么样的巫术能在千里之外控制活人,而且数年间咒法都不散去?”
  
  几个人都被他这句话问得哑口无言,就连季玟慧都无言以对。
  
  忽然间,猛听得身边的石门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响声,紧接着,门开了。
  
  大胡子连忙闪身挡在我们身前,掏出匕首严阵以待。
  
  石门开了一条缝,其后就停止了响动。我们几个人都紧盯着石门,又惊又怕,生怕从里面冲出大批血妖来。
  
  过了半晌,还是没有动静,也不知刚才是什么原因让它自动打开了。我低声问王子:“王子,你刚才一直在石门那儿捣鼓什么呢?是不是碰到什么机关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子一脸无辜地说:“老大!我根本就没碰过那门,上哪儿碰什么机关啊?”
  
  话音未落,忽然从石门的缝隙里面,飞出一个东西来,呼呼带风,直奔大胡子飞去。由于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是什么。
  
  大胡子也不敢硬接,向旁边一闪,躲了过去。那东西又飞出几米,“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大胡子没敢回头,怕还有东西继续飞出来,背身低声对我说:“鸣添,去看看是什么。”
  
  我用手电光向地面那东西一照,原来是一只男式登山鞋。这只鞋的主人我认识,周怀江。
  
  我对大胡子说:“是周怀江的鞋。”
  
  大胡子“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注视着石门的缝隙。手电光照在门缝中黑漆漆的空间上,顿时就被黑暗吞没了,里面的情况一点都看不见。
  
  季玟慧急道:“咱们还是赶紧进去救周老师吧,晚了……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我也知道应该进去救人,可这石门的突然开启,还有那只飞出来的鞋,都好像预示着在那石门之后,有人在暗处等待着我们。这种等待,绝对是暗藏杀机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们保持着一个姿势等待了很久,但此时除了咝咝的风声,再也没了其他任何响动。这诡异的氛围,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王子有些沉不住气了,怒道:“老胡,咱还瞎等什么?对方这是拿姓周的当人质了,跟咱挑衅呢。冲进去瞅瞅呗。是骡子是马都拉出来溜溜,谁也别藏着掖着!”
  
  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还是人命要紧,况且就这样放弃了周怀江,季玟慧也不可能同意,便对大胡子说:“要不就按王子说的办吧,大家都小心一些就是了。”
  
  大胡子问我:“季小姐也要进洞?”
  
  我点头道:“她必须进洞,这样才能保证她的安全。如果她一个人留在洞外,你又不是不知道血妖的奸诈,忘了自己上次是怎么受伤的吗?”
  
  大胡子虽然觉得不妥,但也知道的确不能任由季玟慧独自一人,于是叹了口气说:“那好。我先进去,季小姐在我身后。王子、鸣添,你们两个并排跟在季小姐后面。”
  
  我和王子齐声答应,紧了紧裤袋,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大胡子深吸一口气,单手提刀,当先走了进去。季玟慧紧随其后,我和王子也一前一后地走进了那个阴森的石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