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18 章 冰川圣殿之远古崇拜
第1节 第一章

  一时间大殿中变得格外寂静,王子和大胡子看着我,我看着季玟慧,都想从别人的口中获取问题的答案,哪怕只是某种提示也好。
  
  季玟慧目不转睛地盯着石像的头部,右手的食指不停地敲击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长时间的冥想中。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对我们说:“我觉得这好像是一种远古崇拜。”
  
  四人中最有学识的季玟慧突然开口,其余三人赶忙凑了过去,想听听她的看法。季玟慧继续说:“你们看,这个王座高高在上,自然是代表着最高级别。而从王座向下的排序依次是无脸石像、血妖石像、饿鬼石像、人像和畜生像。这似乎代表着6种不同的地位,也就是说建造这间大殿的人,似乎对血妖以及超过血妖的某些奇异人种有着特殊的崇拜。”
  
  我在心中默想了一下,认为她的分析基本合理,但有一些疑点还是没弄明白,便问她:“那要按你这么说,这两个鹅蛋脸的地位应该排在血妖之上,血妖已经是我们见过的最可怕的生物了,那这鹅蛋脸代表什么?难道比血妖还要厉害?”
  
  季玟慧摇了摇头,说:“这个我还想不透,本来血妖这种东西就是你们自己起的名字,在历史上的正确定义还不知道是什么,也可能历史中还没有任何记载。这两个无脸石像代表着什么,恐怕只有当时建造这个圣殿的人们才知道真相。如果要想知道更多的信息,就必须找到更多的素材,这样才能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不过按照这个大殿的构造和布局来看,可以初步给出一个定义,这个地方很有可能是个祭祀的场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季玟慧的话似乎给大胡子带来了某种启示,大胡子听完之后,忽然显得有所顿悟,双掌一拍,对我们大声叫道:“我知道这石像的含义了!”
  
  一贯以沉稳著称的大胡子突然如此激动,想必的确是有了什么重要发现。我们三人都注视着他,等他说出原委。
  
  大胡子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说:“鸣添,你觉不觉得这大殿非常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我拼命地点头:“觉得!刚一看见这大殿的时候我就觉着似曾相识,好像以前来过一样。”
  
  他“嗯”了一声,继续说:“我一开始也没想起来,听到季小姐说这里是祭祀场所,我突然回忆起,咱们两个也曾经见过一个祭台,那个祭台后面,还画着一幅画。”
  
  他这句话真如醍醐灌顶一般,立时令我恍然大悟。我惊声叫道:“啊呀!我想起来了!是蛇洞里的壁画!”
  
  大胡子点了点头,“正是。这大殿和蛇洞中的壁画出奇的相似,虽说这些石像的样子与壁画上的人物有些区别,但从形式和布局上来看,已经算得上是大同小异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拍了拍自己脑袋,“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地方眼熟,原来是早就见过这儿的画像。现在这脑子真是不好使了,这么重要的信息都给忘了。”
  
  大胡子接着说:“蛇洞中的壁画前面有个祭台,祭台上放着一块绿色石头。虽说还不能完全确定那壁画中画的一定就是这里,但至少可以推断,这个大殿和那种绿色石头肯定是脱不开干系的。如果是和绿色石头有联系的话……”
  
  我和王子异口同声地接道:“那一定就和血妖有联系。”
  
  大胡子点点头,“既然提到了绿色石头,就自然会联想到东骊花园里的那个变异血妖,当时他用控尸术吸取活人的精血,炼制那种绿色石头,但由于火候不够,没有显现出足够的威力。那咱们设想一下,如果当时那块绿色石头达到了足够的火候,血妖会变成什么样子?”说完他抬起手臂,指着那个无脸石像的椭圆形头颅,眼含深意地望着我们。
  
  王子大叫一声:“我操!真有你的啊老胡!没想到你也学会分析推理了!你的意思是说,血妖可以利用绿色石头进行某种变异,而变异后的终极形态,就是这个样子?嗯!这个说法很合理,我也认为就是这样。”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默默地想了一会儿,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开口对大胡子说:“我总觉得这种解释有点儿牵强,如果真是按你说的这样,血妖在吸取了绿石的精华后变成另一种形态,那它变成什么样儿我都能接受,可唯独这个样子是说不通的。你看这个石像,连五官都没有,那它用什么看东西?用什么听声音?用什么咬人?岂不是比没变异之前还要废物?”
  
  听我说完,季玟慧接口道:“这或许是一种抽象的表达形式,用玉石充当石像的头部,可能是为了阐述某种不容易表达的意思。”
  
  我见她也支持大胡子的推论,忙让她说说看法。她说虽然暂时还无法对这个大殿的建造年代做出定论,但从这些石像的磨损程度及凿刻工艺来看,距离现在至少也得有上千年了,这还是相当保守的估计。
  
  由于那个时代在工艺科技和工业科技上都无法与现代科技相比拟,加上古代人对于事物的表达方式与现代人有着很大的区别,所以对于某些事物的表达和阐述都会显得极为抽象,有些甚至是非常夸张。
  
  例如,在四川三星堆出土的青铜人头像,虽说也有五官,但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外星人,很难联想到是个人像。这就是古代人对于事物的表达方式,不能按现代人的观念去理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季玟慧看来,这组用玉石作为头颅的石像可能暗含着更深一层的意思,也许当时的人想表达的是一种神圣、未知,或是其他的什么,但不管怎么说,绝对不会是像我想象的那样,就是一个直白的鹅蛋脑袋。
  
  听她这么一说,再加上大胡子此前的分析,整件事就算是豁然贯通了,我也非常认可这样的假设。但事情虽然分析清楚了,我的情绪却反而低落了下来。
  
  我叹了口气,心想假如真是这样,恐怕今后面临的问题可就大了。光是血妖已经够难对付的了,如果这血妖还有什么升级版,那到时候指不定是谁把谁消灭了呢!
  
  如今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现在说中途退赛,岂不是让所有人都鄙视死?
  
  大胡子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温言道:“别想那么多,天塌下来有我顶着。如果我真的遇到什么不测,在那之前,我也会竭尽全力保护你们逃出去,绝不让你们白白送命。”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说这些干吗?自打认识你那天起,我的命运就被彻底改变了。既然我现在能和你站在一起,我就有勇气和你一起走到底。没办法,估计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王子也走了过来,“别把我落下,你们俩要是都嗝儿屁了,剩我一个多孤单呀。而且我也真想见识见识,这鹅蛋脑袋代表的到底是个什么德行的怪胎。”
  
  三个男人间的意气风发,抵得上一万次满口空话的动员会。在这一刻,三个人的友谊又升华了一层。我们相互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激励,心中顿感热血沸腾,干劲儿也足了起来。
  
  其后,王子和大胡子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季玟慧,不约而同地开了口。
  
  一个说:“你放心,我一定保证季小姐安全。”
  
  一个说:“慧姐就交给我了,就是拼了命也得保护未来的嫂子。”
  
  我和季玟慧立时窘在了当场,脸红得跟关公似的。可人家两人都是一片好心,怒也怒不得,急也急不得,只得臊眉耷眼地走到一旁去了。
  
  向前走了数步,我无意间突然发现帝王椅与石像之间横着一条极长深沟,沟渠很深,绝不是普通地陷所造成的。
  
  这深沟宽一米有余,其长度正好横穿整个大殿。底部呈弧形,看起来很像是一个水槽。沟渠的正上方是一座石桥,过了石桥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此时我也顾不得害臊了,连忙招呼其余三人赶紧过来。
  
  我用手电照了照沟底,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事物。只是这沟渠的颜色非常怪异,与大殿中统一的暗青色反差极大,沟壁上呈现着一种深深的暗红之色。
  
  我心中一紧,隐约猜到了缘由。转头看了看大胡子,见他也愁眉紧锁地盯着沟底,神色间充满了愤怒与哀伤。我问他:“这难道是血迹?”
  
  大胡子喟叹道:“应该是,这里以前大概长期注满了血水,年深日久后,便将青砖都染成了红色。”
  
  王子大骂道:“这帮畜生真他妈可恨,这么深的沟,得多少血才能灌满?他们丫也太浪费了,用人血充排场?这得死多少人?”
  
  季玟慧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脸吓得煞白,嘴唇一直微微颤抖。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血妖害人的罪证,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正要走过去安慰她几句,突然感觉她的表情不对,眼睛上翻,嘴唇发紫,全身开始剧烈地颤抖,就像发了羊痫风一样。
  
  这下可把我吓得不轻,急忙冲过去扶住了她,一边大喊着她的名字,一边拼命地摇晃她的双肩。喊了几声,不见好转,反而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口中还不停地发出阵阵哭声。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大胡子和王子见状也围了上来,我急得一身是汗,焦急地问王子:“她这是不是也是鬼上身了?怎么和谷胖子被上身时的样子那么像?”
  
  王子掰开季玟慧的嘴看了一眼,“还好,没咬舌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鬼上身,别管那么多了,赶紧拿你的护身符试试。”
  
  想起谷生沪当年被护身符刺穴时的惨状,我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一方面急切地盼望季玟慧尽快恢复正常,一方面又担心她会遭受太大的痛苦。我急得全身冷汗直流,但却迟迟不敢做出决定。
  
  王子急切地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再晚就来不及了,你没看她眼睛已经完全翻过去了吗?”我抬眼一看,只见季玟慧的双眼已经完全翻白,全部黑眼珠已经翻到了眼眶里面。此时哪还敢再有耽搁,忙摘下护身符递在了王子手里,“你扎吧,我下不去手。”
  
  我和王子先扶着季玟慧让她躺在地下,然后我按住她的双手,紧张地对王子说道:“扎吧!别……别太用力!”王子点点头,对着季玟慧的印堂穴就戳了下去。
  
  就在这时,大胡子突然抓住了王子的手臂,沉声道:“别急!这不是什么鬼上身,小心把她扎坏了。” 半壁江中文网
  
  王子拿着护身符的手悬在半空,一脸惊疑地看着大胡子,“不是鬼上身?那是什么?老胡你可别瞎逞能,再耽误一会儿怕是真的来不及了。”
  
  大胡子摇了摇头,“绝对不是,我拿性命担保。我以前见过这个情景,而且就发生在鸣添的身上。”
  
  我被他说得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讶异道:“发生在我身上?什么时候?”
  
  大胡子刚要作答,忽听季玟慧“哇”的一声悲鸣,居然号啕大哭起来。泪水顺着眼眶中泉涌而出,双腿不停地在地上猛蹬,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越哭声音越大。
  
  大胡子马上加快语速说:“就是在蛇洞里,你两次陷入幻觉,每次都是这个症状,绝对错不了。快拿桉油来!”
  
  看到季玟慧痛苦的样子,我的心已经乱作了一团,完全不知道大胡子在说什么,口中喃喃道:“桉油……桉油……什么桉油?哪儿有桉油?”
  
  王子重重地捶了我一拳,“想什么呢?风油精啊!快点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