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18 章 冰川圣殿之远古崇拜
第2节 第二章

  我这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从背囊里取出几瓶风油精,一把塞进大胡子的手里。我也不知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只是傻呆呆地看着季玟慧,脸上淌满了汗水。
  
  王子掰开季玟慧的嘴,大胡子拧开两瓶风油精,一股脑都灌了进去。紧接着,季玟慧“嘤”的一声,就此昏厥不动了。
  
  我吓了一跳,生怕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急忙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只觉鼻息均匀,呼吸有力,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顿感身心俱疲。想不到季玟慧的一次磨难,竟然让自己吓得魂都飞了,看来再不承认也没什么意义了,恐怕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大胡子又拧开几瓶风油精,拍了拍我,示意让我喝下去。我这才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当初自己中了绿石的催眠,从而三次产生幻觉,其情景与今天季玟慧的症状如出一辙。也就是说,这山洞里也有一颗勾人魂魄的绿石。
  
  我接过两瓶风油精,拿在手里苦笑了一声。心想这东西通常都是涂抹在皮肤之上,即使口服也不应超过两三滴,如今却要喝下整整两瓶,真是自讨苦吃啊。
  
  我们三人各自喝下两瓶风油精,只觉入口辛辣,刺鼻之极。与此同时,一股清凉之意直冲头顶,精神也为之一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忽然间,耳边又传来“呜呜”的哭声,那哭声和此前季玟慧的哭声一模一样。
  
  我心下大惊,怎么季玟慧刚刚好转却又哭了起来?难不成还是鬼上身?
  
  其余两人也和我是一样的想法,三个人急忙围上去查看季玟慧的状况。
  
  然而季玟慧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依然好端端地躺在那里,脸色红润,呼吸顺畅,如同熟睡一般。那么刚才的哭声从何而来?难道是她发出的?
  
  这时,呜咽的哭声再次响起,悲悲切切地哭得很是伤心。我急忙低头看了看季玟慧,只见她双唇紧闭,完全没有张口。这哭声,绝对不是她发出的。
  
  那哭声兀自未停,若有若无地萦绕在整个大殿之中,伴随着昏暗的光线,更加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我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说这大殿里除了季玟慧怎么还有其他女人?难道真是有鬼不成?忽地一闪念,猛然惊醒: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苏兰吗?怎么把她忘了!
  
  侧耳倾听,从声音的方向判断,哭声是来自我们右前方的位置。我悄声对另外两人说:“这好像是苏兰的声音,似乎就在咱们右前方的位置,咱们过去看看。”
banbijiang.com

  
  大胡子点了点头,叮嘱我说:“先不要打草惊蛇,万一不是苏兰,那就必然是咱们的敌人。你去背上季小姐,小心又是调虎离山之计。”
  
  我暗叫惭愧,心想要不是大胡子心细,没准儿季玟慧会因为我的粗心大意而送了性命。想到这儿我冷汗直流,连忙把季玟慧背了起来。
  
  刚要向前走,王子突然拉了我一把,神秘兮兮地说:“你们等等我,我拿件儿东西。”说完就解下背囊,从里面抽出了一把枣红色的木剑来。
  
  我吃惊道:“你拿个木棍儿干吗?哪儿来的?”
  
  他满脸不屑地斜了我一眼:“什么木棍儿?桃木剑你都没见过?这是临出发前,我用全部积蓄买来的正宗降鬼桃木剑,开了光的,你看看这木质,少说也有上百年,这可是真家伙。”
  
  我看了看那木剑,颜色已呈暗红,通体锃亮,圆润有度,果然是块上了年头的好木头。但我还是心中有气,低声骂道:“你有病啊?咱们是去救人,不是捉鬼。再说了,如果碰上血妖你也打算拿这木棍儿对付它们?给人家挠痒痒还差不多。”
  
  王子不耐烦地说:“少废话,我这叫有备无患,你就准知道那边的哭声不是鬼?得了,别磨蹭了,赶紧过去瞧瞧吧。”说着就当先向那哭声的位置走了过去。我背着季玟慧,大胡子也抽出了短刀,一同跟在王子身后。
半壁江中文网

  
  上了石桥,过了帝王椅,我们的视线反而开阔了起来,原来在这王座的后面其实还有一片很空旷的场地。
  
  空地尽头是一堵宽大的石墙,石墙上画着一幅幅的巨大壁画,颜色鲜艳,精美绝伦,保存得还算完好。但我们急着找人,没把注意力放在壁画上。
  
  而在这石墙的左右两端,也就是整个大殿顶端的角落处,两边各有一个黑漆漆的门洞,好像是两间耳室。那阴森诡异的哭声,似乎就是从右边的耳室中传出来的,哭哭停停,亦真亦幻。
  
  这大殿中本没有风,然而那呜咽的哭声就如同一股股阴风,在我们耳边咝咝作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仿佛真有一只满脸血泪的女鬼在我们身后走来走去。
  
  我们三人都显得格外紧张,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一步一停地向右侧那间耳室移动着,生怕惊动了那哭声的主人。
  
  突然间,哭声骤停,紧接着变成了凄厉的笑声:“嘿嘿嘿……哈哈哈哈……”那笑声阴恻恻的满是寒意,比起适才的哭声,这笑声显得更加凄惨暴戾。笑声一出,我顿感一股凉意直冲头顶。
  
  这变故来得太过突然,王子也被那笑声吓得不轻,立马停住了脚步,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背着季玟慧腾不出手来,用脚在他的屁股上轻轻踢了一下,小声说:“你不是要捉鬼吗?去吧,你先进去瞧瞧。”
  
  王子悄声抱怨道:“你别老挤兑我,凭什么我先进去?有老胡在这儿,轮也轮不到我啊。”
  
  他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话一出口,那笑声戛然而止,似乎是发现了我们的存在。紧接着,耳室中有个女人说话:“是王大哥吗?”那声音正是苏兰。
  
  我和王子同时松了口气,心想这次真是老天开眼,不但没遇到什么女鬼,反而让我们找到了失踪多时的苏兰,看来我们几个也不是永远都走霉运的。
  
  王子嘿嘿一笑,就要张口作答。忽见大胡子猛然闪到王子身后,一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面色紧张地轻声对我们说:“小心中计,事有蹊跷。”
  
  我和王子闻言都是大吃一惊,全都一脸不解地望着他,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大胡子低声道:“刚才咱们在大殿里几次交谈,说话的声音早就能传到这里,怎么她始终默不作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我回想了一下,刚才在大殿之中,的确说话的声音很大,而且这大殿又足够空旷,声音的确可以轻易地传进耳室之中。如此看来,苏兰直到现在才表明身份确实是不大对头。 半壁江中文网
  
  但话说回来,说不定人家苏兰此前是昏迷状态呢?这会儿刚刚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昏黑的屋子里,依她的胆子自然是要哭的,这样不是也能说通么?
  
  我刚要开口对大胡子说出我的看法,就听苏兰的声音再次在耳室中响起:“是王大哥不是?怎么不回答我呢?我是苏兰呀。”随着脚步声响起,苏兰从耳室中走了出来。
  
  一见她的样子,我立时觉得心疼不已。只见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身上满是伤痕,连脚下的鞋都没有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不知此前受了多少罪。我哪还相信这弱女子有什么可疑之处,急忙问道:“小苏,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周领队呢?”
  
  一见到我们,她马上哽咽道:“胡大哥、谢大哥、王大哥,你们……你们可算来了……我……我……”话没说完,她就上气不接下气地哭了起来。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