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18 章 冰川圣殿之远古崇拜
第6节 第六章

  又斗了一会儿,大胡子见久攻不下,忽然使了个虚招,狠狠挥出一拳从上至下向苏兰的头顶砸去。苏兰故技重施,转身就从大胡子的身后向另一侧游走,想攻击大胡子的左肋。
  
  大胡子已经摸透了她的行动规律,正在她向后移动的瞬间,右腿早就向后勾出,带着劲风,直奔苏兰的下巴踢去。
  
  眼见苏兰就要被踢中,却想不到她反应极其迅速,就在几乎被踢中下巴的同时,她猛地一个侧身,就地滚了几滚,躲开了这一记重击。紧接着,她再次起身匍匐在地,左侧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血印。看来她虽然躲过了大胡子的后踢,但还是因为距离太近,躲避不及而扫到了脸上。
  
  她趴在地上,依然用凶残暴戾的眼神瞪视着大胡子,只不过这一次她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畏惧和恐慌。
  
  大胡子见一击不成,怎容她再有喘息机会,提步上前就要再次发难。苏兰龇牙咧嘴地朝大胡子狂吠几声,忽然一转身,疾速向侧方跑去。几步到了画满壁画的石 墙底下,她一加力,居然斜向蹿到了石墙之上,沿着墙壁跑了起来,数步之后,才逐渐落在了地下,一溜烟地兜了个大圈,势如疯虎般再次朝大胡子扑来。
  
  大胡子凝神静气,摆开架势等着苏兰上扑。待苏兰跑到面前,他双拳齐出,带着风声打向苏兰的面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没想到苏兰这次也是佯攻,见大胡子的拳头打来,她再次画了个弧线,兜回到壁画的方向,然后又上蹿下跳地扑了过来。
  
  如此扑了几次,虽然对大胡子构不成太大威胁,但由于苏兰的冲力极猛,动作又如同幻影般迅捷异常,三次之中,倒有两次在大胡子的身上挠了一把,每一抓都深入肉里,鲜血直流。
  
  王子见大胡子负伤,再也坐不住了,提着斧子起身嚷道:“老胡!要不要帮忙啊?我看她不是中了幻觉,是中邪,咱们要不就把她……把她……做了吧?”
  
  大胡子一面紧紧地盯着苏兰的举动,一面对王子摇手说:“使不得,她不是中邪,我估计是刚才的药力不够,等我擒住她再给她多喂些桉油试试。”
  
  自从被大胡子推出去倒在地上,我就一直没有站起来,倒不是因为大胡子下手重了,而是这两个人的打斗场面太过令人目眩神驰,我看得忘乎所以,一时间忘了站起来。此时见大胡子吃亏,我也站了起来,看着苏兰如同疯兽般在大殿中直扑猛冲,心中不免也焦躁不安起来。
  
  正在这时,我猛一闪念,心中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半壁江中文网

  我赶忙走到离大胡子还有几步之遥的地方,悄声对他说了几句。大胡子听到我的办法,觉得可行,便点了点头。
  
  计较已定,我掏出一枚冷烟火,跑到王子和季玟慧的身边,把手电递给王子说:“手电光对准苏兰,一会儿听我数一二三,数到三时就把所有的手电都关了,千万别晚了。”
  
  王子还待问为什么,我摆摆手,匆忙跑到了大胡子的身后,举着冷烟火严阵以待。
  
  这个时候,苏兰已经迂回到我们的正前方,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大胡子冲来。我默默数着她的步点,突然高声大喊:“一……二……三!”
  
  喊到三时,苏兰正好冲到离我们还有四五步的位置。三把手电同时关闭,霎时间大殿中黑成了一团,
  
  耳听得脚步声骤停,料知是苏兰因为失去了光源,一时找不到攻击目标了。我不敢发出声音,轻轻拍了拍大胡子。与此同时,我飞快地燃起冷烟火朝苏兰脚步停止的方向高高地扔了上去。
  
  青白色的强光顿时闪亮全场,晃得人目不见物。依稀中,我看到苏兰匍匐在地,头部上扬,正用野兽般的目光警惕地望着头顶的亮光。 copyright Banbijiang
  
  趁此时机,大胡子闪身疾奔,眨眼间就冲了出去。冷烟火落地的同时,大胡子已经静静地站在了苏兰的身后。
  
  苏兰察觉到了身后有人,本能地回头后看。但大胡子怎容如此良机错过,倏地向前一扑,牢牢地骑在了苏兰背上。
  
  此前二人打斗之时,苏兰始终趴在地上四面游走,专攻大胡子的下三路,的确从中占到了很大便宜。但如今大胡子骑在了她的身上,这一下优劣之势完全扭转,苏兰瞬间就被大胡子彻底制住了。
  
  只见大胡子坐在苏兰腰部,双脚踩住她的双臂,双手则死死地掐住她的后颈,如同一把巨大的钢锥,将苏兰牢牢地钉在了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我和王子见状连忙打开手电,取出救生索,给苏兰来了个五花大绑,绳子不够用时,连衣服都派上了用场。
  
  几分钟过后,苏兰犹如一个硕大的粽子躺在地上,双目喷火,口中狂叫,但怎奈自己全身被绑得结结实实,就算有再大的力气,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束缚。
  
  季玟慧大着胆子走到了苏兰身边,战战兢兢地叫了几声她的名字,但苏兰就好像从不认识季玟慧一样,一边龇牙咧嘴地怒视着对方,一边用已经沙哑的嗓音发出阵阵狼叫。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们几个看着苏兰的样子,一方面感到无比困惑,不知她为何变得就像真的野兽一般;一方面也担心她的身体,以她本身柔弱的体质,经历了这么剧烈的运动,即使恢复了神智,肉体是否还能承受得住?
  
  季玟慧心疼自己的姐妹,叫了苏兰几声,见她依然怪态百出,不禁又默默地落下了泪水。
  
  王子在一旁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突然跑过去捡起了扔在地上的半截断剑。然后回到苏兰的身边,口中念念有词地咕哝了几句,左手拇指与中指相对,其余三指直直伸展,掐了一个剑诀,大喊一声:“疾!”桃木剑直戳苏兰双眉间的印堂穴。
  
  苏兰被捆成了粽子,自然是无法还手,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半截木剑扎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好在王子只为驱鬼,不为伤人,这一剑虽然戳中了苏兰,但下手甚轻,连皮肤都没有刺破。
  
  紧接着,王子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同时,左手的剑诀也在顷刻间连续换了四五种。
  
  我们几个看着王子煞有介事地作起法来,俨然像是个得道多年的法师一般。我们一来是出于好奇,二来也在潜意识中寄予了希望,便都聚精会神地瞧着他,想看看结果如何。
  
内容来自半壁江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王子毕竟不是什么世外高人,只是个满脑子迷信的神棍。苏兰虽然身体动不了,但脖子以上还是勉强可以活动的。王子闭目唱咒的同时,苏兰始终恶狠狠地瞪着王子。之后她猛地一仰头,张口咬住了桃木剑,死活都不肯撒嘴了。
  
  王子见状大惊失色,拼命回夺,想抽回木剑。但无论他如何使力,苏兰硬是不肯松口,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大量的口水顺着木剑的剑身淌了下来。
  
  此时王子的脸色难看至极,看着口水流下,既想就此松手放开木剑,但又怕松手后我们几个人会耻笑他,拿也不是,放也不是,整张脸都羞成了一块大红布,情急之下,口中嚷道:“你……你快撒嘴,我这是给你治病,你怎么不识好歹?”
  
  正说着,忽听“咔吧”一声,本已断为两截的桃木剑再次从中折断。由于用力过猛,王子顺着惯性“腾腾腾”向后退出数步,一个屁蹲坐倒在地,直摔得他脸红脖子粗,连叫了好几声娘。
  
  我们几人见此情景,实在是忍俊不禁,立时哄堂大笑起来。王子看着手中光秃秃的剑柄,想要发作却又自知理亏,只好默不作声地任由我们取笑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场大笑使得此前颇为阴霾的气氛淡化了许多,所有人的情绪也都提高了不少,当然,这其中也包括王子本人。
  
  笑罢,大胡子对我使了个眼神,我立刻会意,我从背囊中掏出了十几瓶所谓的“桉油”,递在他的手里。
  
  大胡子也不再犹豫,将风油精全部拧开,通通灌进了苏兰的嘴里,然后一手掐住她的鼻子,一手捂住她的嘴,让她无论如何都得咽下去。
  
  起初苏兰的确不肯下咽,不停地扭动头部与大胡子抗衡。但由于口鼻被制,无法呼吸,十几秒过后,只听“咕噜咕噜”,足足十几瓶风油精,全都被她咽了下去。
  
  大胡子这才放开双手,目不转睛地观察苏兰。几分钟之后,苏兰脸上暴戾的表情逐渐消失,双眼开始迷离。再过一会儿,她面色平静地进入了睡眠状态。
  
  几个人不敢就此离开,围在苏兰的身边坐了一圈,生怕她再次暴起生变。
  
  趁这工夫,我拿出了一些压缩饼干和几瓶水分给众人,边休息边补充一些能量。季玟慧心疼苏兰,给她的嘴边也点了几滴水,还替她擦了擦脸。
  
  休息了半晌,我们见苏兰确实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轻声地打了几声呼噜,这才总算放下心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胡子解下了捆在苏兰身上的绳子和衣服,防止她血脉不通。但为了以防万一,捆在脚上的绳子只是略微松了松,并没有完全解掉。
  
  看看手表,进洞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再这么耗下去,即使手电的电量没有耗尽,我们的精力也要耗尽了,得抓紧时间赶紧摸清这山洞的底细。
  
  我对其他人指了指不远处的石墙,“过去看看那些壁画,上面一定会有什么信息。”
  
  一提到壁画,季玟慧立马来了兴致,举着手电当先跑了过去。她毕竟是考古专业的,见到有价值的古文物,再大的事也都抛诸脑后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