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活人禁地(四册连读) > 第 22 章 冰川圣殿之落荒而逃
第1节 第一章

  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血妖,只有血妖才会有这种举动,莫非血妖一直躲在暗处,直等到大胡子与我们分开才要有所行动?想到这儿,我顿时惊得一身冷汗,头皮发麻,一把将季玟慧拉到身后,手提尖刀凝神戒备。
  
  这时,对面的人影忽然举步前行,径直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顿感万念俱灰,背对着季玟慧大喊一声:“带着苏兰快跑,我一会儿想办法跟你们会合。”心中却在想:只要能保得季玟慧平安,自己搭上一条命也算值了。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影突然说话了:“鸣添,你怎么了?”随着他前行的步伐,整个身形也从浓雾中显现了出来。
  
  从对方的声音,我已经听出是大胡子,但由于他的形象太过怪异,我还一时无法相信。直到他走出浓雾,离我很近的位置时我才彻底看清,原来那个黑糊糊的人影,真的就是大胡子。
  
  只见他满身污泥,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就连牙齿都被染成了黑色。从他的指尖上,还不时落下一滴滴乌黑的泥水。他的右手依然握着D8军刺,但左手已经空空如也,不知手电丢在了何处。
  
  我的神经一下就放松了下来,急忙迎了上去,边跑边急切地问他:“你怎么从后面出来了?你为什么弄成这样了?那条臭鱼呢?你的手电呢?”一连串的问题接连问出,把大胡子问得也不知先回答哪个好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微笑着让我先不要着急,然后又跳回到水中,把身上的污泥洗了洗,上岸后喝了几口水,这才给我讲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他抱着鱼怪沉入水底以后,就一直寻找机会置其于死地。但那鱼怪在水中的力量奇大,游动速度也快得惊人,大胡子始终无法腾出手来攻击对方。可如果就此放手,自己在水中的速度绝对比不过鱼怪,那样一来,自己就完全处于劣势了。别无他法,只有一直抱着鱼怪死不放手,慢慢再找杀敌制胜的机会。在此期间,手电也失手落入了水底。
  
  鱼怪在水底拖着大胡子转悠了老半天,见总也甩不脱他,就要另想办法,从而游向了泥洞底部,想在巢穴中寻求转机。
  
  可不承想这一来却给大胡子赢得了机会,当鱼怪拖着他游进泥洞底部的时候,由于通道太窄,无法容下一人一鱼并排通行,竟然把他们两个同时卡在了那里。想必这鱼怪平时都是独居,从未考虑过还要附带着一个人并排通行,所以通往水塘的通道自然不会挖得那么宽。
  
  这样一来,大胡子总算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而且洞底有空气,不像在水中那样处处受制。此刻一人一鱼挤在狭窄的通道里,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出去,谁的身体都动不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鱼怪三个攻击手段的其中两个,利齿和尾巴全都因为受到了环境限制而无法发威,加上大胡子是趴在它的背上,就连最后能发动攻击的短鳍,也就此彻底报废了。
  
  然而,与鱼怪截然不同的是,虽然大胡子的身子无法动弹,但两只手臂却能随便活动。他手起刀落,一阵猛刺,将鱼怪戳成了筛子。随后,他一点点地挪动身子,终于和鱼怪错开了位置,这才算彻底摆脱那条臭鱼。
  
  泥洞里本来就全是稀泥,加上他又在里面滚来滚去,由此看来,他全身被裹满了一层厚厚的污泥也就不足为奇了。
  
  跟着他把鱼怪拖出了泥洞,在洞口的边上,给鱼怪来了个开膛破肚,却发现王子根本不在鱼腹之内。他稍感放心,便起身朝我们这边走来了。
  
  说到这里,大胡子就住口不说了,神情间微有一丝尴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惊奇地问他:“那你刚才怎么不直接走过来,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干吗呢?”
  
  大胡子把我拉到了一旁,红着脸悄声说道:“你们俩刚才不是正……正那个呢嘛,我怕过去了让你们难为情,所以就想等你们完……完事了再过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先是一愣,然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我贴着季玟慧的耳边说话,他竟误以为我们俩是在亲吻,所以才停住了脚步不敢过来。我差点让他把鼻子气歪了,低声气道:“你整天跟王子在一起都学了些什么呀?怎么跟他一样不着四六?”
  
  一提到王子,两人的表情又凝重了起来。虽然王子不在鱼怪的肚子里是件好事,可如今他到底身在何处?距离他失踪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他的踪迹?他到底是生是死?
  
  想到这里我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仰天大叫着王子的名字。和此前一样,除了阵阵鬼鸣般的回音,根本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我沮丧地低下头长叹了口气,心中百味杂陈,焦虑、急躁、迷惑、担忧、恐慌,没有一点好心情让我振奋精神。然而总不能就此放弃不找,毕竟那是王子,是我的兄弟,就算是给他收尸,也决不能放手不管。
  
  打定主意后,我用水塘中的热水好歹抹了把脸。一摸到滚烫的热水,我又疑惑地问大胡子:“这么烫的水,你能受得了?而且那条臭鱼也不怕烫,它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水温里生存?是不是下面的水不热啊?”
  
  大胡子指着自己被烫得通红的皮肤,“都烫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能不热?如果温度再高一些,我也肯定受不住了。那条鱼可能是适应了这里的生存环境,不然怎么会长成那副怪样?”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心想也对,鱼怪的体型比正常弹涂鱼大出了几十倍,而且还生有利齿,肯定是在这恶劣的环境中的变异物种。大自然中诸多离奇,据说一种叫烫鼠的动物可以在开水中戏耍,其中的奥秘又有谁说得清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