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周怀江浑身哆嗦个不停,颤抖着对苏兰说:“小……小苏,你快醒醒,我是……是你周老师,你快点醒醒啊!”
  
  然而苏兰却已经完全陷入了癫狂的状态,她口中不停地发出阵阵犬吠,两个黑眼珠甚至诡异地分离到了眼眶的两端,舌头也长长地吐了出来。此时的她哪里还是那个文静的苏兰,简直就是一只相貌狰狞的厉鬼,让人看起来不由得心惊胆寒。
  
  周怀江知道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索性拼命地大喊起来,不停地高声大叫苏兰的名字,想以此唤醒苏兰,让她就此停止这些匪夷所思的行为。
  
  这时,苏兰的脑袋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嘴里不停地吐出白沫。紧跟着,她挥起拳头在周怀江的嘴上猛砸了几下,把周怀江的牙齿打落了数颗。
  
  周怀江口中剧疼,满口的鲜血连着牙齿冲进了喉咙,就此再也不做声了。
  
  树洞中随即传来“咝咝”的声音,像是许多条毒蛇在同时爬行。周怀江突然想起书中记载过一种叫“蛇祭”的远古仪式,立时被吓得魂不附体。但接着他就发现,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不是什么毒蛇,而是一条条粗大的绿色树藤。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还没来得及吃惊,那些树藤就飞快爬到他的身上,逐渐地收紧,把他捆了起来。然后猛地向上一提一拉,周怀江背对着棺椁直飞了进去。
  
  他的后背刚一触碰到棺材的底板,就感觉身周涌出大量细如发丝的藤蔓,那些藤蔓侵遍他的全身,然后同时往肉里钻刺。周怀江疼得尖声大叫,浑身就如万蚁啃噬一般。紧接着,他身上的粗藤抽了出去,更多的丝藤补了上来。直把他疼得眼冒金星,连嗓子都喊哑了。
  
  苏兰看着周怀江凄惨的样子并没任何反应,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把棺盖拖了过来又盖在了上面。在棺盖完全合拢的一瞬间,周怀江看到苏兰的手中拿着他的一只登山靴。
  
  棺盖扣紧的同时,周怀江只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刚要张口呼救,猛然觉得全身乏力,精力骤减,似乎那些丝藤正在吸噬他的血液。他吓得哭了出来,声嘶力竭地疯狂吼叫,但没过多久,更多的丝藤爬上了他的身体,连他的舌头也被裹住了。
  
  渐渐地,他感到头晕眼花,天旋地转,眼皮慢慢下沉,一点一点地昏睡了过去。睡梦中,他仿佛看到一个全身焦黑的女尸在自己眼前不停晃动。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跳舞一会儿轻唱,一刻都未曾停歇。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他被棺外的剧烈打斗声吵醒,接着就被救出来了。
  
  听完周怀江此前的遭遇,所有人都扼腕叹息,看着他现在瘦骨嶙峋、老态龙钟的样子,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
  
  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他此时可能还没发现自己变成了老人,如果这一点被他知晓,恐怕精神上带来的打击比肉体上的还要剧烈。
  
  周怀江说了这许久的话,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但他的脸色却比刚出棺时好了许多,已经隐隐地泛起了一层红晕。看样子事情并不像他自己想象中那样糟,短时间内是不会死亡的。
  
  我让季玟慧又喂他喝了些水,然后温声劝慰道:“老周,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等你体力恢复一些了,我们就带你出去。”
  
  周怀江微弱地点了点头,又问了问苏兰的情况。我告诉他苏兰已经没事了,她是因为中邪才变成了那个样子,现在已经给她吃了药,醒过来以后就会恢复正常的。
  
  周怀江稍显放心,然后又嘱咐我说:“如果小苏醒过来,千万别把这些事告诉她,一点都不能说。如果她知道是自己杀了陈问金,恐怕她真的会疯了。”我郑重地答应了他,让他别多说话,赶紧闭目休息。 banbijiang.com
  
  看着他渐渐进入了睡眠,我们几个才算松了口气,围在一起商计起来。
  
  根据周怀江的描述,此前的很多疑点已经迎刃而解了。陈问金的死因并非外伤所致,而是被活活冻死的,外伤只是起到了促进作用。
  
  周怀江为了把陈问金的遗体带下山去,所以才挪动了尸体,但他为了寻找苏兰,又返回了冰川附近。可他这一去就没再回来,致使我们在途中发现了陈问金的尸体。
  
  苏兰为了毁灭证据才打磨了崖顶地上的冰面,但因为我们过早地逼近,导致她的工作没有完全做完,从而被王子发现了痕迹。
  
  在我们看来,她毁灭证据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迷惑我们的眼睛,让我们发现不了她和陈问金的踪迹,从而放弃对这个区域的搜寻。
  
  由此再反向推断,当初苏兰本来是要把陈问金带到树洞里的,但由于周怀江转移了陈问金的尸体,迫使她不得不另外物色其他人选。而周怀江毫无防备地出现,正好中了苏兰的下怀。
  
  周怀江在跌落谷底时所发出的声音将我们引入了冰川,而我们下到谷底寻人这件事,苏兰似乎早有准备。她先是将周怀江安置在棺材里,然后特意拿了他的一只 鞋作为诱饵,因此才发生了石门中往外飞鞋的一幕。那也就是说,那时的苏兰已经改变了她的初衷,她不再想让我们由此返回,而是想把所有人都一举击毙在山洞 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如果事情真是我们构想的这样,那么问题也就随着来了。
  
  苏兰是何时中邪的?为什么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没事,单单只有苏兰一人落入了魔障?
  
  周怀江说他亲眼看见了绿色石头,可我们至今也没见到绿石的影子。绿石此刻在哪里?
  
  这暗门居然还有另外一种开法?难道真如周怀江所说,进行某种祈祷仪式就能开启暗门?
  
  此外,我和周怀江都看到了一个女尸,虽然所述的相貌各自不同,但显然与这口神秘的棺材有所关联。然而这棺材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那些诡异的丝藤突然不见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周怀江变成这副模样?为何棺材里除了周怀江就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那口棺材,想从中找出什么端倪。就在这时,我猛然发现,一丛丛密网般的绿色丝藤,正在悄无声息地向我们逼近。
  
  在不知不觉间,树洞中布满了绿色丝藤,悄悄地向我们围拢过来。而那些丝藤的发源点,正是那口诡异无比的青铜棺椁。
  
  眼前的一丛丛丝藤就像是贴地爬行的恶鬼,要不是我无意间偶然看到,恐怕真要等到我们被袭击时才会发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心下大惊,连忙高声大喊:“小心,鬼藤出来了!”言毕一个侧身,先挡在了季玟慧的前面。
  
  此时大胡子和王子也发现了鬼藤袭来,全都将武器提在了手里。王子挡住了还在昏睡的周怀江,大胡子则挡住了我们所有人。
  
  那些丝藤就像是有思维一样,见我们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行踪,再也不像此前那样悄无声息地行进,而是“刷”的一声齐响,从四面八方飞快地朝我们猛冲了过来。
  
  大胡子暴喝一声:“保护好身后的人!”说罢刀分左右,将袭来的两束丝藤拦腰切断,紧跟着就向棺椁处扑了过去,要将所有丝藤的根源切断,这样一来,就可以一举将这些鬼藤击溃。
  
  大批的丝藤随即向我们涌来,我和王子也不敢怠慢,见鬼藤袭近,急忙用手中的武器招架劈击。好在那些丝藤并不像此前的粗藤那般难以对付,虽然数量众多,但却极为脆弱,刀锋到处,必定应手而断,落在地上就急速枯萎,霎时间就成为了一堆死灰。
  
  但这些丝藤实在是多得可怕,斩断一丛便补上来两丛,每一丛都像一棵小型松树一样,一根藤茎上丫丫叉叉地分有上百个枝头。每个枝头上又顺延出几百根丝 藤。每一根丝藤就仿佛是一条极细的触手,活动自如,灵活多变,不停地从各个角度向我们钻刺。而所有的藤束又都连接着一根粗大的深褐色主藤,那根主藤的出 处,正是那口谜一般的青铜棺椁。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和王子都不具备大胡子那样的身手,渐渐地有些应接不暇,只能强行守住身周一米的范围,进攻更是无从谈起了。我们心里很清楚,这样的打法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想要根除所有的丝藤,必须斩断那根主藤。
  
  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是太难了。那些丝藤的覆盖面积极大,只要我们的武器向藤茎斩去,便有数千条丝藤刺向我们的皮肤,一个躲闪不及,便被丝藤扎到。 每扎一下都像被马蜂蜇了一样,虽然算不上疼痛难忍,但也连着整条神经都阵阵刺痛。如果要是被大面积刺伤,恐怕真得疼晕过去了。
  
  我边拼命地砍着身周的丝藤边向棺椁附近的大胡子望去,发现他那边进展得也不是很顺利,他几次扑向棺材,几次都被数以万计的丝藤阻了回去,一时间无法靠近主藤,只得在棺椁附近来回游走。
  
  我渐感焦虑,心想照我们现在这种打法,根本就砍不过来,过不了多一会儿,就得被大批丝藤困死。脑筋急转,心中打定了主意。
  
  于是我回头对季玟慧说:“跟我来,躲到王子后面去。”她点点头,举着手电隐在我的身后,一步一停地向王子所在的位置一点点挪动。我则挥刀狂舞,生怕留下一点空隙让鬼藤乘虚而入,挡在她身前以极慢的速度向右前方推进。

banbijiang.com

  
  等走到王子边上,我让季玟慧挨着周怀江躲好,然后对王子说:“帮我看着她,我去帮老胡。”王子边抡动手中的斧子边点头道:“去吧,有小爷在这儿,保准我嫂子没事儿!”我瞪了他一眼,也懒得和他废话,舞刀疾冲,渐渐与大胡子拉近了距离。
  
  大胡子早就看见了我的举动,此时他正值一筹莫展之际,恰巧需要一个帮手,待我挨到他的身前,沉声对我说:“帮我牵制一些,我冲进去。”
  
  我摇头道:“不行,这附近的鬼藤太多了,根本砍不过来,就算加上王子也不够用。你说这东西怕不怕火?”
  
  这句话提醒了大胡子,他眼前一亮,兴奋道:“应该是怕的,可是哪里有火?”
  
  我对他“嘿嘿”一声坏笑:“你忘了在蛇洞里咱俩是怎么逃生的么?”大胡子恍然大悟,也“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大赞道:“对,对!呵呵,孺子可教啊! 来,点火!”说罢猛地发一声喊,手上加劲,把一柄单刀舞成了一面镜子,将我们二人严严实实地挡在了里面。虽说凭他一己之力攻不进鬼藤的中心,但此时止步不 前专于防守,一时也可保得我们立于不败之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趁机急忙脱下了上衣,掏出打火机把衣服引燃了,举在半空等着火苗变大。等火烧旺以后,我把衣服团成了一个火球,然后对大胡子高喊一声:“火来了!”紧跟着就向前猛冲,奋力把衣服扔了出去。
  
  那衣服烧得正旺,顿时照得树洞中亮如白昼。灼热的火球带着沉沉的呼啸声,径直飞向了棺椁的正中。
  
  火光掠过之处,一丛丛丝藤立时被燎得卷曲变形,接着就是黑灰枯萎。这些丝藤因为太过纤细,所以烈火正是它们的最大克星。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都要笑出了声来,得意地看着耀眼的火球急速飞出,划出了一道亮红色的弧线。
  
  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就在这时,所有的丝藤全都停止了进攻,飞快地反向急抽,拼命地冲向那团火球,要以鱼死网破的办法阻止火焰入棺。
  
  霎时间,密密麻麻的丝藤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张密不通风的大网,立时把火光阻在了半空。与此同时,其余的丝藤瞬间凝结成数张大网,一层接一层地阻隔在了火焰与棺椁的中间,火焰刚刚烧透一层,紧接着就补上来第二层,丝毫没有任何懈怠,速度越来越快。
  
  眼见火光逐渐减小,再过一刻就要被层出不穷的丝藤扑灭,大胡子怎容这样的机会从眼前溜走,猛地闪身疾出,我只觉眼前一花,就见他已经站在棺椁边上,手起刀落,“嚓”的一声,深褐色的主藤被拦腰切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主藤刚一被斩断,所有丝藤都极速变黑,纷纷掉落在地上,再也没有半点动静。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