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七节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我两腿发抖,大漠也快支撑不住了。我们只能尽快了断。最终,大漠长长的叹了口气,提起裤子,我掀开了马桶盖子,竟然发现里面有一坨还带着热气的大便,这让我想起当时流行的一位女诗人的诗: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我将胃中的啤酒全都呕吐了出来,将那坨大便冲得无影无踪。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感到我就是那位女诗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们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厕所,酒醒了,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大漠抽着烟,我一个人发呆,谁也没说什么。看看表,已经凌晨三点零三分,我起身要走,大漠说要送我。她说,不用了,谢谢。在酒吧门口,大漠的朋友将嘴巴放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波涛汹涌啊!”我笑了笑,一个人上了出租车,离开了那家酒吧。  

banbijiang.com

  后来我一直没有联系大漠,他也没有主动联系我。事实上,我觉得大漠是个很好的人。我也天真地一直在等他给我打电话,我幼稚地认为真爱会在此降临。他不联系我,也许是有理由的,因为我们认识的方式是网络,然后一见面就发生了关系。假设我们今后在一起了,有人问起,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们说:是通过聊天认识的。然后呢?我们说:然后就到酒吧见面,酒后乱xing。这要是在婚礼上,显然是难以启齿的。虽然我们可以不在乎,但有很多道德的枷锁在约束着我们,有无数只眼睛在注视着我们。他们会说,通过yi夜情认识的一对狗男女,是不可以结婚的!大漠,成了我美好的回忆…… 内容来自半壁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