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十八节

  茶香,人也好,让我有些陶醉。但我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更合适做朋友,他就像安东尼奥一样亲切、温柔。我没有往别处想,只是缓缓地喝茶,与他谈着往日里斗地主的事。
  
  他的手指修长,像是个弹钢琴的。他夸我的腿好看,呵呵,这是自然的,谁都这么说。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喂,我是刘虎……”
  “什么事?”我说。
  “一个网络程序不会用,你能不能教我一下?”
  “明天再说。”我挂了电话。
  “不贱不散”的眼睛开始变得阴冷无光,他借故起身站到窗沿。
  突然,我的头感到一阵眩晕,眼睛也睁不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近午夜。我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床上,胸口与大腿内侧都已滴满了蜡烛,几百元的现金与手机也都不见了,下身有些胀痛。看来,我是碰到真正的坏人了。
  
  我用床头的电话拨通了刘虎的手机,委屈地哭着让他过来接我。
  二十分钟后,刘虎就到了。他见到我全身都是蜡烛,很诧异,又想笑,那表情很复杂。我躺在床上,刘虎一块一块地帮我剥落那些沾在身上的蜡烛油。他很细心,就像在修理他抛锚的轿车一样,小心翼翼,全神贯注,害怕弄疼我。蜡烛清理干净之后,我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有什么不开心的,非要这么折腾自己?”刘虎终于忍不住这么问我。看来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以为我一个人没事玩自残。
  但我忽而又觉得他可爱,觉得挺对不起他似的。
  
  “刘虎?”我裹着浴巾躺在床上问他。
  “啊?”
  “我们做爱!”我叉开双腿怂恿他。
  他犹豫了一下。
  “快啊!难道你不想吗?还等什么?”我催促他。
  “你……”他说,“你这是施舍我么?”
  
  听他这么一说,我满脸通红。长期以来,我一直把他当个傻子或是装X的人,现在看来他是大智若愚啊。他一语道破了我的心机!是啊!我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去感谢、去施舍一个男人呢?我突然因为自己刚才的话而感到万分羞耻。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