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二十四节

  下身的疼痛愈见明显,断断续续一个多月,内裤上的血迹不断,也没有明显的经期来潮。根据这种情况,我排除了怀孕的可能。该不会是性病吧?我上网查看了与性传播疾病有关的资料,那一张张惨烈的照片,让我毛骨悚然。小区门口的公告栏里以及马路旁的电线杆子上都贴满了“淋病+梅毒”的海报,下面留了神医的电话号码,但我并未拨打,早就听说这些江湖游医大多都是骗子。所以我还是去了附近的花山性病专科医院。
  
  医生是个男的,他让我躺下,然后仔细翻看了我的私处,说:“还好发现地早,要不然可能要切除外阴了!”
  我当时快要哭下来,说:“医生,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
  “你平时性生活紊乱么?”他问。
  “不太正常。”
  “就说你长那么大,一共有多少个性伴侣吧。”
  “二十多个吧……”我没敢说实数。
  “别逗了,现在哪个女孩子不都有二十个左右的男人啊,人家都没得病,就你得?”
  “大概四十个……啊不,是四十一个,前几天刚……”
  “实话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是的。很多,是么?”
  “嗯。还比较正常,不算多。像你这么漂亮的,稍微开放点,怎么也得百八十个。”
  我哀求道:“我还有救么?”
  “先做激光,再做冷冻,然后涂抹干扰素,一步一步来吧,我尽量保持你的外阴完整。”医生说,“先住院一个星期观察一下病情吧。不要紧张,那些卖yin女比你严重多了,她们哪个不是跟几千个男人睡过了。”
  
  我交了三千元的住院费。随后的几天,我接受了化验、激光、冷冻、注射等治疗环节。在手术台上,我千叮嘱万嘱咐医生不要切除我的yin唇,否则我跟我以后的丈夫、孩子该怎么交代啊!
  
  我不想让刘虎知道这事,我一直瞒着他。在我消失的这些天里,他不停地打我手机发我短信,我都谎称自己回乡下老家过些日子就来。他有些将信将疑,倒也没有多问。
  
  血是止住了,但下身的疼痛依然存在,一点也没有减轻。那位男医生,每天下午都要到我病房来煞有其事地查看我私处,时而皱眉,时而点头,有时还用放大镜观察,看上去真的好敬业啊。
  
  钱花了不少,但是我的病情没有明显好转,这时我才开始怀疑这家私人医院的医术与医德了。那天早上,我跟医生说要出院。医生大惊失色说病情刚有点好转怎么就可以对自己那么不负责任地出院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想我该换一家医院了。去窗口一划价,医药费住院费加一起9600元。我想,也许性病的治疗费就是那么高吧,所以没说什么就刷了卡。当我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发现天空挂着一道彩虹,然而我却走不了路,下身剧烈地疼痛起来。我拿出手机,拨打了刘虎的电话。
  刘虎过来接我回去,一路上没说话。
  
  到家之后,不,是到刘虎家之后,他问我:“贾红,你得了性病就得了,完全没必要瞒着我啊。”
  “我……我没脸说。
  “你说你到那小医院,没病也给你查出病来。花冤枉钱不说,还耽误病情。”
  “那你说我该到哪儿治疗?”
  “解放军医院啊!他们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哦……”
  “应该大大方方地去治疗,不要为了一点点小面子而吃大亏。对了,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按照刘虎的要求,我脱了裤子,躺在床上,抬起两腿,几乎将身体折叠。刘虎仔细看了我的私处,然后吹了口气,摇摇头说:“不像,不像是性病……应该是妇科病。”
  “刘虎,你好像很内行啊?”我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唉,我也不是没得过性病,以前有段时间一直研究这个。”
  “你那么老实的人,也得性病?”我有些茫然。
  
  “这跟人老实不老实没关系,跟人性伴侣多少也没关系。有些洁身自好的人,只乱来一次就得了艾滋,有些人终身piao妓却连性病也没有得过。纯洁与放荡又不写在脸上。这,就是命运。”
  
  我突然觉得刘虎好伟大、好渊博,他并不是我过去所认为的傻大个了。傻?或许我才是最傻的人,那么多年,一直自作聪明,却吃尽了苦头。
  
  在刘虎的建议下,我们第二天去了解放军医院。
  医生是个女的,她给我做了一番检查化验,三天后我拿到了结果。
  医生在对我进行简单的询问之后,在病历上写下了一行字:流产次数过多与长期不洁性交导致“子宫不规则性溃疡”。
  
  医生的字写得很潦草,但我是可以认出的。刘虎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医生说:“你会不会失去生育能力,现在还说不好,因为你的子宫目前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分娩能力,不能为受精卵提供一个合格有效的发育环境。”
  
  “我这是性病么?”我弱弱地问。 半壁江中文网
  “要是性病就好办了。严格来说,你不只是简单的子宫溃疡,而且还伴发一种不太常见的妇科病,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目前还没有什么特效药治疗,只能控制。”
  
  我抱着刘虎,嚎啕大哭起来。突然间,我觉得我配不上他了,突然间,又害怕失去他。
  自从上次瘸子请我们吃饭之后,刘虎就辞掉了原先的工作,自己开始创业。很有魄力。原来他在事业上是那么地不甘落后,这一点我之前没有发现。也许是我让他拿了瘸子的钱,这让他的自尊心受损,也许他的想法跟我一样——不能落后于一个残疾人。于是他到郊区租了块厂地,建起了一家石膏制品厂。厂房是现成的,他只需进一批原材料,又购置了模具,招聘了一批工人及技师。凭着五年前在一家石膏线厂的工作经验,刘虎带领一班人马成功生产出石膏线、石膏板、灯盘、罗马柱等石膏制品。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经济危机给建筑行业的影响直接波及到工厂的销售。几个月下来,十几万的货堆在库房里走不出去,流动资金断链,工人工资发不出,工厂陷入困境。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